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且说宽容]
林牧文集
中国文化随感
·张载的和谐哲学
·个体自由人的觉醒——杨朱哲学
·最有现实意义的中国哲学——墨家学说
·中国式的自由主义——苏轼、苏辙的蜀学
·盛唐文明的思想先驱——文中子王通
·“中体西用”的发展
·说胡适,谈西化
读史随笔
·一、把历史研究的着眼点从政权转到人权上来
·二、中国人的价值
·三、历史文物有二重性
·四、野蛮征服文明
·五、郑和与哥仑布 康熙与彼得大帝
·六、乾隆非盛世
·七、诸葛不足法
·八、中国经济的4次高增长
·九、毛泽东的“窑洞对”
时政小议
·一、以人的发展为中心
·二、最先进的生产力和最先进的文化
·三、难解难行的“根本利益”
·四、法治和“依法治国”
·五、由for the people 到by the people
·六、培育公民社会
·七、从“一”做起
·九、官民合作 推动公民维权活动的发展
·十、行宪先于修宪
·清醒的乐观
两次反右,三年饥荒
·“清理中层”和“内部肃反”
·反“右派”斗争
·在“大跃进”运动中
·暂时的缓和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且说宽容

   

世界历史中的宽容

   翻开历史来看,凡是人类组合成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地方,在对待他人、管理公共事务和处理国家、民族的相互关系方面,都存在着宽容与狭隘、宽容与严酷、宽容与刻薄这两种态度的分歧和斗争。而文明程度越高的个人、群体和社会组织就越富有宽容精神。在这个问题上,东方和西方、中国和其他国家是大同小异的。不过,社会历史并不象庸俗进化论者所想象的那样直线发展,而是有进、有退、有反覆的。尤其是人文精神与科学技术的进步,并不一定是同步的,曲折和反覆更多。

   西方的宽容精神来源于希腊、罗马文化中对个人自由权利的尊重、尤其是个人的思想、信仰自由。作为个人的文明素质,宽容意味着承认与自己不同的思想、信仰和生活方式存在的权利;作为社会文明的标志,宽容意味着社会组织不以任何方式去强制推行整齐划一、不容异议的观念和信仰,而是允许不同的观念和信仰和平共存,并通过平等对话和自由争论去辨明是非、探索真理,取得共识。

   早在公元前4世纪,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在500位法官面前说:“世界上谁也无权命令别人信仰什么,或者剥夺别人随心所欲思考的权利。”他还说:“不彻底研究问题的来龙去脉,任何人都休想得出正确的结论。因此必须拥有讨论所有问题的充分自由,必须完全不受官方干涉。”不过,苏格拉底的思想并没有得到希腊执政者的宽容,他被处以死刑。

   后来的罗马人比黄金时代的希腊人还要宽容。罗马人奉行一条准则:“待人宽人,待己亦宽。”罗马的统治者发展了一种最大限度的减少摩擦与冲突的统治艺术,不允许干涉人们私人的事情,也不允许把涉及个人见解的问题带上法庭。罗马的自由民只要缴税,并遵守为数不多的法律和行动准则,就可以享受广泛的自由,可以相信或不相信某些信条,可以信仰一个或十个上帝,即使有人亵渎了自己信仰的上帝也不必请求政府干预,因为“上帝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当然,罗马的奴隶不能享受自由民所享受的权利。不过,起码是宗教上的宽容统治,在整整500年中盛行于罗马,影响所及的文明和半文明的欧洲和亚洲、非洲很大一部份地区,保持了社会的相对安定。

   到了中世纪,制度性的国家和宗教神权压抑了这种宽容精神。残酷的教派斗争和宗教战争,使数百万人死于非命。宗教裁判所还烧死了一些杰出的科学家。16世纪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17~18世纪的启蒙运动,才消除了神权统治,取得了宗教的宽容,并由宗教宽容扩展到思想、言论、人身、财产的自由,形成了天赋人权和主权在民、权力制衡的思想,建立了民主和法治的政治制度。

2002.5.9 b

中国历史中的宽容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缺少尊重个人价值、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的观念,但却重视人际关系的和谐与邦国、天下的太平。从这一点出发也产生了宽容精神。

   《尚书.皋掏谟》提出9条道德准则。第一条是“宽而栗”,就是宽容而又谨慎小心。儒家伦理道德的核心是仁爱和忠恕。孔子对仁和忠有一个精辟的解释,就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就是说:自己要生存、自立和发达,自己不愿意承受的事情,也不要强加给别人去承受。

   荀子在《非相》篇提出宽容不如自己和不同于自己的人“兼容之术”。他说:“故君子圣而能容疲,知而能容愚,博而能容浅,粹而能容杂,夫是之谓兼术。”

   《尚书》上还提出“赏疑唯重,罚疑唯轻。”就是说:当赏重、赏轻有疑问的时候,宁可赏重;当罚重、罚轻有疑问的时候,宁可罚轻。宋朝的苏轼在他的《刑赏忠厚之至论》中发挥了《尚书》中的宽容思想。他说:“与其杀无辜,宁失不经。”这同欧洲启蒙大师伏尔泰提出的“罚一无罪不如赦一有罪”的主张,完全一致。

   老子提出的“柔弱胜刚强”,也是一种宽容精神。中国化的佛教排它性也不强。禅宗六祖慧能在《坛经》上说:“十方一切诸众生,二乘有学及无学,一切如来诸菩萨,所有公德皆随意。”意思是说:世界上一切有生命的众生,不论他学佛、信佛、还是不学佛、不信佛,也不论他是菩萨、还是凡人,只要做了有利于他人的好事,都应该随喜欢迎。这是多么宽大的胸襟!中国的儒、佛、道、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在大部份年月都能和平共存,对异教的迫害不很多也不很重。

   不过,儒家关于“仁爱、宽恕”的伦理道德,却同他们维护的、以君权、族权、父权、人权为核心的纲常礼教互相矛盾。

   在秦汉以后,同儒家思想融合而成为统治思想的法家,并不是西欧启蒙运动以后出现的、用法律来保护人民自由权利的法治家,而是从人性本恶、人民愚昧和君权无限等严酷立场出发主张用严刑峻法、阴谋权术、愚民弱民等手段来奴役人民的“罚家”。

   所以,中国历史上交替出现着以宽容精神对待人民的明君、清官、廉吏、开明士绅和以不宽容的苛政、暴政压迫人民的暴君、贪官、酷吏、土豪劣绅;交替出现着由仁政、王道带来的社会安定、国家统一、生产发展、文化进步、人民安居乐业的太平盛世,和由暴政造成的社会混乱、国家分裂、生产破坏、文化倒退、人民大量流离死亡的乱世。中国社会一直不能走出“久合必分,一治一乱”的恶性循环的怪圈。

   “5.4”新文化运动把德先生和赛先生从西方请进中国,在民主、科学、人权、个性解放等新的诉求下提倡宽容精神。这个任务至今尚未完成。

2002.5.10 b

当代宽容精神所受到的挑战与展望

   20世纪,宽容精神受到世界范围的挑战。经济的垄断和扩张、意识形态和民族、宗教矛盾向极端主义方面的发展,导致了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和各种极权主义的残酷斗争、残暴统治,以至爆发了以牺牲一亿多人的生命为代价的两次世界大战,以及战后半个世纪的全面冷战和局部热战。

   两个不同意识形态阵营的全面冷战基本结束以后,人类正在迈向经济发展、信息传播、人权保障和环境保护的全球化。宗教和民族的极端份子又在世界范围制造反人类、反文明的恐怖主义活动,搞得全世界又不得安宁。同时,民族宗教极端主义和霸权主义也成为了制造世界动乱的根源。

   经历过20世纪的巨大灾难,面临着21世纪新的危机,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民和政府意识到:人类相互间的猜忌、仇恨和敌对,将会导致人类的倒退和毁灭。人类和平、合作地生存和发展的共同利益,远远高于不同国家、民族、宗教和意识形态的局部利益和狭隘偏见。人类必须在互相宽容的条件下,竭力摆脱政治、经济、文化、民族、宗教等方面的极端主义、独断主义、霸权主义,实现全球性的和平共存、互惠合作、平等发展,人类才能够以共同的努力迎接机遇,战胜危机,防止战争和非战争的恐怖破坏活动,使世界文明和人类福利得到保护和发展。

   我们还应该看到:宽容精神是以人人平等、各个国家和民族、宗教一律平等为前提的相互宽容,而不是一方宽容,对方不宽容。在强势与弱势、掌权者与无权者、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要体现宽容精神,必须是对等的,而且强者先行,弱者回应。如果不分强弱,不分掌权者与无权者、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片面强调宽容或者笼统地强调宽容,那就会是要求弱者、无权者、被统治者无限地忍受侮辱,忍受奴役。那种宽容就成为屈服、投降的代名词了。孔子就反对“以德报怨”,而主张“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民本思想更为强烈的孟子进一步提出:“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路人;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寇仇。”

   当国民党专制政府对待中国人民没有宽容、只有残酷奴役和压榨的时候,鲁迅主张“费厄泼赖(fair play)应当缓行。”当希特勒奴役德国、侵略全世界的时候,德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马斯.曼提倡“战斗的人道主义”。他说:“欧洲人道主义从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实在太温和了,以至出现了希特勒。必须让人道主义更具战斗力。”

   战斗的人道主义与宽容精神并不矛盾。我们只是要同那些反人道、反民主的邪恶势力去战斗,并不是同那些虽然同我们意见不合但却不反对人道主义、民主主义的人去战斗。而且,所谓战斗,也只是使用批判的武器,而不是使用武器的批判。

   那么,对于反人道、反民主的势力要不要实行宽容呢?那要看反人道、反民主势力自己的态度。当他们还在磨刀霍霍欺人、害人、抓人、杀人的时候,“费厄泼赖”还是应当缓行。当他们确实放下屠刀,放弃欺人、害人、抓人、杀人的体制、政策和行动;而且不是拖刀之计,不是明里放下一把刀、暗里又拿起一支枪──到了那个时候,善良宽厚的人民和人道主义者,绝不会实行“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报复主义,而会高呼“费厄泼赖快行”,让放弃奴役人、压迫人、伤害人的原统治者、压迫者同被统治者、压迫者一样地享受到人人平等的生存、发展、自由、幸福的权利。

   归根到底,政治宽容、文化宽容、宗教宽容、社会宽容,就是对一切人的各种权利的承认、尊重和维护。我们呼吁宽容,主要就是呼唤和争取对人权的宽容,对作为一切民族、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主体的人的宽容。

2002.5.11 b

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