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在筑路工地旁]
罗列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筑路工地旁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罗列

    工地指挥部设在L屯的前面,是我的一个朋友带我去那里的。

    ——他在这条公路建设中任一个部门的小头目,因为没有别的事,我顺便了解了一下那里的情况:

1, 住宅

    他们的住宅是三间房,老式的砖房,前面是马路,比院子要高出两米,我很怀疑,为什么这里下雨时不积水,朋友说,“房子后面比这还低,不可能积水的。”

    前面的小园分两部分,东面栽了几垄辣椒与茄子,西面野草茂盛,大约半腰深。

    “这个房子房租一月一百六十元,挺划算哪!”他自豪地向我炫耀。

    屋里,东西两间屋——西屋是几块木板搭的简易床,住的是劳力阶级,开大铲车的技术工人,东面是火炕,上面的被褥颜色也是新而干净的,他说,住的是工程师和监理。

    由于那天白天下雨,工地歇工,他们家近的大多数都走了,那里的常住人口只剩两位,一个开铲车的高师傅,一个就是小监理。

2,小卖店

    工程指挥部往东的道北,挨着十多米远有两家小卖店,我们买东西的那家是东面的。

    店主人是个少妇,三十二三的模样,皮肤白皙,醵着时兴的黄色头发——上衣与裤子之间裸露着一截白白的肚皮,很是晃眼。

    第一次去那里我们买了几瓶啤酒,二斤鸡蛋,一元钱的干豆腐。

    第二次送去几个空啤酒瓶拿了两袋花生米。

    “一共十元三,算十元吧!”那女人对我的朋友说。

    我禁不住夸奖她一句,“你还挺会做生意哪!”

    “没办法!”那女人微微一笑,“生意不好做,又没什么可干的……”

    我们走出那间小店,见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吃着一根冰棍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一根,女店主出来,在后面追着那孩子,嚎道,“杂种操的玩艺儿,你家有多衬哪!还吃着一根,拿着一根。……”

    等我们走远了,我逗我的那位朋友,“你怎么隔一家去买东西,是不是为了多看两眼女老板露着的肚脐?”

    朋友轻描谈写地就一笑,“西边的这一家东西太贵。”

3,监理谈监理

    吃晚饭时,天已暗下来,拉开白炽灯,桌上连我和朋友共五人,一个是那个开铲车的高师傅,他来自东面的林区,看模样挺实在,据说他的耳膜已穿孔,听力有些被;一个是周师傅,家住在县城里,长的不高,肤色黑灿灿的,他大约四十左右,是被朋友雇来给管理和技术人员做饭的,另一个就是那个二十二三满脸青春痘的小监理。

    小监理谦虚着不能喝白酒,我们几个也没过分劝他,便一人一茶碗开喝。一瓶啤酒落肚后,小监理的脸在灯光下红红的,他的话也多起来。谈到公路与社会的关系,小监理很有自己的见解。

    “可以说,除了三峡大坝工程质量可靠外,现在中国其他的工程没有可靠的……”他说,“没有上面的眼色,我们也不敢放松,市里来人,我们照样也哆嗦……”

    “没事吧?——”我试探着问,“据说朱熔基时代,他下手挺狠,温家宝很少到东北来呀!”

    “中国现在什么事都抓倒霉的,谁顶风而上,如果再没有过硬的后台,这样的人往往会倒霉,在关键时刻,共产党常常杀一儆百……”他说。

    我感到小监理无意见道出了现代中国政治的天大秘密。

4,他们的生活

    吃饭时周师傅嘻嘻地对小监理说,“等哪一天我领你们打兔子去,”然后他又开始逗耳朵有点聋的高师傅,“操!老高,晚上把门关紧点,别来几个老娘们把你们几个给祸害了………”接着,他又自吹自擂,说自己在后屯里这几天就找个相好的。

    晚饭四个人喝了三袋白酒,六瓶啤酒。

    周师傅回家的途中突然想去看看他的相好,而我则告诉朋友,我想了解一下这里的工人状况——在这个理论上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国度里,现在工人阶级的尊严特别是民工的尊严究竟还有多少呢?

    我们骑摩托来到工人住处旁,不知什么原因,周师傅已与他所谓的“相好”的丈夫吵吵起来,朋友和我费了好大劲才把周师傅支走。我与那对夫妇聊了一会,知道这些工人不是本地人,他们大多来自江北。

    “你们俩人都来这里,你们的孩子怎么办呢?”我问那个女的。

    “在他奶奶家——”我们谈话是在大门口,黑暗中我根本辨析不出他们的面容。

    而后这对夫妻说,他们因与这里的大包工头是亲戚,可以自己租房作饭,而大多数民工则住通铺,每天吃大米饭喝青菜汤。

    其实我想调查的是真正挥汗如雨的民工,没想到让多情的周师傅给破坏了!——这对夫妻中男的告诉我,“这个村里的几个少妇,与民工很有些不清。”我想,事情不外乎是那回事,民工花钱买愉悦,这里的女人愉悦自己的身体时又得到了钱!

   

    遗憾的是,我终究没有见到真正的工人!

   

    ——写与2006年6月27

    改与2006年7月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