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林牧文集
·林牧遗照
采访、评论及其他
·林牧老先生遭当局关押
·林牧女儿谈林牧被绑架经过
宣言
·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
·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
走向延安
·
·
·
在胡耀邦“超前改革”前后
·
胡耀邦的理论创新
·
·
·
中国文化随感
·张载的和谐哲学
·个体自由人的觉醒——杨朱哲学
·最有现实意义的中国哲学——墨家学说
·中国式的自由主义——苏轼、苏辙的蜀学
·盛唐文明的思想先驱——文中子王通
·“中体西用”的发展
·说胡适,谈西化
读史随笔
·一、把历史研究的着眼点从政权转到人权上来
·二、中国人的价值
·三、历史文物有二重性
·四、野蛮征服文明
·五、郑和与哥仑布 康熙与彼得大帝
·六、乾隆非盛世
·七、诸葛不足法
·八、中国经济的4次高增长
·九、毛泽东的“窑洞对”
时政小议
·一、以人的发展为中心
·二、最先进的生产力和最先进的文化
·三、难解难行的“根本利益”
·四、法治和“依法治国”
·五、由for the people 到by the people
·六、培育公民社会
·七、从“一”做起
·九、官民合作 推动公民维权活动的发展
·十、行宪先于修宪
·清醒的乐观
两次反右,三年饥荒
·“清理中层”和“内部肃反”
·反“右派”斗争
·在“大跃进”运动中
·暂时的缓和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传珩君:

   7月25日来信收到。看来,我们的讨论还需要进行下去。因为我对现 在讨论的问题并没有弄清楚。还需要在讨论中,在对方的启发下来解 决自己认识上的矛盾和含混不清的地方。

   我这个人,既执着又不太固执。在维护大的政治信念和维护个人独 立、尊严这一方面是执着的──“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士可 杀不可辱。”在具体观点上是不固执的,是易变的。这可能同我的出 身有关系。我的政治观点,不是在学院里形成的,而是在政治操作中 形成的,是在极权体制下站在开明的领导人一边同顽固的独裁者作斗 争中形成的。因而,不受学派的拘束,更多的考虑到代表民意民心和 政治实践中的可行性。我不是空头理论家而是实践者。好评如潮的《 方觉纲领》,在我看来大多是难以操作的纸上谈兵。

   我所设想的从对抗时代到妥协时代的过渡阶段。它的主要任务是初步 建立起民主的政治制度。(是初步建立还是基本建成,我现在还看不 清楚)。说得更加直截了当一点,就是:有了民主制度才能进入妥协 时代;没有民主制度,统治者和人民之间,都不可能实现共同妥协和 双赢双胜。为什么会这样?主要由于在建立民主制度之前,政府、统 治者掌握和运用着强权,而人民、被统治者却处于无权受压的地位。 我没有见过或听过掌握和运用强权的统治者对被统治者实行实质上的 妥协。当然,正如你所说的:统治集团内部也在分化,当力量对比不 利于统治集团时,他们也不得同人民妥协。是的,统治集团内部也决 不是铁板一块,我和鲍彤一类的人正是从统治集团分化出来的。可 惜,你没有经历过中共的党内斗争。在中共党内宽容与残暴、人性与 党性、关心人民疾苦与不顾人民死活两条不同路线的斗争,比之与压 制党外的持不同政见者更加残酷、更加可怕。我个人就因为1965年参 加了胡耀邦在陕西省推行的以“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 经济”的为期百日的超前改革,受到长达13年的残酷打击,其中包括 两次入狱、两次群众专政、两次开除党籍,多次自杀和8年半劳动改 造。尽管这样,1978年12月和1979年1月我奉命多次去西单看你们的 “民主墙”,还要遵守党组织纪律,不敢同你们那些人接触,更不可 能同你们合作。

   还有两点特殊情况:一是中国同前苏联不同。在前苏联,知识分子对 专制体制的反抗超过中国;赫鲁晓夫的初步改革,缓解了极端专制的 体制;资深的斯大林主义者大多寿命不长;因而戈尔巴乔夫、叶利钦 等民主派领导人可能脱颖而出。在中国,上有八老,下有邓力群等原 教旨主义势力,胡耀邦、赵紫阳、万里夹在中间象小媳妇一样横遭折 磨,难以大展鸿图。

   二是,中共的第三代领导人和第二代不同。胡、赵、万等第二代领导 是有现代意识的政治家,而且亲身遭受过旧体制的残酷打斗。第三代 领导人大多是不懂现代政治的技术官僚(70%是工科出身),而且除 朱熔基以外,在旧体制下一帆风顺,末受过打击。也就是说,他们是 在旧体制下受益而末受害的既得利益者。乔石在他们中间是比较宽容 的、开放的。但是,乔石也是在被迫下台以后才于今年5月在广东省 两次党内会议上发出了“官逼民反”的呼声。

   总之,我认为在尚未建立民主制度的过渡阶段,专制政府统治集团作 为整体不可能同人民“共同妥协”。但是,政府和统治集团内部的民 主派或开明人士可以同人民“共同妥协”以至共同为改变专制体制推 进民主化而互相合作。

   目前,工人要工作、要工资,要生存的斗争;农民反对苛捐杂税的斗 争日趋频繁、日趋激烈。连乔石都看出了农民和工人中可能发生动 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坚持“理性、公开、非暴力”原则的民主主 义者,是同工农运动拉开距离呢还是加以疏导呢?如果持前一种态 度,平民百姓会谴责我们是“假民主”或“贵族民主”;如果持后一 种态度,政府又会谴责我们煽动工农运动,危害“国家”安全(当然 是指他们特权者的国家)。对这个问题应该如何处理?我希望能听到 你的意见。

   当然,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反对来自政府或来自民间的一切暴力行 动、恐怖活动。

   我们的讨论希望能听到许良英先生的意见。

   祝

   暑安!

   林牧 1998-08-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