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刘水文集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政府加大反腐力度,不如诉求宪政民主,让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等制度安排成为现实,后者更能从制度上解决中国僵局。

   

   

   

   陈良宇折翼上海滩,无论胡锦涛出于稳定权力基础需要,还是借反腐压制地方诸侯也罢,明为反腐,实为权争,这不难判断。权争玩弄到这种地步,足见制度约束的虚无缥缈。集体腐败发生在一座一千多万人口的国际都市,已经让世界震撼;近百名官员、商人、掮客纠结在一根利益链条上,足以改写世界执政党的贪渎纪录。中国经济惊人增长,贪官职位、贪金和生活糜烂程度,呈正比竞相攀升。不受监督的中共政府,一方面依仗对国家经济等资源的全面垄断,社会呈现威权下的和谐稳定;另一方面,权力庇护下的官员,私欲急剧膨胀,为所欲为,几近丧失人性。随着陈良宇的双规,上海帮的气焰受到遏制。我们思考的是,按照当局的执政逻辑,这种个别整肃、清洗对中共面临的执政合法性危机,到底有什么疏解作用?反腐败能否必然带来制度文明?显然民间不抱乐观态度。中国的反腐仍在人治的窠臼里打转。泰国和台湾同样是反腐,矛头直指国家元首。在和平和法制框架下,民主制度赋予他们反腐败的合法性、正义性、彻底性和民意支持度,其反腐透明度和力度,加速了制度文明的提升。

代际更替,权争残酷

   外界评价陈良宇事件,普遍认为是胡核心与江核心的权力争斗。只不过陈良宇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方,扮演了一个错误角色。中共领导核心代际更替,帮派之间的不流血争斗,由来已久。纵观中共1921年建立以来,权争就没有停歇过。唯独党天下、社会主义旗号,不曾有丝毫减弱和失色。执政合法性道义资源稀缺,使得中共政权的恐惧感和紧张度,有增无减,不敢还权于民,接受社会监督。新一代领袖一旦大权在握,脚跟站稳,对前任必然要进行人身迫害,甚至不惜消灭肉体,从早期的陈独秀、王明、张国焘,到建政后的刘少奇、华国锋、赵紫阳,都难逃厄运。表面上是为了维护意识形态血统的纯正性和专政权力的有效传续,实际上是以“新理论之父”自居,专权搞个人崇拜。专制意识形态的本质是营造领袖崇拜的社会氛围,将领袖的思想、道德和人格,树立为整个社会的典范,世俗社会的自由价值观被彻底消灭,或者被挤压到心灵深处。人民只有一种思维,全国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领袖的思想和声音。1980年代以前,人们不难看到这样的画面,或有亲身经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画像,张贴在党的各种会议场所、车站、医院、学校、家庭、建筑物上,他们的语录,诸如:“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社会主义必胜,资本主义必亡。”、“伟大、正确的毛泽东思想万岁!”……随处可见。只短短的几十年就已经证明,这些口号、语录全是弥天大谎。毛泽东仿效斯大林,将个人崇拜在文革时期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也将罪恶挥发到极致。毛执政的27年,是罪恶的27年,政治清洗、镇压、屠杀,一天都没有消停过。人民成为领袖的玩偶,国家成为领袖个人欲望撒野的跑马场。党国一体,人民乃子民。如果说社会主义是中共的制度密码,那么党天下就是中共的统治密码。

   邓小平废黜毛钦定的接班人华国锋,在亡党亡国的两难选题下,也基于个人被中共迫害的遭遇,邓被迫搬出自己的一套理论,作为党国的意识形态。邓小平恋栈权力,但又不得不吸取、警惕权力独大给政权自身带来的危害,所以,邓小平宁愿选择做影子领袖。表面上仍抱持社会主义大旗不倒,将老毛尸体供奉在天安门广场的纪念堂,但执政理念上彻底抛弃了毛的阶级斗争思想。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跟清末推行新政一样,是被动的、不情愿的,跟民主政治没有丝毫瓜葛。江泽民从上海平步登天,受到中共惯有的帮派势力的轻慢、不服气等软抵制,因此,江泽民依靠反腐打压“北京帮”政敌陈希同。反腐成为中共最经济、风险最小的权争手段,极易树立权威和明君形象。胡锦涛此番一面高抬江泽民,大张旗鼓出版宣传《江泽民文选》,一面铁腕惩治江泽民的政治余荫“上海帮”,以期敲山震主。胡锦涛的权争手法跟江泽民如出一辙。打压前核心的政治余孽,意在警告前核心做个安分的退休老人,别在背地里指手画脚,掣肘搅局。陈良宇成也江家班,败也江家班。他的不幸在于是江家班最显赫的地方诸侯,贪污腐败倒在其次,比陈良宇位高权重的腐败者少吗?窃钩者贼,窃国者王。

宪政制度,根绝腐败

   制度腐败,是中国之癌。只要中共一天不放弃专制制度,腐败就一天不会得到根治。制度腐败对整个社会肌体构成负面示范和侵蚀。制度性腐败表现在政治腐败、司法腐败、行政腐败、军队腐败、教育腐败、医疗腐败、学术腐败和企业腐败,连锁引致整个社会道德堕落,信用丧失,谎言漫天。“透明国际”10月4日公布了它四年一度的出口国腐败名单。在30个世界最大出口国中,企业腐败程度最高的是印度、中国和俄罗斯。台湾也很差,排在倒数第五。排在最前面的都是传统发达国家。因此,督促中国等国家遵守经合组织刚通过的《反腐败公约》。可见腐败侵蚀到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在中共的权力天平上,消灭任何一个异己,都不经法律程序调查、逮捕、判决,陈希同、陈良宇又算得了什么。“双规”是极具想像力的党内处置措施,与其说很具社会主义特色,符合专制制度的一切特征,毋宁说符合中国人治国情。9月25日陈良宇在北京开会被限制自由,新华社公开报道是“双规”,也就是说中共借助国家和行政强制措施,剥夺了陈良宇的自由,这局部符合“宫廷政变”的情节,所不同的是,陈不是谋反。这已经足够刺激民间和国外的想像空间。即使陈良宇是大贪官,也应是法律说了算,而不是由中央定罪。司法行政化,或者说司法腐败本身束缚住中共的手脚,连中共自己都不相信中国的司法机关,何论老百姓。任何未经正当司法程序的逮捕和判刑,都无公正和正义可言。

   在专制的温床上,制度提供了权力、私利和情欲的天然养分,腐败像毒瘤一样呈几何等级繁衍。专制与腐败与生俱来,像孪生兄弟一样,互相依存。中共若想从制度层面杜绝腐败,现成的例子很多,民主制度是最好的制度选择。多党制衡,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启动这三项的任一项,社会监督就能发挥重要作用,腐败就能得到根本遏制。其实中共很明白,反腐亡党,不反腐也亡党,这是专制制度本性所决定的,中共走不出“黄宗羲定律”怪圈。反腐是防止地方利益集团坐大,对抗中央政令;不反腐是为大小官员提供权力庇护,让官员成为最大的既得利益群体,在专制的肌体上发挥螺丝钉作用,忠实于中央。因此,反腐与不反腐,都是独裁统治所需要的,因时因人因地而异。前几年某学者有个著名观点:腐败有理。不是没有道理。从个人层面上讲,陈良宇是个悲剧角色,他跟错了人,成为中共的权争祭品。上海32亿社保基金投资于沪杭高速公路,以期增值,并无不妥。陈良宇个人是否贪污,需要司法调查,这是上海反腐的重要节点。民间普遍对官员极端不信任,乐意看到“狗咬狗一嘴毛”、以恶制恶的解气解恨结果。陈良宇沦为权争牺牲品应无疑问,那么,民意是否被权力利用?

   笔者认为,中国民间呼吁政府加大反腐力度,不如诉求宪政民主,让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等制度安排成为现实,后者更能从制度上解决中国僵局。

   

   

   2006年11月

   

   

   ************************************************************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2006年12月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