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遗书(1997年)]
林牧文集
·
在胡耀邦“超前改革”前后
·
胡耀邦的理论创新
·
·
·
中国文化随感
·张载的和谐哲学
·个体自由人的觉醒——杨朱哲学
·最有现实意义的中国哲学——墨家学说
·中国式的自由主义——苏轼、苏辙的蜀学
·盛唐文明的思想先驱——文中子王通
·“中体西用”的发展
·说胡适,谈西化
读史随笔
·一、把历史研究的着眼点从政权转到人权上来
·二、中国人的价值
·三、历史文物有二重性
·四、野蛮征服文明
·五、郑和与哥仑布 康熙与彼得大帝
·六、乾隆非盛世
·七、诸葛不足法
·八、中国经济的4次高增长
·九、毛泽东的“窑洞对”
时政小议
·一、以人的发展为中心
·二、最先进的生产力和最先进的文化
·三、难解难行的“根本利益”
·四、法治和“依法治国”
·五、由for the people 到by the people
·六、培育公民社会
·七、从“一”做起
·九、官民合作 推动公民维权活动的发展
·十、行宪先于修宪
·清醒的乐观
两次反右,三年饥荒
·“清理中层”和“内部肃反”
·反“右派”斗争
·在“大跃进”运动中
·暂时的缓和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遗书(1997年)

   

   为了维护我个人和千百万中国人的人的权利、人的尊严,我决心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我绝不自杀,因为自杀会使法西斯份子找到推卸罪责的借口。我要争取死在法西斯的枪口下或监狱中。这里所说的监狱,包括拘留、逮捕、判刑以及在家或在外的所谓“监视居住”等种种形式在内。一遇到上述那些形式的政治迫害,我立即绝食并断绝饮水,拒绝任何输液、注射葡萄糖之类延续生命的措施。

   我所以要献出生命,一是由于生活在目前中国大陆特务控制一切(包括人的生存、人身自由、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科研、写作、居住、旅行、通讯、银行汇兑、等等)这种世界上仅存的几个极端反动、极端野蛮的警察国家,活着是最大的痛苦,死亡是最大的抗议,最大的解脱,最大的幸福。二是由于我感到在国内和国外相当多的政治家和知识分子中(包括西方大国)尊重人、保护人、维护人权、伸张正义的人文精神失落了;苟且偷生、屈辱求活,不敢理直气壮地争取自己的合法权利的人;为了眼前的商业利益不惜牺牲人权、民主、自由的国际公法和人类道义而迁就残害人民的专制政府的人,至少暂时是增加了。我希望用我的生命和鲜血来激励那些保留着人类良知的人:发扬中国知识分子“以天下为己任”,“可杀不可辱”和“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优良传统;发扬西方启蒙运动中“不自由毋宁死”和“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高贵精神。用这种精神来推动中国的和平的全面改革,保障中国人的基本人权和各项政治、经济、文化权利。

   我不赞成年富力强的人采用我的这种做法。年富力强的人应该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的有用之身,为中国的民主、富强、文明,为中国人民的自由、富裕、幸福做出尽可能多的贡献。

   我年已七十,一无权,二无钱,三无气力,过去只凭一张嘴和一支笔为人类服务,可是嘴和笔都被封杀,千难万险地写一点东西,也被特务机关一而再、再而三地搜查、没收(西安两次,杭州一次)。现在,我唯一可以献给人民、献给人权、民主事业的,只有一条老命了。

   中国的哲人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我要郑重警告中国的法西斯分子:民不畏死反而求死,你们赖以维护一小撮法西斯份子和贪官既得利益的特务、监狱和枪炮逞能吓得了什么人!何况号称中国人民子弟兵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了“六四”的沉重教训,今后也未必会执行你们的反动命令去屠杀自己的骨肉同胞。

   我担任“中国人权”理事两年半,由于环境恶劣,没有做出大的贡献。但是,就人格和责任心来说,我无负于中国的人权运动。我没有拿过“中国人权”和海外任何组织、任何基金会的一分钱,就连“人权奖金”也被长期冻结,自己交的手续费也无人退还。

   “质本洁来还洁去。”我死以后,中国的法西斯份子将会开动宣传机器,对我竭尽攻击诬蔑之能事。但是,人民和历史一定会做出公正的结论。

   我的一生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时间是在政治迫害中度过的,可谓饱经忧患。但我相信:一个光明的中国,一个自由、民主、富强、文明的中国,不久就会出现。我死而无憾。

   林牧

   1997年7月27日

【附】林红的信

   前天,在整理我父亲遗稿时,发现了这封在1997年警方第三次到我家抄家后我父亲留下的遗书。遗书一式四份,我们姐弟三人(当时小弟尚在深圳)一人一份,我妈一份。由于怕遗失,反而被我们藏得找不到了。

   在见到遗书的第一时间,我们就以最快的速度发给各位,直至今天,和最后的遗稿一样,没有在任何媒体上看到有关消息。只好第三次再发一次,但愿众位能顺利收到。

   林红

   10-22-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