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我的老友胡绩伟]
林牧文集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与记者访谈录
·在文化大革命中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再造中华文化
·战斗的人道主义
·政党政治与公民政治
·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知行关系新解
·致贵州民运同仁的一封信
·致江泽民乔石李瑞环抗议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老友胡绩伟

   老朋友胡绩伟已经85岁了,觉得他的思想已经彻底转变到位了,再没有仅仅是体制内开明派那样的"暧昧"了,于是想写写这位老友。

   我第一次见到胡绩伟先生,是在1948年11月,那时,我到陕北仅仅半年,受过几个月政治训练以后,在延安大学新闻班作语文教员。有一天,我和新闻班的同学一起到清凉山"群衆日报社"去参观,胡绩伟以报社总编的身份给我们讲话,针对我们这些到边区不久的人对中共党报提出的颇有微词的问题(例如:国民党报纸说假话,边区的报纸也不全说真话),阐述报纸的党性原则。我记得他讲道:真实性也要服从党性原则,如果不符合党的利益,真实的东西可以在一定范围讲,不宜公开报导。四川人多辨才,胡绩伟口若悬河,慷慨陈辞,给人以深刻印象。当时我们都是铁了心要跟共产党走的,对于党性原则,不论思想通不通,反正都接受了。胡绩伟办报30余年,到了1981年才公开提出"人民高于一切"。"报纸的党性要服从人民性。"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尽管如此,胡乔木、邓力群等人却要处心积虑的咬死第一个站起来走路的猴子。岂不悲哉!

   我同胡绩伟第二次接触,大约在1959年5月。那时,中共中央宣传部组织中央直属宣传文教部门的一批领导干部到全国一些著名的人民公社进行公社调查,目的是写出一批宣扬人民公社"伟大成果"的文章,爲十届国庆献礼。绩伟被分配到陕西省礼泉县烽火公社。他不识时务,没有忠实贯彻领导意图,写了人民公社的一些弊端。在"反右倾斗争"中,烽火公社的顶头上司中共礼泉县委和咸阳地委给中共陕西省委写报告说:胡绩伟关于烽火公社的调查报告,"是一个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纲领"。陕西省委不能不把礼泉县委和咸阳地委的报告转送中共中央宣传部和人民日报社,但同时用其他形式上报了一个爲绩伟开脱的材料。后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邹鲁风等人正是在那次公社调查中中箭落马,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不知由于谁的保护,绩伟幸免一场大难。

   我同胡绩伟个人之间的接触,是从1977年7月开始的。那时,我和我的顶头上司--原中共陕西省委第二书记赵守一在"文革"中的问题,迟迟得不到平反。我到北京申诉无门。胡耀邦由于我的问题同他有牵连不便转信。我才找胡绩伟替我和赵守一转递伸冤大状。绩伟当我面给华国锋写信,把赵守一和我的申诉信分别转送上去。此后,我同绩伟的交往时断时续,并不经常。君子之交淡如水嘛!

   据绩伟自述:1916年9月24日(阴历8月18日)他生于四川省重庆地区。他们的家族出了两位辛亥革命元老:一位是他的大伯父胡驭垓,在武昌起义前一个月,领导四川保路同志会的民军,攻占了威远县城,宣布独立,在清军反扑时就义,人头被挂在威远城楼上。另一位是他的叔祖父胡素民,参加过变法维新和辛亥革命,曾任京津同盟会机关报《民国报》编辑、孙中山广州大元帅府秘书、中山大学教授、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顾问、四川省议会议员等职。胡绩伟少年和青年时代的自由民主思想,既来自孔孟的民本主义,又来自孙中山的三民主义。

   1935年,胡绩伟20岁时,进入四川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了一些生活书店出版的书刊,结交了一些进步的师友,又受到川北红军和"一二九运动"的影响,1936年,他参加了中共领导的民族解放先锋队,1937年他在华西大学数学系学习时加入中共,1938年转到四川大学经济系,1939年到延安,1940年他创办了陕甘宁边区"群衆报",并担任总编。

   胡绩伟说:他在延安的初期,信仰的是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而不是马克思主义。他最赞赏毛泽东的三篇文章,即《向国民党的十点要求》,《新民主主义论》和《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当时的胡绩伟认爲"毛泽东主张的新民主主义,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建立各民主党派组成的联合政府,各种经济成份共同发展,各种主义百家争鸣。这种国家独立和社会平等、民主、富裕的前景,是多麽令人向往啊!"

   胡绩伟创办并长期担任主编的"《边区群衆报》,后来改爲《群衆日报》,在延安时期是中共中央西北局和陕甘宁边区政府的机关报,在西北各省、区解放以后,是中共西北中央局和西北军政委员会的机关报。1952年,胡绩伟调任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副总编,后来又成爲常务副主编,"文革"中自然被打倒了。1976年12月,华国锋起用他担任《人民日报》总编辑。1978年到979年,胡绩伟同胡耀邦密切配合,在拨乱反正中建立了卓越的功勋,例如:爲落实干部政策、平反"冤、假、错案"制造舆论,抵制两个"凡是",组织"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推动"4·5天安门事件"的平反;宣传中共中央召开、胡耀邦主持的"理论务虚会议"精神,和发表会上一批有创见的文章......

   1981年以后,胡绩伟再一次闯下大祸。这一年10月,胡绩伟到陕西临潼温泉治疗他的肩周炎,趁此机会写出了《论党报党性和人民性的一致》的长文。这篇文章的主要观点是:党报既要有党性,又要有人民性;既要作党的喉舌,又要做人民的喉舌,既要尊重党的领导,又要尊重人民的意见。而且,党性应当服从人民性,是人民至高无上,不是党至高无上,党只是人民的工具。

   胡绩伟从陕西回到北京以后,把他的论文送给中共中央书记处,分管意识形态的书记胡乔木征求意见。胡乔木做出了根本否定和无限上纲的政治结论,认爲绩伟的论文不只是对党报性质的歪曲,而且是对党的根本性质的歪曲。于是,一场毁灭性的大批判便紧锣密鼓地策划于密室。胡绩伟愤而辞职。总书记胡耀邦诚恳挽留,任命他担任《人民日报》社社长,选派思想同他接近的秦川任总编辑。1983年9月,极左派已在内部会议上对绩伟进行缺席裁判,绩伟再次愤而坚决辞去《人民日报》社长职务,被中共中央安排爲全国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委员会副主任。本来,胡绩伟是愤而辞职而不是撤职,可胡乔木、邓力群却借中共中央批准辞职的机会,在《人民日报》社召开全体大会,宣布中共中央的决定,发动对胡绩伟和王若水的批判。绩伟被迫离开艰苦笔耕30年的《人民日报》,又受到颠倒黑白的横暴批判,自然满腔悲愤。这从他在1983年9月24日所写的《六四自寿》诗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笔走龙蛇四七年,遍尝喜乐与辛酸;

   纸炮墨枪沥虎胆,文羹词粥披牛肝;

   战友千员是非鉴,纸张万日功过篇;

   书生去职何悲叹,转换疆场战地天。"

   尽管胡绩伟已经离开《人民日报》社,尽管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习仲勋都在抵制所谓"清除精神污染","清污"的三板斧还是逆潮流砍将下来:第一板斧对准胡绩伟的"党报人民性";第二板斧对准周扬和王若水的"人道主义与异化学说";第三板斧对准张洁的"沈重的翅膀",戴厚英的《人啊,人!》等一批作家和作品。

   好在当时胡、赵、万、习团结一致共同抵制,嚣张一时的"清污"闹剧以失败而告终。1984年夏季,胡绩伟在北戴河所填的两阕词,乐观情绪跃然纸上。

   浪淘沙. 北戴河 (1984年7月20日)

   丽日艳阳天,

   浪笑波欢,

   欺天霸地惨翻船。

   虾头蟹脚奸鳄泪,

   暴露沙滩。

   堤翠百花妍,

   稻富鱼鲜,

   绿男红女彩龙翻。

   诗情文风喜奔放,

   败了狐仙!

   螃蟹嘲 (1984年8月3日)

   大肚草包,

   莫头莫脑,

   贼眉贼眼,

   野心不小。

   全副盔甲,

   两手双刀,

   横行霸道。

   自己只会横着爬行,

   却骂一往直前是不走正道;

   自己向左向左又向左,

   却指责人家右了右了又右了;

   自己的脑袋同肚子长在一起,

   却怪罪人家何必长个独立的头脑;

   自己是浅水动物,

   偏偏要去当江洋大盗。

   不妙,不妙,

   雄鹰来了!

   快跑,跑不掉了!

   满腹"经纶",

   化作海草,

   一代"地骄",

   卷进怒涛!

   绩伟这一首自由体的《螃蟹嘲》,信笔挥洒,把那些极左阴谋家骂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同时也充份显示出绩伟的"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批判的精神。"

   1995年夏季,胡绩伟在回忆上述的往事时说:"以后的事实证明,我的乐观仍是太天真了。这帮人的势力只是暂时受挫,他们韬光养晦,在暗中酝酿更爲猖獗的风暴。"写到这里,我才想起来,1986年,绩伟对我和李洪林说过:"形势吗,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同样的话,1992年5月,他在西安又讲过一次。

   尽管胡绩伟已经离开《人民日报》社,尽管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习仲勋一再抵制"清除精神污染","清污"的头两炮还是在《人民日报》社公开打响了。第一炮对准胡绩伟的"党报人民性",第二炮对准王若水的"人道主义"和异化学说。

   1986年1月初,正当邓家班子以"生活会议"的名义发动推翻中共第二代合法领袖胡耀邦的宫廷政变之时,胡绩伟填了一首《满江红》: 怒发冲冠,实难忍,狐群作孽。擡望眼,洪流汹涌,谁能挡得?自古倒颠忠与贼,而今混肴红与黑。切莫忘,多少虎狼终成蛇蝎。极左毒,犹未雪;封建种,待清灭。驾神黢,冲破百魔千劫。世界明星威不惧,神州健将险能克。新愚公,建四化功勋,蒸蒸热。

   这首词中有一句:"世界明星威不惧",是指当时中国女排战胜了世界明星,也许语带双关吧?

   1989年4月,耀邦刚刚去世,绩伟就在《世界经济导报》组织的讨论中,爲耀邦鸣不平。后来,在八九民运面临大屠杀的危急关头,绩伟又带头签名,发动50位全国人大常委发表声明,要求人大常委召开紧急会议,否定"戒严令"和罢免李鹏。由于邪恶势力的破坏功败垂成,绩伟受到反攻倒算,被罢免了全国人大代表的资格,他在全国人大的一切职务也随之被撤销了。中共《人民日报》党委还要开除他的党籍,由于老谋深算的高层领导人的干预,中共中央纪委给他以留党察看二年的处份。1990年3月11日,绩伟在海南岛三亚市接到全国人大传来的电话,说是要罢免他的人大代表资格。绩伟联想到中国古代那些被专制君主流放到天涯海角的忠臣义士,填词一阕。

   满江红.天涯海角

   海角天涯,

   翡翠岛,

   银沙玉浪。

   擡望眼,

   晴空浩淼,

   胸怀宽广。

   棕榈真诚常坦荡,

   椰林正直何卑亢!

   仙果药,

   酸辣苦香甜,

   驱魔瘴。

   五公祠,

   黜流放,

   贤良者,

   垂荣榜。

   谢炎炎夏日,

   百炼强壮。

   海瑞陵园,

   忠谏勇;

   东城书院,

   奇才畅。

   莫回头,

   待飒爽雄风,

   重开创。

   "六四"以后,胡绩伟不论在家休息、出国访问或到外省旅游、疗养,都不忘关心中国的前途和人民的疾苦,不停地写作,不断的发出争取自由民主的声音,尤以其1995年1月到4月起草和修改的《新春放言》爲一转捩点,它标志着胡绩伟先生经过了类似陈独秀的反复实践、反复探索、最终实现了自由主义-共産主义-自由主义的返本还原,而且是在更高水准上的返本还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