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母亲节那晚的梦]
罗列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母亲节那晚的梦

   

——写给自由与爱的母亲

罗列

    去看戏的时候,走在小路上——路凹,旁边的田地要比路基高一腰,上面种着果树,正是金秋时节,枝繁叶茂,红红的果实挂在枝头,如透明的灯笼。

    路旁落下一枚苹果,大概很甜吧!谗水一个劲往肚里咽——我寻思很久,终于俯身捡起来。

    那果实瞬间在我手里变成毛毛虫,虫的毛迅速变成仙人掌的茸刺——进我的指上,痛得我呲牙裂嘴,我急忙往外拔刺。

    果园的主人——一个面相凶恶的衰弱老家伙——领着一群狗冲上来,那群狗凶凶地狂吠着,比主人还要厉害,它们不时观看主人的脸色,似乎随时都准备撕咬我的样子——老家伙看到我的恐慌,似乎有点幸灾乐祸。

    同去看戏的同伴也对我翻白眼,那意思是我连累了他们。

    没有人与我站在一起,最后他们都走了。太阳渐渐滑下西山,天空中没有星星和月亮,凉意连同懊丧随同晚雾升起——我被绑在空旷的果园里,那老家伙也回屋里饮美酒吃佳肴去了,与我作伴的只有那些令人讨厌的狗。“哼!想动我的东西,明天我就把你送到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老东西临走时狠很扔下一句话。

    明天我会在什么地方呢?高高的高墙,里面不时传来凄洌而痛苦的嚎叫——仿佛是黑而看不到底的真空,我一下子被吸进去;

    ——疼痛中绝望里一下子醒来,窗外是现实中真的绝望的黑暗。

    这梦向我昭示什么?莫非与那次国保请我到他们那里喝咖啡有关么?

    心灵的我企图挣脱绳索的束缚,一股力往下拉,一股力往上拽——往下堕落的是肉体,往上升的是灵魂,可是我没有找到自己的信仰,哲学的或宗教的那种,所以我痛苦——“主啊!我敬仰你,你就宽恕我吧!”黑暗中我不止一次的向上苍祷。……

    醒来后好长时间,我象死鱼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不一会又迷迷糊湖了——这次脑海里仿佛在构思一篇小说,这篇小说受乔治·奥唯尔的《1984》影响:

    ——一幢石头砌成的高屋,有窗有门,屋里居住的人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外面的人则饱受烈日暴雨秋霜冰冻的折磨,他们经常食不果腹,他们的子女却在这种条件下不断因饥饿、疾病死去。

    终于有一天,华屋外面有一个人站出来,对他的同伴说,“当初是我们的祖先和他们的祖先一块在这里开荒,一起赶走外族人的入侵,为什么他们能在里面享受——劳动和汗水属于我们的,荣誉和财富则属于他们的——我们的孩子即使费了很大劲完成高等教育,也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而他们的纨绔子弟,靠他们父辈非正道所得,到大学晃一圈,就很快能找到一个待遇丰厚的工作——而且,我们的兄弟被迫在简陋的矿井挖煤,我们的姐妹被迫在黑暗的小屋出卖肉体为生——既然他们提倡法制和谐,我们应当在现行的法律体系下维护自己的权利……“

    于是屋子里的人知道了,便罗织一个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这个向同伴宣传的人处以徒刑,那些听了宣传的人也被罚以劳动教养。好长时间屋外的人都噤若寒蝉,他们继续在恶劣的条件下麻木地生,又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乱七八糟的死,大多数人的精神状态都被灌输了感恩的教条:当过年过节,屋里的人大腹翩翩带着电台记者,给他们当中的一些送去一袋面几斤豆油,屋外的那些人往往感激泣零,机械般地重复一些好话。——面对日益艰难的生存状态和不断传来的外界信息,终于不少人冒着叛国罪的危险,偷偷地逃向异邦,尽管在他们所受的不多的教育中,异邦常被描绘成垄断的、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那里的民主是假象,是垄断资产阶级的民主,而他们自己目前所享受的民主才是真实广泛的,他们才是国家的主人。

    冬去春来,人来人往,华屋外的人都悄悄传扬着异邦的风俗如何如何,因为他们的亲戚从那里回来后,使得他们家里的物质处境迅速改善,虽然传播异邦政治理念的人常被屋里的人驱逐判刑,但迫于外邦和国内自省的压力。他们也不盲目乱杀了!

    于是最后,大家便把那华屋推倒,只剩一堵高墙——高墙上刻着黑暗时代牺牲的先驱的名字,是为了警醒世人,人类历史上毕竟存在过那么一段不可理喻的时代。

    梦又醒了,心里暗暗嘲笑自己:你有乔治·奥唯尔的才华么?!

   

    看看外面的天,正飘着细雨,是春雨,树叶正吐着新绿。雨过后,夏天也要来了!

    ——修改于06年5月12日

    06年8月25日首录于博讯博客

    此日知陈光诚被判4年零3个月

    一个盲人与一个国家的战争终于

    暂告一段落

    欢迎转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