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初恋]
罗列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初恋

罗列

   

     昨日读周作人先生的〈〈初恋〉〉,——掩卷沉思良久,竟淡起一些莫名

   的惆怅,自己的初恋究竟是什么样呢?

    “那时候两小无猜……”有首歌这么唱。

    其实对门人家的女孩与我同姓,岁数大小与我差不多,经年扎着两只羊角辫,有一次过家家时,她说,“我长大后嫁给你好吗?”——对此当时的我不知可否。长大后我阅读一些心理学的书,明白男子心中都有邻家女孩的情结,那类女孩大多可爱能激起成年后的回忆,但结婚的可能性很小。

    故乡的男孩十多岁须订亲的,这是风俗,超过二十多岁的男子在那个偏僻的农村就有找不到媳妇的危险。初中的一天中午,放学回家,见父亲正陪一个精瘦的老头喝酒,父亲说这是你大爷——我向这个陌生的大爷打招呼后回到厨房,姐说,“后面曹庄的,是给你说媒的……”

    挑个星期天,我去曹庄赶集,人来人往中,我只往热闹的地方钻。一个面皮白净嘴唇很薄没髭须的中年男子在热情的推销耗子药,他简直是口吐莲花:

    “一毛钱,不算钱,买不着米,买不着盐,买包耗子药,家里的耗子都药完……

    “扑腾腾,扑腾腾,搅得你,不安生……

    “又咬米,又咬面,咬得你,不能睡……”

    我浸在民间文学的风味中——一头午下来,我不知不觉地被人家相了,连那个女孩是谁我都不知道。

    这类事情发生过两三次——谁说在中国依然是男子的世界,贫不择妻是遵循其道理的,——在相对象的过程中,男子有时还得在固定的地方来回走几趟,大概是看看腿脚有无毛病——我真为贫困地区无钱的男子感到辛酸。上次我回关里,不少儿时的同伴仍未讨上媳妇。

    上高中的时候,青春期的苦闷,使我变得沉默寡言,有一次——那一年上高一吧——返校时乘公共汽车,是一个秋日的清晨,那个女售票员,大约二十左右,个头细高苗条,穿着那时极流行的乔其纱裙,脸瘦削而白净,她戴着眼睛,说话柔声细语,——我不知不觉暗恋上她,坐了几次她的车,始终没与她说上几句完整的话,更没透漏过爱她的意思,而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她的形象,给我单调乏味的青春期幕景上,增添一些温暖的亮色,冲淡我漫长而苦闷青春期的自杀倾向。

    上大学及参加工作那段时期,也有一场很投入的轰轰烈烈的恋爱,后来却夭折了。恋爱的余波也有几次,但可回味的却如沙里淘金。

   

   

    结婚后与妻也吵也爱,也谈我恋爱时期的往事。嬉笑嘲讽之间,往事也如或浓或淡的雾,隐隐约约迤俪袭来。张洁说,“爱是不能忘记的”,与周作人先生一样,我怎么能忘记自己的初恋呢?!

    ——2006年8月18日晚录入博讯时失败,是日

    沂南法庭审陈光诚律师被阻,山东黑暗至极

    ——2006年8月19日再录,成功有待实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