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自由周年祭]
刘水文集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行为艺术(多图)
·广州亚运前一刻
·养猫记
·微博辑录(2011-10-01——2011-10-17)
·评慕容雪村奥斯陆讲座及其迂回文体
·论恐惧
·论恐惧(2)
·有关韩寒“三论”推文辑录
·韩寒推特辑录(二)
·有关“阎崇年于丹联合状告刘水”声明
·莫言及其虚解的中国
·重庆系列劳教言罪案及其“平反”
·十八大预示专制权威弱化
·“新政”十年
·任建宇劳教案的背后
·“改革共识倡议”抑或谏言——兼论制度转型中的知识分子
·“南周事件”测试“新政”
·制度转型背景下的“南周事件”
·我与南方周末一桩旧事
·街头举牌是民间最后的非暴力自救行为
·我被限制出境将到2055年
·遇罗锦:勇敢纯正的自由人——刘水
·宋斌斌的道歉不能替代罪责
·民意的集结:2013年1月“南周事件”亲历与述评
·《收教所日记》 写作众筹启事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苏格兰公投感想
·微评林贤治先生
·从“作家遗孀”到“异议者寡妇”:《曼德斯塔姆夫人回忆录》读后感
·言论自由与恐怖袭击 ——解读《查理周刊》案
·屠夫吴淦陷狱及其创新维权模式
·“八九一代”之维权律师浦志强
·从李旺阳“自杀”离世看政治犯处境
·NGO何以成为维稳对象
·律师的受难与荣光
·自由主义者艾未未
·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遮蔽了什么
·驳北外书记“中国是最大民主国家”
·诺奖青蒿素的伦理困窘
·书写战争与极权的两位诺奖女作家
·简记胡杰版画展
·一位被轻视的真正的当代艺术家
·香港出版人的冬天
·多胎化关乎人权而非国贫根源
·胡耀邦的政治遗产
·雾霾政治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周年祭

   

   

   2005年11月1日下午3时

   穿着拖鞋,走出铁门

   光秃的脑袋,蒙蒙懂懂

   阳光很强,我有些不适应

   

   黑衣者客套地跟我握手

   我感觉到冰凉 虚伪和血腥

   对,我是他们手里的玩物

   人间地狱苟活547天

   

   拎着两只纯白的塑胶袋子

   那是我的宝贝

   盛装我的梦,我在黑夜里的记忆

   浮肿的身体,虚空的大脑

   飘散了愤怒 谎言和仇恨

   我想笑,有些莫名其妙

   

   无边无际的网,铺天盖地

   我从高墙内的网眼排到墙外的网眼

   这没有什么不同

   痛楚一样蜇伤心扉

   哪里有自由?

   我要说话,我有话要说

   谁割断了我们的喉咙,撕裂了我们的嘴巴

   我绝望地睁大惶恐的眼神

   歪着嘴巴嘶喊“我不是罪人”

   

   他们缩在漂亮的大楼里

   仁慈地微笑,慈善地把你赶进下水道

   “配合我们的工作吧”

   清除异见者

   多堂皇的借口

   好伟大的工程

   他们肩头的星星闪闪发光

   遮蔽住良心的光芒

   他们赏赐我们自由

   我说谢谢

   是的,我真切地说一句谢谢

   我不流泪,我不示弱

   作为异见者,作为囚徒

   说话是无权者的权利

   

   铁门在身后自动关闭的那一刻

   一张纸片充当自由的通行证

   它导引着我的崎岖和坎坷

   我们走的路不同

   是的,我是囚徒

   我们都是古拉格的囚徒

   

   

   

   2006年11月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