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催眠中的思想]
罗列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催眠中的思想

催眠中的思想

罗列

    那时候人人讲爱国,似乎不太象现在——爱国只停留在工具上,我这里所指的工具,主要指媒体会议等表面形式上。

    谁不爱自己的祖国呢?袁世凯也可能这样发问,而且义正辞严——前几天我对袁的观念才颠倒过来,才知道他在晚清中是一个明智的人物,在山东任巡抚时使山东近代工业很有起色——他并不象中学历史教科书说的那样黢黑一团。

     不同的阶层、不同的时代,对爱国的涵义会有不同的解释,我没查过汪伪及伪满时代的档案,但我相信,在那时那地,汪精卫及敷义先生一定会为自己的形为做出信誓旦旦的解释,他们一定会为自己脸上涂金,如同现在的人说,所有的一切是历史的选择。

    统治者说,爱国意味着爱政府。

    独裁者说,爱国意味着爱朕及朕的情妇。

    受压迫中的麻木者说,只要我们活着,不必讨论爱国与否——东不管西不管酒管兴也罢衰也罢喝吧!

    其实我只觉得现在中国的爱国主义被培养的怪怪的,无论官方的还是如泛蓝联盟式的民间爱国主义都有一种令人掩鼻的异味:难道爱国必须和民族或民粹主义连在一起,必须盲目地反美反日吗?推进中国的民主法制进程,无疑是进步的,但在进行这个活动时举起反美反日的旗帜,实在是精英阶层迁就媚俗于大众。

    目下的中国,真的是表面平静的海洋,风暴随时回来,各种政治势力跃跃欲试,想在这个博弈的时代为自己的阶层赢得利益,新的事物举着反专制要民权的旗帜上来了,旧的事物想极力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不愿意退出舞台,便以真理正义正确的名义挥舞大棒——因此这才有近日名闻中外的陈光诚高智晟事件的连锁反应。

    觉醒者在中国真是太少太少了,象高智晟那类有种并且义无返顾者更是凤毛麟角——因此中国依然是中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不会前进,因为知识阶层面对的不仅仅是僵硬的官僚体系,而且还有如成年闰土般麻木的大众。

    在中国的现在,爱国有的表现为沉默,有的表现为呐喊,有的在默默的地方做着默默的事情。

    那么你我又能做些什么?

             ——2006年9月15日录于博讯博客

             此日知泛蓝的孙不二因参选挨打

             朱虞夫说在监狱里曾遭到生不如死的待遇

             胡嘉说郭飞熊可能被逮捕

             杜导斌的妻子遭国保询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