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罗列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罗列

    知道余世存很偶然,那次我把“知识界最流行的书”的字样输入GOOGLE进行搜索,在一家网页上,我找到了别人转载的《亚洲周刊》的信息,说徐晓的《半生为人》及余世存的《非常道》等被评为十大中文好书。

    于是我委托红城书店那位年轻且气质优雅的女老板,烦她进书时留意一下我开列的几本书,当然包括《非常道》,——因为网上跟贴时,一位读者曾说,“恐怕余世存的《非常道》,将来要在中国出版史上占一定地位的……”

    我终于看到了那本书,看看大多是对话,而且多是经典的逸闻趣事,但反应了一些人性,收益匪浅,特别是我的思维方式,于是平时的阅读中更留心余先生写的东西,我终于又一次看到他的文字,很有春秋笔法,他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龙应台不解地问,“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这个世纪初的十年,龙应台则颇气愤地喊,“请用文明来说服我。”(大意)

    ——这则言语是有其背景的,后者那句话很是敏感,它与年初的〈〈中国青年报〉〉“冰点”事件有关,这类语言在大陆目前的中国,很难见容于传统媒体——据说有位美国开国初的政治家宁要没有政府的报纸也不要没有报纸的政府,这方面毛泽东以降的中国政治家胸襟实在要比他们要差的多,或者说他们对事业的自信要远逊于杰弗逊们。——我推测,余先生发表的文章肯定占他写文章的少数。

    别的我还知道什么呢?

    对了,我在台湾之音上听过康正果先生的〈〈出中国记〉〉,后来我知道余先生将民间的汉语贡献奖授于他,这实在是物归其所;我曾在一家被迫关闭的网站“思想的境界”上,读过王康先生的〈〈俄罗斯启示录〉〉,很为俄罗斯知识分子关注人类苦难不屈服于暴政的悲悯情怀所感动——当然余先生在此书中对此文章也作了绍介。

    从这些,我知道余先生是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在犬儒主义流行的中国知识界,还有比正直更可贵的吗?在出版界虚假繁荣的中国,文字垃圾实在令人惨不忍读,生命有限,我不应该在文字垃圾上浪费过多光阴。

    因为上面的原因,我买了余先生的〈〈我看见了野菊花〉〉,是以记!

    ——写于2006年9月21日

    2006年9月22日录于博迅博客

    欢迎转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