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窑洞对”和“周期率”]
林牧文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与记者访谈录
·在文化大革命中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再造中华文化
·战斗的人道主义
·政党政治与公民政治
·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知行关系新解
·致贵州民运同仁的一封信
·致江泽民乔石李瑞环抗议信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并乔石委员长、田纪云副委员长信
·致中共十五大公开信
·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
·致中国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肖扬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大陆权力的贬值趋势
·中国公民新的觉醒
·中国对外关系的历史经验
·中国文化传统与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文化的病根──追求至善理想和大一统的一元化
·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中国需要融入全球化
·中国知识份子的病态
·中西人性论之比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窑洞对”和“周期率”

   

   2004 年以来,国内一些报刊反反复复地宣传早已被人们淡忘了的黄炎培的“窑洞对”和“周期率” (“率”是笔误,实应为律),九月召开的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也讲到这个问题。这些宣传都把“窑洞对”拔高了。

   所谓“窑洞对”是指: 1945 年 7 月,黄炎培和毛泽东的一次谈话。黄提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毛回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其实,黄炎培引用春秋时鲁国大夫臧文仲的话是断章取义。臧文仲的原话是“汤武罪己,其兴也勃;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罪己”和“罪人”是因,“其兴也勃”和“其亡也忽”是果,这是合乎逻辑的。黄炎培抽掉“罪己”和“罪人”两个前提,把“其兴也勃”和“其亡也忽”当作有果无因的“历史兴亡周期率”,既不合逻辑,也不合历史事实。中国的朝代,只有三国、南北朝、五代十国和民国初期的军阀,是“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大部分统一中国的王朝,如商、周、汉、唐、元、清,都是其兴也渐,其亡也渐;秦朝和隋朝,则是其兴也渐,其亡也忽。或勃或渐,是不同的历史条件和统治者的主观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并没有什么普遍适用的“历史兴亡周期率”。

   至于毛泽东对黄炎培的回答,那是在对蒋介石的国民党说话,并不是发表中共自己的施政纲领。

   请注意毛、黄对话的时间在 1945 年 7 月,那时抗日战争即将胜利,蒋介石作为抗日领袖,声势正盛。不论是黄炎培或是毛泽东都不会想到中共即将执政,他们当时正在连手对付蒋介石,争取国民党在抗战胜利之后走民主的道路。这从 1945 年毛泽东在 4 月 24 日发表的《论联合政府》中可以得到证明。

   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提出:“我们共产党人提出结束国民党一党专政的两个步骤:第一个步骤,目前时期,经过各党各派和无党无派代表人物的协议,成立临时的联合政府;第二个步骤,将来时期,经过自由的无拘无束的选举,召开国民大会,成立正式的联合政府,团结一切愿意参加的阶级和政党的代表在一起,在一个民主的共同纲领之下,为现在的抗日和将来的建国而奋斗。”毛泽东还说:“不管国民党人或任何其他党派、集团和个人如何设想,愿意或不愿意,自觉或不自觉,中国只能走这条路。”两个半月以后,毛泽东回答黄炎培提问时所说的“我们已经找到新路,”也就是他在《论联合政府》中为国民党指出的那一条路。

   至于毛泽东为自己的党和自己的政权选择的“新路”,那就是在中共即将掌握全国政权的 1949 年 6 月 30 日,毛泽东发表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施政纲领《论人民民主专政》,就是:在国际上“一边倒”,倒向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陈营一边;在国内“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是人民民主独裁”,就是“即以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反动派之道,还治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反动派之身。”而蒋介石反动派之道,是一党专政的极权政治,中共要用蒋介石反动派之道,自然也要实行一党专政的极权政治了。

   写到这里,有人会说,毛主席所讲的“人民民主专政,”是要在人民内部实行民主,对反动派才实行专政的呀。是的,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这个词使用的频率,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国家叫人民共和国,政府叫人民政府,军队叫人民解放军,国家权力机关叫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它的活动场所叫人民大会堂,协商机关叫人民政协,法院叫人民法院,警察叫人民警察,还有什么人民路、人民市场、人民剧院、人民餐厅,等等等等。可是,人民的内涵是不断变化的,人民的范围是不断缩小的。首先是国民党的军、政、警、宪人员担任一定职务的,不算人民;土改以后,地主、富农分子不算人民;反右派以后,右派分子不算人民;后来是,从旧社会来的知识分子都成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农业合作化以后,农村中被定为“反社会主义分子”的农民不算农民;“四清”以后,基层干部和农民、工人中的“四清分子”不算人民;历次党内斗争中的“反党分子”,是敌我矛盾,自然不算人民;“民主墙”和“六四”以后的持不同政见者,实际上被剥夺了人民的权利。总之,在各个阶层,凡是不作党的驯服工具的人,都有可能被驱逐出人民的队伍。有专政就没有民主,不 管你是 君主专政、军阀专政、寡头专政,或是借人民民主专政之名行政党专政之实的一党专政,都是没有民主可言的。借人民民主专政之名行政党专政之实,是有一套理论依据的,就是:只有党能够代表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你、我、他这些具体的人民只能代表个人的、局部的、暂时的利益,不能代表绝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积多年的经验教训,我认为:给人民加上大多数或绝大多数的限制,给利益加上根本利益的限制,消极作用很大。人民就是人民(包括有罪无罪的罪犯在内),利益就是具体的利益,不宜在人民和利益之上加上种种限制辞了。

自由圣火2006年03月01日(半月刊/第十四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