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漫漫求索路]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漫求索路

   服兵役期间,我看到了中国社会最真实的一面,思想由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由于我没有接触过马克思以外的任何知识,所以我自己也不敢确定我的背叛是否正确。当时,我真的以为我已经成为了一个罪人。心理上的犯罪感使我变得自卑,做起事来小心谨慎。精神上我承受巨大压力,不知如何释放,也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对象。我经常利用自己已有的那点理性进行思考,思考的结果基本是:毛泽东思想背离了马克思主义。我当时的年岁还不足二十岁,我无法摆脱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

   我带着负罪心理回到了社会,巨大的精神压力迫使我寻找释放的途径。与部队不同的是:在社会上你很容易找到对社会不满的人。我的工作性质(在公共汽车公司工作)又给了我广泛接触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机会。

   我发现:最公开最直接表达对社会不满的,是那些“犯过罪”或“预备犯罪”的人。我当时很奇怪,我对这样一群“社会渣子”竟有一种同情与亲密感,与他们在一起时我竟感觉到了久违的真诚。我们可以纵情地唱那些被当局禁止唱的“黄色歌曲”,可以放纵的谈论女人,还可以口无遮拦的大骂贪官污吏。我的精神压力在此得到了释放,我的尊严在此得到了回归。我意识到:我完全可以不必去做那种衣冠楚楚的伪君子。为了说几句真话,我宁愿与这些社会渣子为伍。其实,就中国的法律而言,我原本就与他们一样是个罪犯。

   从此,我远离了主流社会,远离了正人君子,远离了一切善良的人群。不是说我没有了善良,仅仅是我隐隐的感到:我的善良中夹杂着一种别人不习惯接受的东西。我的一生中,真正爱过的只有一人,那是我的一个小学同学,我从十二岁时就深深的爱上了她,我追逐她的身影,模仿她的字迹,分别几十年后我在监狱中依然无数次的梦到了与她的再次相逢,与她相恋,与她做夫妻的场景我们在小学时经常假扮夫妻,我多么希望我们可以扮假成真。梦中的她样子一点没变,依旧那么清纯,那么美丽。然而,自从我意识到了我已成为一个罪犯,我就将这种爱彻底的埋藏在了心底,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留给自己。我不敢去爱是基于两个原因:其一,我不配。其二,她太善良了,我没有权利毁了她的一生。

   就这样,我放弃了一生中的真爱,得到了我的自由。可这是许多人不齿的自由,像我们的许多学者评论卢梭那样:混迹于下流社会,自然要沾染上一些坏的习气与毛病。我是否也染上了那?这要看从什么角度上,对什么人来下这个结论。从严格的道德意义上,对一位伟人来讲,我的确染上了许多坏的习气。可我的解释是:我一直不屑于严格意义上的道德约束,也从来没想做“伟人”。我为一个自由可以牺牲真爱,同样也可以为了自由不理睬那些所谓的道德和“伟人”理想所带给我的约束。我不是正人君子,我就是我,一个小小草民。有人说我堕落了,是的,我的回答是:选择堕落远比选择虚伪来得爽快些。如果我晚生二十年,我不会选择堕落,我可以在互联网上尽情的发泄不满。可当年,我只有在下流社会中找到发泄的机会。我选择了发泄,拒绝了虚伪。

   我选择了堕落,但是我没有停止自己的思考。虽然那时的思考依旧没有摆脱马克思的束缚,但我已通过细致的观察许多社会现象,感受到民众中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清楚的懂得了:毛泽东是一个暴君,共产党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狼。他们不代表人民,人民有权利推翻他。这是一个升华,由模糊而不敢确定自己思想的正确与否升华为:我是对的。

   我应当为我的正确作些什么?我当时想,通过暴力夺取的政权也只有通过暴力来推翻。在如何使用暴力上,我延续了毛泽东的思路:在农村,在最艰苦最贫困的地区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

   我有一个中学同学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巧合的是,我们还有着相同的信念与理想,在当时他是我唯一的知己。我们经常在深夜漫步于北京的大街小巷,谈论政治,谈论经济,谈论诗歌,谈论人生。当然,我们也谈论家长里短,谈论女人。我们甚至详细地讨论了如何去发展自己的武装。可惜的是,他像我一样的选择了堕落却无法自拔,最终我们分道扬镳。但我还是很感激他,刚从部队回到社会的我,对知识对社会的了解都不如他。他借给了我许多禁书,他帮我剖析了我不能深刻理解的社会现象。没有他,我会继续一段迷茫。

   没有了爱情生活的我并没有拒绝女人。仅从这一点上看,我就做不来英雄。一个女人对我讲:“如果你选择你所从事的事业就该放弃家庭。”我对此淡淡一笑,对她讲:“我爱江山也爱美人。”(原话不是这样,意思相同。)她骂我:“想的倒美,哪个女人愿意?”还真有个愿意的,我对她讲:“你不了解我,我是恨共产党的,我要推翻他们,我要去农村打游击。”(从我的记忆中我只与这个女人说过这样的话。真不知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她的回答令我意外:“不管你做什么,也不管你走到哪,我都跟着你。”也许她以为我是考验她才说了这样的话,可万一她说的话是真的,我可把她害了,吓的我再也没敢理她。她还误解了我,见到我的车就啐吐沫。我当时也找女朋友,随便什么都行,可以认为是纯粹的生理需要,也可以认为是履行一种义务,但一定不是为了爱情。直到现在我才后悔:我的一生难道真的没有爱情?

   思想上我有了强烈的革命愿望,但对于如何实现这些愿望却一筹莫展。我需要等待,等待一个机会,伟大的事件与伟大的人物都是机会创造的,把毛泽东放到今天搞革命,有八条命他也玩儿完了。这么优秀的的人尚且取决于命运,我这么一个小民更不敢强出头了,有点耐心吧。我的命不错,没等他们识破我的狼子野心,机会就来了。一九七六年的四月五日,天安门广场热闹了起来,为的是周恩来,为的是邓小平,管他是谁那,矛头先对准当时的统治者是真。我去了,一位素不相识的年轻女子挽起了我的胳膊,我们与许许多多的人共同唱响了国际歌。一度我以为,我没有资格唱这首歌,那天我唱了,唱的热血沸腾。

    2006,5,3。

   

   民主中国http://www.chinamz.org/MZ_Magzine/154issue/2006-6-26-5s.htm


此文于2006年07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