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力虹文集
·[06.文]从摘下吃掉到摘下卖钱
·[06.文]女儿之身,万金莫赎
·[06.文]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在海内外铺天盖地的舆论抗议与正义的声浪中,成了“过街老鼠”的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做贼心虚,理屈词穷,恼羞成怒之际使出了几招阴毒的手段,进行了疯狂的反扑──
   首先,雇用了一批丧心病狂的网特在《博讯》论坛社区/新闻评论栏目上,使用各种化名(共计6、7个)逐一对网友们的发言和声援爱琴海事件的文章进行诅咒谩骂,对网站负责人力虹就有关交涉情况发表的言论肆意攻击,并用世上最恶毒、最肮脏的咒语,对力虹及家人进行人身攻击,甚至发出赤裸裸的“死亡”威胁!(他们所使用的语言和他们的行为一样,皆为反文明的淫词秽言,在此不便转述)

   其次,他们用了一个“看不顺眼”的网名,发上来一篇这样的文字:
   为“爱琴海”网站唱挽歌是法盲的悲哀
   (博讯2006年3月26日)
   
   “爱琴海”网站因违法、违规,被浙江省关管理部门办依法停止了接入服务。此举戳到了一些人的痛处。于是,他们在哀叹“国内最后的自由网络空间被扼杀”了的同时,用偷梁换柱、以偏概全的手法,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企图博取善良网民的同情。更可笑的是,他们断章取义,声称有关部门依法停止“爱琴海”网站的接入服务,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侵犯了公民的言论自由。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一部强调权利与义务一致的国家根本大法。《宪法》第五条指出:“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第三十三条指出:“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十四条规定:“法律可以设定行政许可。尚未制定法律的,行政法规可以设定行政许可”,“必要时,国务院可以采用发布决定的方式设定行政许可”,而《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设定行政许可的决定》第372项则规定,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许可由国务院新闻办审批。从我引用这些法律、法规条文中,大家可以清楚地了解到,中国任何公民在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的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上位法的法律原则,是由下位法的具体规定来贯彻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既没有违宪,也没有违反行政许可法。嚷嚷浙江省有关部门依法停止“爱琴海”网站接入“违宪”了,攻击《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是“非法之法”,这是“法盲”的表现,只能让世人笑歪嘴巴。
   
   众所周知,公民的言论自由从来都不是抽象的。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和社会传统不同,各国在保障公民言论自由时,都会根据各国的国情做出一些禁止的规定。如英国的法律就禁止以任何形式谩骂女王,德国的法律就禁止宣扬纳粹思想,美国的法律就禁止宗教进入学校。而我国的《宪法》在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的同时,也规定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可见,言论自由在当今世界都是有界限的。借言论自由的幌子无中生有地败坏别人的名声,世界各国的法律都是不允许的。可悲的是,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对客观事实不愿正视,对世界法律通则不愿遵守。在他们眼里,“民主国家”再怎么制订禁止规定都是体现自由民主的,而中国政府制订既与国际接轨又适合国情的法规、规章,就成了大逆不道,就要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要被冠以“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权”的恶名。如此双重标准,如此厚此薄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那家玷污了“爱琴海”美名的网站,企图逃避法律的监管,通过兜售恶意诽谤别人的信息,助长谣言传播,混淆道德标准,企图来达到丑化政府形象的目的,还不知廉耻地给自己冠之以“伸张正义、揭露腐败、监督政府”的美名,把自己自封为国内 “言论自由”的代表,把自己受到法律法规的处罚说成是“国内网站言论自由的终结”,这是对一切有良知和守法理念人的莫大侮辱。当今中国,是一个努力实现法治的中国。通过合法的途径和形式表达自己的意愿和见解,都受到法律、法规保护。新浪、网易、搜狐等国内所有遵纪守法的网站和论坛,每天播发出数以十万、百万计的网民心声,受到了政府的关注、网民的追捧,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而违反法律、违规必然受到追究,“爱琴海” 网站违法违规,就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有关部门对“爱琴海” 网站依法作出处罚,是对中国广大遵纪守法网站的保护和尊重。
   
   为“爱琴海”网站唱挽歌,是法盲的悲哀。(完)
   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觉得这样还不够表现他们的无赖与无耻,3月26日,他们撕掉了披在身上的所有伪装,直接以“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的名义,在《博讯》自由发稿区贴出了一篇“声明”:
   “力虹”先生极不严肃
   (博讯2006年3月26日)
   
   3月24日下午5时许,我处负责人接到一自称“力虹”的男子电话。他在电话中说,对“爱琴海”网站违法、违规问题,主办者有一个整改方案,要求整改后重新开通。我处负责人当时就以我办研究的正式意见,对他的要求作了回应,全文为:
   
   停止“爱琴海”网站的接入服务,是省有关管理部门依法作出的处罚,符合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在国内,凡是没有登载新闻资质的网站擅自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并且在网上传播有害信息,都是违法、违规的,都要承担相应的违法、违规后果。
   
   这段文字,我处负责人表述完毕后,自称“力虹”的男子当时表示:听清楚了、记下了。但他在转述这一意见时,极不严肃,对外提供了与事实完全不符的内容。(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 2006年3月26日) (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面对扼杀言论自由的刽子手的无耻言论和疯狂反扑,爱琴海的网友们个个义愤填膺,林辉和我当时对他们说,这样更好,这样一来好让全世界的网民见识见识,我们面对的是怎样一种天生以自由、文明和正义为死敌的“人间怪物”!
   当天,我撰写了一篇个人声明,依据事实经过,就事论事地对上述的《“力虹”先生极不严肃》一文作了驳斥──
   力虹声明:到底是谁“极不严肃”?
   (博讯2006年3月26日)
   
   今天中午打开博讯新闻网,发现论坛上贴出了一篇署名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的文章,标题为““力虹”先生极不严肃”。此文不长,转载如下:
   
   “力虹”先生极不严肃
   3月24日下午5时许,我处负责人接到一自称“力虹”的男子电话。他在电话中说,对“爱琴海”网站违法、违规问题,主办者有一个整改方案,要求整改后重新开通。我处负责人当时就以我办研究的正式意见,对他的要求作了回应,全文为:
   
   停止“爱琴海”网站的接入服务,是省有关管理部门依法作出的处罚,符合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在国内,凡是没有登载新闻资质的网站擅自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并且在网上传播有害信息,都是违法、违规的,都要承担相应的违法、违规后果。
   
   这段文字,我处负责人表述完毕后,自称“力虹”的男子当时表示:听清楚了、记下了。但他在转述这一意见时,极不严肃,对外提供了与事实完全不符的内容。(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 2006年3月26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特声明如下:
   
   一、 3月24日(星期五),在上午10点左右连续三个电话都“无人接听”之后,下午我是在一个茶馆的环境里再次致电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的(详情见3月25日博讯新闻网《爱琴海总编辑谈近日交涉情况:我对他们充满怜悯》一文),我从电话中听到的就是这个内容,但是没条件录音或笔记下来。
   
   二、 即便是我接受博讯新闻网采访时所转述的具体说辞有差异,但二者的核心内容完全一样,即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根据有关法规关闭了爱琴海网站!上文指责我:“但他在转述这一意见时,极不严肃,对外提供了与事实完全不符的内容。”这是别有用心的构陷之词,本人予以驳回!
   
   三、 本人从20日开始,代表爱琴海网站与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就网站被突然关闭一事,进行交涉,并一再要求递交一份网站整改方案,至3月24日已经是第四次交涉。我们作为公民和当事一方的合理合法的要求,一次次地遭到新闻办网络处的推诿、搪塞,甚至无人接听电话!那份整改方案至今仍未能送达。作为被纳税人供养、“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的政府管理部门如此作为是极不负责任的。根据现行行政法条例,如果在七个日作日之内,公民的合法诉求得不到回复,我们有权向上级有关机构提起“行政不作为”之诉讼。
   
   四、 爱琴海网站被突然封闭后,为了对众多注册用户、博客用户和广大网友负责,维修他们的权益,本人代表网站一次又一次地与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进行了电话交涉。此过程中,一次被告知“领导在开会,等一回儿给你回电”却遭到戏弄;一次被告知“人不在,领导也不在”而告终;一次连续三回“电话无人接听”;最近一次才有幸有“负责同志”接听电话,除了上述的官腔,既问不出负责人的姓名,也不告知新闻办网络处的办公地址。现在,有关部门丝毫不去检讨自己一连串的“极不负责”的行政作为,反而倒打一耙,无理指责。真正在公众面前“极不严肃,对外提供了与事实完全不符的内容”的,是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
   
   五、 本人代表爱琴海网站与这个部门的多次交涉请求,都是公开的、透明的、理性的和宽容的,是阳光底下的公民维权行为。本人希望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也能遵循浙江省政府所倡导的“阳光行政,透明政府”的号召,光明正大地、负责任地面对和处理好我们的申诉请求。再也不要躲躲闪闪、鬼鬼祟祟,更加不要说什么“他们必然要被社会所抛弃”、什么“对外提供了与事实完全不符的内容”,以此罗织罪名,企图暗箭伤人。
   
   六、 今后,爱琴海网站将继续依法,通过正常的渠道,向有关政府部门进行交涉和申诉。
   
   特此声明!(完)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封网凶手的强词夺理改变不了事实真相,他们的疯狂反扑也挽救不了他们遭海内外舆论万众唾弃的命运,更阻挡不了广大网友们决心捍卫言论自由权利、强力推进“关于要求取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违宪审查”的决心和步伐!
   2006.6.26.宁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