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林牧文集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与记者访谈录
·在文化大革命中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再造中华文化
·战斗的人道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党治国、林牧

   20世纪人类最大的灾难是什么?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回答:当然是两次世界大战呀!第一次大战死了一两千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了七八千万人,仅犹太人就被杀戮了六百万。

   如果再问:人类社会的万恶之源又是什么呢?或者再具体一些,什么是20世纪的万恶之源呢?从上世纪50年代过来的人都耳熟能详,许多人并且接受了:“私有制是万恶之源”。有这个思想作指导,于是在《共产党宣言》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理论驱使下,掀起了消灭私人工商业和农业合作化的运动,并通过接踵而来的“公社化”消灭了土地私有制。而在中国发生的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却不过是在重复前苏联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罢了。

   当一切社会资源“公有化”之后,私有制就被消灭了。“万恶之源”既经堵死,一个充满善的世界理应出现在人间。但人们生活得并不理想,甚至更加不满意了。于是又炮制了“个人主义是万恶之源”这一新的理论。对应的办法则是“改造世界观”。连幼儿园的墙上也写着“学校的主要任务是转变学生的思想”这样的毛泽东语录。试问两三岁孩子需要转变的“思想”是从哪里来的?回答只能是与生俱来的人的天性或天生的人性。所以“改造世界观”的实质即是改造人性,灭绝人性。

   但“改造世界观”并不济事,终于在1966年爆发了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使人类社会的恶来了一次空前总爆发。“文化大革命”的万恶性质使“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和“个人主义是万恶之源”的蛊惑之论相形见绌。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呢?

   20世纪人类灾难的历史反复向人们证明:真正的万恶之源是政府所有制,是披着“无私”的“公有制”外衣,说着 “一心为人民”的华丽言辞的政府对社会资源的垄断制度。

   前苏联存在的73年中,非正常死亡6000多万人,中国从1949年之后,非正常死亡估计上亿人,总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有过于此的则是伦理道德、理想、信仰、人格的消灭,是人们精神的残破和死亡。

   有人把这些归罪于斯大林和毛泽东个人的恶魔品质。其实他们作为个人,哪有那么大的作恶能量?资料显示,斯大林和毛泽东个人的智商和才能都很平常,最多达到中等偏上的水平。把一切罪恶都算在他们头上就太高估了他们。那么,什么原因使两个体力和智力都很平常的人充当了能使一亿多人非正常死亡的“恶魔”角色呢?

   答案只有一个:政府所有制,即披着“无私”的“公有制”外衣,说着“一心为人民”的华丽辞藻的政府对社会资源的垄断制度。

   公有制的历史比私有制更久远。最早出现的是原始公有制,这种公有制的本质是“公共占有”,区别于后来从公共占有中异化出来的社会机构所有制。

   原始公有制后来演变为“王田”制。中国的西周时代是它和谐辉煌的鼎盛期。当时在政府调节下的“井田制”,除了耕者有其田,并有完备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这就是孔子向往的“郁郁乎文哉”的礼乐制度。这种相对和谐的公有制的实质是在政府调节下有序的公共占有。调节须凭借控制的权力,控制的权力必然孳生特权利益。但在西周时代,商品货币关系还不发达,财富的形式主要是粮食、布帛、房屋这些使用价值。任何个人对于使用价值的需求都是有限的,因而占有的能力和欲望也是有限的。随着人口、生产技术和经济的发展,交换的需要扩大了,产品的商品属性,财富的价值属性以及货币形式随之发展起来。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使财富抽象化,财富抽象化使人们可以无限地占有财富。于是占有的欲望也就无限膨胀了。人性中固有的动物性向下延伸孳长为贪婪的魔性。利益的分立和争夺使得西周时代相对和谐的井田制解体,“礼坏乐崩”。以公共占有为主的公有制让位给了体现特权利益的公有制。趋向腐败是权力的本性,而当政治权力和经济结合在一起时,权力的腐败就成为必然的,而且呈现出加速和规模化的趋势。于是公有制演化成了齐桓公、晋文公这些“公”们的“公”有制。“王道”、“公道”、“公平”、“公正”这些概念所具有的同一性,源自古代曾出现过相对和谐的王权统治和诸侯君主。当腐败无能的公有制不可避免地被私有制取代之后,对于上古传说的回忆,反而使“公”成为几千年来被奴役民众的梦想。诚然,即使在长达2200年的皇权专制统治下,对民众的统治也要维持其天下公器的合法性基础,例如道路、桥梁的修筑,水患的防治,对社会秩序的维护,对外敌入侵的抗御等等,都是“公”的表现。在中国民众心目中,“公”始终是个好东西,他们只是对“天下为公”转化为“天下为家”感到遗憾,对公权私用觉得反感罢了。

   小盗窃钩,大盗窃国,巨盗窃“公”。窃取了“公有”、“为公”的名义,打着“消灭私有制”的旗号,先剥夺地主,再剥夺资本家,再剥夺富农和富裕中农,最后连原先的贫农的土地和房基地也一律剥夺,使普天之下的土地统统成为国家和“集体”所有。然而国有的实质不过是“政府所有”,而政府所有不过是官僚所有罢了。于是国有土地和财产的支配权集中到了政府手中,“集体”土地和财产的支配权也集中到了政府手中。原先范围有限的公有制演变为垄断了一切经济资源的权力无限的政府所有制。原先人们天真地认为,“公有制”就是全体民众人人有份的所有制,把它想像成散布幸福的天使;只有当他们陷入穷困苦难甚至濒临饿死时,才逐渐意识到这种“公有制”的实质原来对于广大民众不过是人人无份的所有制罢了。

   前苏联对农民土地的剥夺通过血腥手段实现。而在中国,如果不把农民的土地私有制转化为政府所有制,即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所有制,“三年困难”时期就不会饿死四千万人。如果中国人民的私有财产权不被消灭,毛泽东就不可能“挥手”之间发动起一场惨绝人寰的“文化大革命”。如果企业的所有权不是掌握在自私无能的政府官员手中而是掌握在勤劳致富、善于经营的私人或者联合起来的职工的手中,中国就不会在90年代出现大、中、小型企业全线崩溃,祸连数千万工人下岗失业的悲剧。如果土地、银行的所有权不是掌握在政府手中,就不会出现“前仆后继”涉案数千万的贪官,也不会出现盗窃上亿元社会资产的企业界硕鼠。

   政府所有制使全社会“无产阶级”化,只有政府及其代理人才是新兴的有产者。马克思论及无产者的悲惨命运时写道:他们只有去工作才能生存,而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他们才能得到工作。现在控制着每个人生存权的“他人”却不是资本家,而是政府。政府的特权审批化,“审批”之剑高悬在每个人的头上。不仅一个人要经过“审批”才能得到工作,写文章、办报刊也要经过“审批”,评职称、评学位要“审批”,各种评奖要“审批”,官员升迁也必须仰仗“审批”。于是在控制一切的权力笼罩下,任何人甚至权力阶梯上的“二把手”都苟活在“只有得到他人允许才能生存”的屈辱中。迫不得已的行贿普遍化,恬不知耻的受贿合法化。法纪荡然,正义无存,斯文扫地,精英飘零。传统道德窒息于心灵深处;西方文化阻拦于国门之外。一种极端近视的观点认为,只有借助于心灵的全面荒芜,才可以有利于政府所有制的“稳定”,保证官僚特权的“安全”。而政府所有制越是“稳定”,就越是为整个社会积蓄着动荡的潜能;官僚的特权利益越是“安全”,中华民族就越将陷入危难!

   “公有制”演化为政府所有制,成为万恶之源,并不是某种恶意和阴谋的产物。其形成过程,最初不乏某些良好动机和崇高理想的襄助,至今仍然弥漫着一厢情愿的幻想。因此第一步,必须破除对于披着“公有”外衣的政府所有制的迷信和幻想。

   每个人的私有财产是他自由生存的基础和独立人格的依恃。而私有财产权的直接对立物就是政府所有制。

   破除政府所有制,确立每个人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财产权,首先应确立农民对他们耕种的土地和住宅基地以及城镇居民对其住宅基地的土地私有权。在90年代将2亿多亩耕地和老房基地作为房地产开发建筑用地的过程中,官商勾结,从农民手中和整个社会掠取了大约十万亿的财富。这种巨额财富来源于土地价格的“剪刀差”,它们本应属于土地的所有者和全体社会成员,却落入了贪官和奸商的口袋。中国暴富起来的阶层,不是因为他们创造了社会财富使全社会的财富增加并惠及大众,而是通过对大众利益的侵犯使贫富差距加大而实现的。竭泽而渔的圈地运动仍在疯狂进行,制造着尖锐对立的两极分化,动摇着民族的根基。立即实施土地私有化是遏制政府所有制这个万恶之源的第一步。

   政府应立即采取措施,退出赢利性企业的经营,或者将国有企业出售,或者通过吸收民间和境外的资金使政府退居非控股地位,再将国有股转化为利润受限而不负担亏损的优先股使政府退出经营;“控股”的唯一“好处”就是有利于政府官员通过操控谋取私利。政府对其受“全民”托管占有优先股的企业,只依法进行监督和审计,坐收企业利润。应恢复国有或地方政府企业的“全民所有”的称谓及性质。这些利润既然是全体公民的所有权收入,就只应用来增进每个社会成员的利益和福祉,而不能用作政府的行政开支。

   对于福利性的补贴型企业(如公交公司)、民间尚无力经营的特大型企业、军工企业、以及基础科学研究、学校等事业单位,应实行政策、操作及财务的公开透明,通过最有效的民主监督根除特权成分和腐败毒瘤。

   即令出于“为人民谋利益”的动机,由政府经营工商业也必然导致专制和腐败。政府最重要的基本职能就是保证宪法规定的公民的自由和权利。公民的自由和权利不仅应始终高于政府的权力,而且应高于经济的增长;公民的自由和权利是现代社会存在和发展和条件。除了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的自由和权利,还应该加上公平享有社会资源的权利;只有公平地享有社会资源,才能进一步保障他们的生命权和各项自由权利。

   对经济的控制以及对人的意志和行为的控制,都产生特权和奴役。政府所有制使政府醉心于控制一切,并养成一种本能,认为一切社会权力、一切社会利益、一切社会真理、一切公民的意志都应该属于政府所有制的范畴,由政府实施全面控制。政府所有制之成为万恶之源,除了它必然生出的残暴和腐败,再就是由控制的权力和欲望制造着无所不在的社会灾难。

   把上帝的归于上帝(天上),把撒旦的归于撒旦(地狱),把人民的归于人民(人间),世上的幸福就会到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