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刘水文集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作者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一个苏联红军大尉军官,在挺进柏林的前线战壕,被苏军集团军政治部口头宣布“反革命罪”,判刑11年,送进劳改营,刑满后接着被流放。他仅仅因为在前线给同学写信,发发牢骚而已。“契卡-格勃”(见原著,非”克格勃“,苏联肃反委员会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合称)在例行邮件检查中,发现了他写的可疑信件。苏维埃布尔什维克不能见容私下的牢骚和抱怨,斯大林将希特勒赶离莫斯科城下,国家主权如果不能维护个体生命的自由,它存在的意义又何在呢?《古拉格群岛》通过对5500万(1917年——1959年,除战争死亡者,只含饥饿、监狱死亡者)苏联平民、军人、教师、科学家、教授、农民、学生、少数族裔等所有社会阶层、种族、宗教信仰者苦难历程的真实记述,犹如手术刀解剖血淋淋的尸体,完美的社会主义体制外表下,罪恶、肮脏、饥饿、苦役、死亡隐藏在光鲜制度的躯体内。每个有幸读到此书的中国读者,都会感到极度震惊、愤怒、荒诞、不可思议。《古拉格群岛》真实到读者怀疑其真实程度的本身。

   那些苏俄作家高尔基、奥斯特洛夫斯基、法捷耶夫描画的苏俄无产阶级“十月革命”,非常美妙,但他们的笔下,不曾出现北极圈、西伯利亚数千万计的政治苦役犯饥寒交迫的身影,更别说替他们辩护了。他们对布尔什维克大加赞美,对暴君屠杀人民的视而不见,反衬了索尔仁尼琴边缘和独立化写作的不朽。今天世人对正在实践的社会主义制度的怀疑,不再是出于个人体验。制度惯性的消失,建立在新制度的破坏和打碎的力度下。地域上的局外人身份,让我们更能看清楚自己投射在自由的背影,是大或者小。我们共同生存在共产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下,我们的身体和心灵,被同一个魔鬼控制,都是共产制度的殉葬品。

   制度作为社会文化的一种外在秩序形态,人性的被改造和顺从性有时超过制度本身所规范的。即使最恶的制度,人性都有承受的能力。制度不光关乎意识形态的拣选、教化和强制,它由此可以构成强势的制度改造力量,人民被制度绑架、裹挟,让人性堕落为兽性,制度呈现普遍的“合理性”行为。这种被强势力量左右的社会状态,哪怕血腥到极点,但同样被独裁制度披挂上道德的大旗。

   恶制度的出现和存在,是对政治、经济、行政、军队、司法等等资源的全面垄断作为法理性前提,独占话语权,禁锢民间自由思维,从而对个人洗脑。制度能够训育思维方式和生存习惯的唯一性。制度还有超越气候、时空等自然属性的能力,它不受纬度和时间的影响,单单依靠一种乌托邦思想,在任何地域和历史阶段,都能建立一个自治王国。人性的情欲和私利本能,为任何制度模式的存在提供了可能。反过来,制度恰恰迎合了人性某些层次的欲望。恶制度是对人类自由本能的最大剥夺作为存在依据的;反之,好制度是对人类自由最大保护作为普世价值观的。二十世纪,为最好制度和罪恶制度同时提供了舞台,自由、公平、宽容、福利和财富指数,可作为制度优劣的判断标准。当人民被自己国土上的统治者,当作畜生一样任意宰割的时候,国家主权一文不值。人民被当作暴力政权的敌人,爱不爱国,没有什么意义,生命权是至高无上的。

   历史有惊人相似的地方,制度更有相同的地方。历史可以重演,制度可以复制。历史不能跨越时空,制度却可以穿越时空隧道,真实再现,不论种族、年龄、肤色、国别、语言、信仰。比如文明的程度:偶然邂逅,善意会心的微笑、点头,对自由、人权的追逐;比如残暴的等级。人性恶不经受文明涤荡,历史就会重复。历史是人性内在的延伸。人性的善,会被强大的恐惧遮蔽。人性的恶,会被私欲和逃生的欲望激发。制度可以控制人性,常常为了意识形态的所谓正义,以善的名义从事恶行,让善恶颠倒,人性背离。

   我们可以看看《古拉格群岛》提供的272名有名有姓无辜者其中三个案例:一个国营商店的女店员,无意间用有斯大林头像的报纸,包裹食品,被顾客告密,按照苏联刑法,得到一张“十元券”(10年有期徒刑),送进劳改营。一木工干活,顺手将外套搭在列宁的塑像上,被告发,得到“十元券”。一家国营工厂领导开会宣布斯大林的一个讲话,宣读完毕,会场全体领导和工人起立,鼓掌。10分钟过去,20分钟过去了……大家仍然拼命拍打两个巴掌。竟然无人敢带头停止鼓掌,害怕被戴上对领袖不忠的罪名。每个人体力难支,面带微笑。终于,一个老工人第一个停下来,大家马上停止鼓掌,长叹一声。老工人被举报,得到一张“十五元券”。

   恐惧无处不在,恐惧到了极端,良心和道义底线就被突破,走向顺从、麻木和绝望。出卖与被出卖,监禁与被监禁,屠杀与被屠杀,每个人每天都要面对。制度强加给他们的罪名,强大到让罪犯感到自己真有犯罪耻辱的地步,人的尊严、反抗意识,统统都变为毫无底线的顺从。号称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专政的对象竟然全是无权无势的无产阶级。个人迷信更给独裁者斯大林增添了唯我独尊的兽欲,他可以随心所欲把任何一个将领、学者、科学家投进“群岛”的矿坑、伐木场、运河工地、北极区,任其虐毙。

   暴力革命的本质是夺取政权,为己私欲,不是为民造福。通过蛊惑、煽动共产主义的美妙未来,完成社会动员。他们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真理,并且这个真理永远掌握在他们手上,独裁专制便这样产生了。依靠暴力夺得的政权,其执政的合法性连执政者自己都内心不安。恐惧——害怕丧失权力得到清算,领袖和他那个靠枪杆子起家的党,所占据的权力资源,为他们支撑起一张密不透风的保护网,骄淫奢侈,掠夺财富,泽被子孙。为了消除内心的恐惧,他们必然要不断地消灭潜在的敌人,甚至不惜扩大化,才能获得内心的安宁。那些曾拥护并加入革命队伍的知识分子、农民、工人、军人,都成为怀疑对象。革命的清算,不仅用在消灭国外敌人,还用在自己的权力对象身上。似乎只有这样,他们晚上睡觉才可以安然入梦,不怕被人夺占皇位,推上断头台。任何美妙的暴力革命,都没有实质正义可言。成功的暴力革命,只是极少数人获得权力赋予的自由,大多数人仍然是奴隶。

   列宁、斯大林的布尔什维克,从“十月革命”成功的那一天起,就把劳改集中营在苏联广袤无际的土地上,像恶性毒瘤一样繁殖、复制。每四个苏联人中就有一个被监禁、流放,整整延续了半个多世纪,这是多么惨无人道的制度。1980年代末期苏东社会主义国家解体,上帝终于让他们偿清了残暴和血腥的债务。《古拉格群岛》为人们提供了一个非常真实地打探社会主义制度的内窥镜。人们相信社会主义制度对人性扭曲和改造的强大力量,也同样相信民主制度对自由、人权尊重和保护更强盛的力量。中国远未出现象《古拉格群岛》这样的制度编年史巨着,它在中国大陆仍是一本“内部读物”。

   

   2006年11月修定

   --------------------------

   原载《议报》第27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