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罗列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罗列

    看到一篇文字,实在出于我的智力之外,使我不得不吃惊!据说,法国的教科书说打败拿破仑是法国人的功劳,英国人说是英国的功劳,有人将此事诉之于罗素,问如何告诉学生,罗素笑笑,答道:“这很简单,把两种教科书都提供给孩子……”

    我佩服罗素的机智!但是类似的事若发生在中国呢?假如一位学生拿着两本历史教科书,一本台湾编的,一本是大陆的版本,问教师:“老师,台湾的版本说抗战胜利是国民党的功劳,大陆则说抗战胜利是共产党的功劳,究竟是谁的功劳大呢?”

   我不知道中国人,至少我不知道大陆人该如何回答,才能既不欺骗自己,也不欺骗学生!

    中国人向来自己搞不明白自己的事,台湾的中学历史教师我没接触过,大陆的历史教师倒是接触不少,问及此类问题,答案几乎千篇一律,“教科书上怎么写,我就怎么讲!”他们似乎从未怀疑过教科书上也有伪史,——其实我所接触的文字及观点我也不知是真是伪,因为我没有史料和能力证明这些问题。

    中国大陆的历史教学,也强调创新教育,考试时也有开放性试题——但我知道,所谓的创新,是圈在四道高墙之内,这四道高墙就是四项基本原则,能冲破这高墙的实在是少数!

    把创新限定在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理论范畴内,是根本不可能创造出质上的新东西来的。

    能写出这篇文章,需感谢辛灏年先生,感谢新唐人电视台,尤需感谢破网软件的制作者——虽然我对李洪志先生的理论一窍不通,但我知道,是前三者,使我开阔了些许视野!

    ——2006年11月2日首录于博讯博客

   

    ——是日我知道林牧先生的生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