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自由周年祭]
刘水文集
·八九学运领袖异议作家刘水被剥夺工作权利
·知名作家记者刘水及其家人遭国保迫害
·中国作家刘水被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
·刘水再被以“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出境(图)
·2008年5月被拒返深圳工作新闻报道(图)
·国际记者联会及香港记者协会有关刘水遭警方限制工作报道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会员刘水被拘押的声明
·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2007年中共违反「言论自由」案例一览表(刘水等个案
·何清涟:江泽民的政治遗产——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
·逸敏:刘水被甘肃省庆阳市警方阻止参加国际笔会香港会议
·2006年5月29日被深圳警方传唤媒体报道
·入狱期间部分媒体相关报导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二)
·知名作家刘水获释揭露当局构陷黑幕
·张津郡:刘水事件始末
·张津郡: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访谈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下)
·香港记协主席胡丽云小姐采访概要
·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
·自由亚洲电台访谈
政论 时评
·莫言:文学与体制的双生子
·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启东事件”三点启示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
·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知识分子和公民韩寒
·春晚十宗罪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周年祭

   

   

   2005年11月1日下午3时

   穿着拖鞋,走出铁门

   光秃的脑袋,蒙蒙懂懂

   阳光很强,我有些不适应

   

   黑衣者客套地跟我握手

   我感觉到冰凉 虚伪和血腥

   对,我是他们手里的玩物

   人间地狱苟活547天

   

   拎着两只纯白的塑胶袋子

   那是我的宝贝

   盛装我的梦,我在黑夜里的记忆

   浮肿的身体,虚空的大脑

   飘散了愤怒 谎言和仇恨

   我想笑,有些莫名其妙

   

   无边无际的网,铺天盖地

   我从高墙内的网眼排到墙外的网眼

   这没有什么不同

   痛楚一样蜇伤心扉

   哪里有自由?

   我要说话,我有话要说

   谁割断了我们的喉咙,撕裂了我们的嘴巴

   我绝望地睁大惶恐的眼神

   歪着嘴巴嘶喊“我不是罪人”

   

   他们缩在漂亮的大楼里

   仁慈地微笑,慈善地把你赶进下水道

   “配合我们的工作吧”

   清除异见者

   多堂皇的借口

   好伟大的工程

   他们肩头的星星闪闪发光

   遮蔽住良心的光芒

   他们赏赐我们自由

   我说谢谢

   是的,我真切地说一句谢谢

   我不流泪,我不示弱

   作为异见者,作为囚徒

   说话是无权者的权利

   

   铁门在身后自动关闭的那一刻

   一张纸片充当自由的通行证

   它导引着我的崎岖和坎坷

   我们走的路不同

   是的,我是囚徒

   我们都是古拉格的囚徒

   

   

   

   2006年11月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