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刘水文集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中国专制制度的头号忠臣:国家总理
·从孙大午事件看基层政权的掠夺性
·乡村政权的冷血
·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
·新文化运动下的“坏蛋”——浅析百年文化摇荡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感舒服的姿势
·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不锈钢老鼠”将获释及知识分子宿命断想
·谁来保护深圳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谈谈十多名少女遭劫杀案
·民主距离中国有多远?——驳“宪政改革先,民主缓行”
·拆迁户“自杀秀”暴露城市化人治弊端
·刘荻事件,政府假法律名义绑架人民
·被玷污的新闻自由
·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续解“李慎之现象”——兼答吴勇先生
·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柏杨是反暴政的文豪吗?
·公愤和中青报出卖了记者陈杰人
·上海申请反腐游行人士胡愚文遭警方殴打后被抓走
·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城乡巨差投影:农村出生白领心理、性格特征
·三篇短文
·米卢留给中国的最大遗产是什么?
·中国名列最不自由国家名出具实
·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他们为什么要偷渡海外?
·“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
书(影)评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这黑色的雨壁

   这撕裂黑暗的闪电
   这赤裸裸的一群人
   导演的露天剧已经开幕
   
   悠然地吐着烟圈观赏吧
   睁开你冷森的瞎眼
   朝向天空的头颅
   不是为了祈祷
   祈祷,那红墙能锈蚀掉吗
   
   和着雨滴淌在心里的那股潜流
   能冲断迢迢的路途
   能毁灭邪恶的镰刀和斧头
   
   暴君的欲望无穷无尽
   水,竟然这般公平
   就象阳光一样
   
   他们在等待,等待
   天亮,穿上干净的囚衣
   
   
   注:1990年一个暴雨夏日,抢收麦子归来,难友全变成了泥人。赤条条。用囚室屋檐的雨水冲洗泥污。管教坐在值班室门口看热闹。
   
   
   1990年7月21日 甘肃省劳教所三大队九中队一分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