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中共暴力机器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此兴师动众地构陷、迫害一位盲人?是因为他勇敢地说出了临沂女儿受迫害的直相;临沂女儿以及她们的亲属为什么会受到“野蛮计生”的反人道的残害,是因为她们肚中未出世的小宝宝据说是违反了中共的“基本国策”(这只是一个藉口),关键的是将影响本地官员的“政绩”!所以,他们才敢于在全世界舆论的抗议声中,剥下那张“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画皮,大动干戈,欲置陈光诚于死地而后快!
   
   陈光诚1971年出生于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后镇的东师古村,自幼目盲却以顽强的毅力先后就读于青岛盲校和南京中医药大学,后自修并进修法律专业,全身心投入乡村维权活动。

   
   当十里八乡的临沂姐妹受到本地政府“野蛮计生”的残酷迫害时──譬如,逼迫大批怀孕妇女长时间连续做俯卧撑,凡达不到要求就要遭到政府雇来的凶手打300下皮棍;譬如,大批父老乡亲受到亲属“计生问题”株连,被政府逼迫互相陷害和殴斗,其中竟有60多岁的亲兄妹,让他们手足相残……身为盲人的临沂之子陈光诚勇敢地站了出来,公开揭露了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的一部分事实。
   
   从此以后陈光诚受到地方当局的严厉监控。 9月9日,已经被软禁在家的陈光诚的电话和电脑被切断。后来,他和他的太太几次遭到监控者的殴打。10月4日,从北京前去临沂看望陈光诚的三名法律工作者也遭到不明身份的人殴打;今年3月11日陈光诚遭临沂警方绑架后下落不明。今年6月10日,在遭非法软禁长达8个月、遭非法绑架90天后,陈光诚被临沂警方正式刑事拘留,罪名是莫须有的“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此后,太太袁伟静也遭非法软禁,七十多岁的母亲和三岁的儿子在北京申冤时遭到临沂警方赴京绑架……
   
   对此,国际上几乎所有的人权组织和机构,西方主流媒体,海外华人团体和舆论媒体,众多国际知名人士和评论家,还有千千万万有基本道德良知的中外网民的抗议浪潮席卷全球,引用高智晟律师的话来说,这是“一个省和一个盲人的一场战争”,但在我看来,这何尝不是一个政府(如果还能算得上政府的话)与一个盲人(他的背后是他舍身保护的苦难的临沂女儿)的绝世之战!
   
   临沂市又称沂蒙山区,地处鲁东南,因濒临沂河而得名,是全国大名鼎鼎的“革命老区“。临沂人文历史悠久,早在四、五十万年以前,人类的祖先就在这块土地上创造了远古文明,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让我们来看看,在这个中华民族“文明发祥地”,那里的人民曾经为中共“打天下”做出过什么样的善举──
   
   沂蒙山区在中国人民浴血奋战的抗日战争年代,曾经像一位任劳任怨的慈母一样,收留、庇护过四处躲藏的中共军队,位于临沂市河东区九曲镇前河湾村曾被用作新四军军部;位于沂水县的王庄曾驻扎过中共山东分局;座落于莒南县大店镇的庄氏家族旧堂曾为八路军115师师部。诞生在费县马头崖乡白石屋村的沂蒙民歌《沂蒙山小调》记录了临沂儿女在抗日烽火中的历史功勋。
   
   日本投降后,中共为了与国民党抢夺天下,置战后急需休养生息的四万万同胞于不顾,悍然发动了大规模内战,在山东沂蒙山区摆开了战场,善良的临沂人民首当其冲。在这场民族自残的战争中,一个在孟良崮战役中受伤的士兵因失血过多昏迷在野外,被当地一位挖野菜的年轻大嫂发现,情急之中用自己的奶汁救活了伤兵。这就是著名的“红嫂故事”。在战争时期,沂蒙山区的妇女中涌现出了一大批支前模范,“红嫂”仅是其中的一个。
   
   沂蒙六姐妹,是“革命战争”年代在沂蒙老区涌现出的一个支前模范女英雄群体,她们居住在蒙阴县野店镇烟庄村,在1947年的莱芜战役、淮海战役,特别是孟良崮战役期间,沂蒙六姐妹主动挑起了村里拥军支前重担,发动全村男女老幼,为部队当向导、送弹药、送粮草、烙煎饼、洗军衣、做军鞋、护理伤病员等。战役期间,六姐妹和她们的乡亲们一天只吃一顿干粮。据《临沂政府网》载,在孟良崮战役期间,她们带领全村为部队烙煎饼15万斤,筹集军马草料3万斤,洗军衣8000多件,做军鞋500多双,捐赠鸡蛋450多个,运柴火1700多斤,停下来还要为战士唱歌,搞宣传,鼓舞士气。
   
   更有甚者,陈毅率“华东野战军”从沂蒙山区出发直下江南时,沂蒙地区动员了数百万的“民夫”和同样数量的独轮小车(装的是从当地人民勒紧肚皮省下来的粮食),冒着枪林弹雨,随军远征……在为中共抢夺天下的道路上,倒下了10多名万沂蒙优秀儿女的生命!战后,连中共党魁也不禁慨叹“中国革命的胜利是老区人民的小车推出来的!”
   
   可是,中共踏着几千万尸骨建政立国后,回过头来对包括沂蒙儿女在内的中国人民“回报”了什么?从土改开始,镇反、大跃进、四清、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迫害家庭教会、强抢土地……直到被陈光诚揭露出来的“计生迫害”──苍天在上,我在这里要问他们──你们的天良是不是被狼吃了?怎么能如此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怎么能如此虐待当年用乳汁和生命救援过你们的“红嫂”和“沂蒙六姐妹”的后代?怎么能如此无尽头地肆意迫害为她们说几句公道话的盲人陈光诚?
   
   齐鲁大地自古多侠义死难之士。如果说沂蒙女儿是积德行善的人间天使,那么,陈光诚就是目盲心明的维权壮士,他(她)们堪称至美至善的化身。在他们身上承继的是中华民族历尽千百年苦难而不遭覆灭的道德力量。但是,这种道德力量如今却受到了代表邪恶势力的中共政权的肆意挑衅──他们已经在反文明、反人类、反人性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了。
   
   我在想,善之极端与恶之极端,这二种水火不容、不共戴天的力量何以并立在中国的大地上?是不是上苍欲以此来拷问13亿中国人的道德底线与灵魂质量?由临沂女儿苦难而引发的陈光诚的不屈抗争,标志着我们民族精神中善良天性与为此而不惜献身的道德勇气尚未彻底泯灭,也说明当一个公民(那怕他是个盲人)挺直了脊梁骨并发出真实的声音时,可以产生出多么巨大的力量。同时,也在证明了这样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人性与善良不可战胜。
   
   当极端的善遭遇到了极端的恶,让我们记住陈光诚这个平凡、善良而又伟大的名字,拯救陈光诚就是拯救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就是拯救我们自己!
   
   2006.6.25.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