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生活在杭州的中国民主党人、著名时评家陈树庆律师对于爱琴海网站被强行封杀有切肤之痛,现在他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代表在浙的民主党人,及时声援身陷困境之中的爱琴海同仁,表达了鲜明的立场。
   陈树庆70年代出生于杭州富阳,理学硕士,曾参加89年6.4.学生运动,现拥有律师资历,为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成员之一。我们且看看他是如何评论的:

   
   观上古"指鹿为马",验当世封杀"爱琴海"网站/陈树庆
   (博讯2006年3月21日)
   
   "爱琴海"网站作为一个开放性平台,为许多有识之士了解、介绍、交流对人类文明的感悟与认知提供了方便,虽然上面的许多文章比较温和婉转,但毕竟为启蒙民智、推动社会进步又打开了一闩半遮半掩的窗户,使沉闷中多了些许自由的清新空气,使黑暗中多了一点文明的光亮。
   
   2006年3月16日,我收到了林辉先生的短信,才知道爱琴海网站已于3月9号被封杀。"爱琴海"网站被封杀,乃是在中国大陆官僚强权对人类自由、对国人权利与尊严的再一次粗暴践踏,乃是当权者公然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的必然结果。考虑为"爱琴海网站遭封杀事件"撰文,除了从法理上、从人类普世正义价值上可以进行分析评判外,我还认为当局封杀"爱琴海"网站,有封建主义"专横、暴戾与贪得无厌"的流毒在作祟,是封建主义流毒对抗人类"自由、博爱、民主、法治"之文明进步的又一次较量,从做派上讲,与两千多年前的"指鹿为马"一脉相承!
   
   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赵高欲为乱,恐君臣不听,乃先设验,持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马"以阿顺赵高,或言"鹿"者。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后君臣皆畏高。
   
   奸佞赵高为了蒙蔽秦二世胡亥和显示自己对群臣的淫威,对敢于异议而言"鹿"者法办,与当今中国大陆某些中共当权者为了愚弄民众和维护其绝对领导的"先进性",对敢于异议并追求"主权在民、权力制衡和依法治国"者进行政治与经济迫害、对于敢于异议而宣扬"自由、博爱、平等"等人权理念的许多网站断然封杀,在事理上真是"异曲同工"!
   
   历史上的秦国通过数代君臣的励精图治,尤其在商鞅变法后,在富国强兵上确实显示了相对于中原其他国家的某种"先进性",最终通过几十年"远交近攻"、"杀人动辄盈万、数十万"的兼并战争而统一了中国。但是,在"专横、暴戾与贪得无厌"心态的作用下,秦皇朝统治者得意更猖狂,通过"焚书坑儒"而把天下的思想"统一"在了对君主和官僚的绝对服从上,没有了比较,统治者的法家思想就别无选择地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通过收缴天下兵器来削弱了民众的反抗能力,相对地增强了统治者先进的"杀人生产力"(虽然比之两千多年后的1989年中共用机枪、坦克与开花子弹对付手无寸铁的人民,其"杀人生产力"的先进性还差得很远);通过郡县制和保甲制度加强了对人身的社会控制,把"最广大人民的利益"都强制代表走了。以为这样,就可以"世世代代,永保江山"了,结果怎样?仁义不施,攻守之势易(移)也,强大的秦皇朝成了历史上最短命的皇朝之一,二世即亡!当然,暴政的帮凶、弄权奸佞赵高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在秦灭亡前就被公子婴设计所杀并夷三族。
   
   古人言"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也",现今中国发生的许多事,都是可以"观之上古,验之当世,参以人事,察盛衰之理"的。本文之所以"班门弄斧"而不回避模仿贾谊先生《过秦论》的古今对比手法,目的不仅要提醒手中握有权力者,妄图用强权来妨碍人类文明的开放传播、妨碍人们在文化上的自由对比与独立思考,来实现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和"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那只是自欺欺人的掩耳盗铃之举;同时还提请当权者必须尊重宪法所确认的公民言论和出版自由,只有秉持善良、施仁政而戒恶行,才能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才能真正建立和实现持久的社会和谐。
   
   最后,再次呼吁立即停止封杀爱琴海网!毕竟胡锦涛先生倡导的"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要通过一个个具体个案的过程和结果,才能真实鉴别其是否"以损人利己为为耻"、"以诚实守信为荣"的!(完)
   
   而在另一条战线上,尽管肇事当局的态度是这样的蛮横与暗毒,但“交涉”还须进行下去。3月24日的一整天中,我一直在打电话,试图与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负责官员取得联系,直接提出我们准备提交《网站整改方案》的请求。但是交涉的过程令人啼笑皆非,《博讯》新闻网于翌日报道了这一天的交涉详情:
   爱琴海总编辑谈近日交涉情况:我对他们充满怜悯!
   (博讯2006年3月25日)
   [博讯新闻网3月25日报道]为了追踪被封杀的大陆著名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与浙江省新闻办的交涉进展,本网记者昨晚电话连线了该网站总编辑力虹先生,请他谈谈近日和地方当局有关部门的交涉情况。下面是电话采访的主要内容:
   
   记者:力虹先生好!今天是周五,你们爱琴海网站有没有和浙江省新闻办进行联系和交涉?
   力虹:今天上下午都在交涉……
   
   记者:哦,交涉的具体情况怎么样?
   
   力虹:唉,怎么说呢?他们是一如既往的紧张、违避与害怕,作为一个省级政府的行政主管部门,面对一个公民的正当诉求,怎么会如此的害怕呢?上下午的交涉过程中,我对他们真是充满了一种怜悯!
   
   记者:力虹先生能讲得具体一点吗?
   
   力虹:好的,今天上午9点40分左右,我用家里电话机拔了新闻办网络处的那个办公电话,电话忙音。我心里一喜,今天总不会像前些天那样“无人接听”了吧?过了半分钟,我又拔打,却无人接听了。一会儿又打,情况同样,过一段时间再打,还是无人接听,直到断线。我明白了:我的电话号码他们已有备案,他们再也没勇气与胆量来接我的电话了。
   
   我本来想马上用手机再试试,但又忍住了,我有点受不了前几天他们接听电话时的那种紧张慌乱的声音……如果马上再打,岂不是“逼人太甚”了,唉……这就是上午的“交涉”情景。
   
   记者:那么下午呢?
   
   力虹:下午我和几位朋友在孤山西泠印社喝茶,说起了上午的事情,朋友们都笑了。一位朋友递过他的手机说,这个电话号码他们应该是陌生的,你再试试看!我就用他的手机打了过去。果然马上有人接了电话,但当我报出“我是爱琴海网站力虹”时,听筒里是一阵慌乱的响动。一会儿,终于有一位男性官员接了电话,我通报了自己名字后问负责同志在不在?他说我就是。我说请问贵姓?他支吾了一下,说没必要告诉你!我因为有点同情他,所以也没有追问。接着,我又把希望与新闻办进行理性沟通,共同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并递交我们早已准备好的网站整改方案重述了一遍。
   
   那位姓名不详的负责人丝毫没有好好沟通的愿望,只是把前几天贴在博讯网上的那个“官方说法”中的一段,一字不变地重复了一遍:“你网站自运行以来,从未向有关主管部门申报登载新闻资质,却大量转发境内外时政新闻报道。2005年9月2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信息产业部于联合颁发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第5条明确指出:非新闻单位设立的转载新闻信息、提供时政类电子公告服务、向公众发送时政类通讯信息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应当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审批。 爱琴海网站严重违反了这一规定。”
   
   我耐心地听完了他的老调重弹,说请问新闻办网络处在省府大院几号楼?我们准备前来拜访你们,同时递交整改方案。那位负责官员说,你问这个干什么?我说不干什么,只是想去拜访一下你们领导同志,因为我不知道贵办贵处设在哪幢楼。没想到他硬是不肯说,通话也到此结束。
   
   记者:哦,又是一次没任何进展的交涉,请问力虹先生,你对此有什么评论?
   
   力虹:我现在不想作什么评论,与这位负责官员通话中途,我本来还想借用一下前不久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兰托斯议员质问思科、雅虎、古狗、微软等四大公司代表的话,来问这位负责官员:你们做了这一切,是感到光荣,还是感到耻辱?但是我忍住了。我对他们只感到一种怜悯,因为作为专制体制中的一个职能部门中的官员,他们的精神是不自由的,灵魂是抵押掉了的,更谈不上正义的自信和道德上的勇气。他们自己也知道,他们现在所做的是与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的,是不光彩的,也是违反起码良知和人性的。我相信他们也都受过高等教育,也明白中国必将告别愚昧走向自由和文明,因此他们才会如此的害怕接听一个公民的电话,害怕报出自己的真姓实名,甚至害怕一个公民知道他们的办公地址!因为他们也明白:用这样的手段封杀一个合法的民间网站,是见不得阳光的,在文明世界面前是无地自容的!所以,我对他们只有充满怜悯……
   
   记者:谢谢力虹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完)
   现在回想那天与“封网凶手”的交涉情景,一幕幕仍历历在目。前几天我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当时记者还在询问“当初存不存在妥协的可能性?”我作了这样的回答:如果要寻求妥协,那应该是双方的,而中共扼杀言论自由的天性和‘爱琴海’的办网宗旨,决定了两者之间不可能有任何妥协的余地。一方面,当局以其惯有的制度性的僵硬与刚性,完全封杀了所有和解、沟通和互动的空间;另一方面,“爱琴海”拒绝像某些似乎生存得很风光的网站那样,绝不会为了苟且偷生而去粉饰太平、谎话连篇,甚至主动地扼杀网民的言论自由。“‘在谎言之中说出真相,在邪恶内部坚守正义,在黑暗深处开凿光明’这三句话是我们创办‘爱琴海’的宗旨,这条底线是我们必须坚守的,不存在任何妥协的可能性。”
   因此,经过几次三番的交涉,让我更加切身而深刻地认识到──作为天赋人权之一的言论自由,绝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也不会通过哀求、妥协,由当权者恩赐而来。一寸自由一寸血,为了我们今天所享有的有限度的自由,像野渡先生的“自由与民主”、黄琦先生的“六四天网”等很多网站已经作出了许多奋斗牺牲,未来进一步的完整的自由,还需要我们坚持不懈的努力。
   2006.6.23.宁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