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战斗的人道主义]
林牧文集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与记者访谈录
·在文化大革命中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再造中华文化
·战斗的人道主义
·政党政治与公民政治
·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知行关系新解
·致贵州民运同仁的一封信
·致江泽民乔石李瑞环抗议信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并乔石委员长、田纪云副委员长信
·致中共十五大公开信
·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
·致中国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肖扬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大陆权力的贬值趋势
·中国公民新的觉醒
·中国对外关系的历史经验
·中国文化传统与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文化的病根──追求至善理想和大一统的一元化
·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中国需要融入全球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斗的人道主义

   

   

   日本著名作家大江健三郎1999年在德国柏林一次讲演中引用托马斯.曼的话,呼唤战斗的人道主义。2000年9月,大江在接受中国《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又说:“欧洲人道主义从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实在太温和了。以至出现了希特勒。必须让它更具战斗力。”大江又说:“战斗的人道主义可以理解为‘战斗的民主主义’。我认为这在现在是非常重要的。知识份子,不是在家里写写小说、做做试验就行了的,他必须主张通过自己的学问获得对人类、对社会的认识,为此需要战斗。”

   托马斯.曼和大江健三郎讲得很好。一提出人道主义、民主主义,人们都会注意到:它包含着仁慈、宽容、团结、合作等人与人之间互爱、互信、互相尊重其个人价值、个人自由、个人尊严的行为准则。但是,反人道、反民主的势力却往往采取专制、奴役、对抗、仇恨、监禁、残杀等手段来对待人道主义、民主主义者。因此,人道主义、民主主义者还必须揭露、批判、反抗反人道、反民主的势力,并战而胜之。这就是战斗的人道主义和战斗的民主主义。

   仁慈、宽容、团结、合作都要求双方对等,而且以强势为先。统治者对被统治者,首先要仁慈、宽容、讲团结、求合作;被统治者、居下位者、非权势者才能给以同等的回应。如果前者对后者采用反人道、反民主的态度和手段,却要求后者对前者仁慈、宽容、团结、忍让,那就是以专制主义来对付奴隶主义,而不是什么人道主义、民主主义了。

   道德要求的对等,不仅在现代民主社会如此,在开明的君主专制社会也是如此。孟子就主张“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以草芥,则臣视君如路人;君之事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还歌颂“汤放桀,武王伐纣”,认为人民有推翻、以至诛杀暴君的革命权。这是否符合人道主义呢?“吊民伐罪”、除暴安良,正是战斗的人道主义。

   西方世界在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以后,把人道主义叫得震天响,托马斯.曼还认为太温和了,以至出现了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在中国,过去是口头讲也不允许。1983年,周扬、王若水只在口头上讲了讲人道主义,就受到那些“霸道主义者”的蛮横批判。现在,口头上讲一讲大概无妨,如果你要实行人道主义、民主主义,你就会受到非议和打击。尽管这样,有些先生还认为“5.4”新文化运动太偏激了,鲁迅太偏激了,主张“费厄泼赖”(fair play)应该早行,主张对那些反人道、反民主、很不仁慈、很不宽容的人和事实行宽容、忘却、“不争主义”,甚至歌颂“天王圣明,臣罪当诛”。

   其实,“5.4”精神、鲁迅精神,就是战斗的人道主义和民主主义。80年来,“5.4”精神之所以未能实现、反而频繁地遭到扭曲、篡改以至公开否定。民主、科学、自由、人权之所以言者遭忌、行者遭殃,主要的原因,就是由于人道主义、民主主义者丧失了鲁迅所提倡的韧性的战斗精神,过早地提倡“费厄泼赖”,以至那些未落水和已落水的“叭儿”们变成穷凶极恶的虎豹豺狼,以反人道的教条杀人,以反民主的制度杀人,同时也明火执仗地以枪炮、坦克杀人,使中国几千年来吃人的和被吃的历史一代一代的延续下来,至今还看不到尽头。

   历史一再证明鲁迅的预言:“假使以后光明与黑暗还不能作最后的战斗,老实人误将作恶当作宽容,以为姑息下去,则现在似的混沌,是可以无穷无尽的。”

   鲁迅还说:“反改革者对于改革者的毒害,向来就并未放松过,手段的厉害也已经无以复加了。只有改革者却还在睡梦里,总是吃亏,因而中国也总是没有改革,自此以后,是应该换些态度和方法的。”

   因此,“费厄泼赖”,还要缓行!

   “费厄泼赖”何时才能实行呢?那就需要反人道、反民主势力真正的、永远的放下他们杀人的屠刀,不是拖刀之计,不是明里放下一把刀,暗里又掏出一只枪,不是落水以后又爬上岸来咬人,而是放弃他们杀人的教条、杀人的制度,并把他们杀人的坦克、导弹和枪炮交给真正主权在民的国家,那就需要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据上位者和居下位者,权势者和非权势者在政治上和法律上一律平等。到了那个时候,善良的人民和人道主义、民主主义者不会实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报复主义,而会让一般的统治者、据上位者、权势者同受过迫害的人同样享受到人道主义、民主主义的权利。自然,罪大恶极犹如洪水猛兽的元凶,比如李鹏之流,必须受到法律的惩罚,就象但丁在《神曲》中讲的“把他们打入地狱,永劫不复,接受正义的审判,在抑恶中彰善。”这也是人道主义、民主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

民主论坛2000.11.15 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