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前些天,与几位朋友聊起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和欧洲对华政策、对华立场的鲜明转变,不禁感慨万端。他们也提到了我刚刚发表的那篇《欧洲的醒悟与责任》,认为,这种“醒悟”虽来得过迟,但毕竟难能可贵;从全球对共产主义最后一役的战略来看,欧美的立场转向也许正包含着天意,亡羊补牢,犹为未晚。
    不光彩的欧盟与法国

   二战结束以来,西欧诸国非但没有积极支持冷战,反而迟迟走不出对极权暴政的恐惧,出于自身利害的考虑,屡屡拖美国的后腿。当波兰军政府镇压团结工会之时,美国对其实施了经济制裁,而西德总理施密特竟然宣称:“波兰颁布军管法是必要的。”当美国要求欧洲各国停止支持前苏联经济时,法德领导人却偏偏加强了与莫斯科的生意来往。他们才不在乎还有多少无辜的人在古拉格集中营里成批成批地死去。
   欧盟起源于1953年由法、德、意、荷、比、卢六国签署的《巴黎条约》,它的成立最初是为了发展经济,后来却被希拉克和施罗德这两个政客当作对抗美国的政治工具,并且为了在欧盟内部称霸。此二人联手排挤英国,以达到控制欧盟来与美英作对的目的。
   “9.11”之后,在美国为主导的反恐斗争和推翻萨达姆的行动中,由于法、德为首的欧盟对美、英大唱反调,公开充当阿拉伯世界的“忠实朋友”,令恐怖分子的气焰更加嚣张。在伊朗核事件中,希拉克操纵下的欧盟在与伊朗的谈判中一直施用“轱辘战术”,姑息养奸,让伊朗这个“流氓政权”在和美国的对抗中有恃无恐。更有甚者,头号恐怖分子哈巴斯上台后,自由世界断绝了对巴勒斯坦的经援,而欧盟又宣布以“人道”为理由援助哈巴斯3,400万欧元。
   欧盟的见利忘义和道德败坏的行径在其对华政策上更是登峰造极,简直到了丧尽天良,千夫所指的地步──法国总统希拉克多次公开声称天安门屠杀是“已经过去的历史”,在他的带动下,法德等国的诸多政客拼命游说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他们宣称:解除对华武器禁运,是对中国这个崛起中的大国表示“信任”,是对中国人民表示“友好”。要不是美国的竭力反对,欧洲的高科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怕已经源源不断地输入了对外恫吓世界和台湾,对内镇压民众、屠杀同胞的武器库。
   为了掩人耳目,婊子的牌坊还是要立的。近几十年来,欧盟与中共政权一起进行了大大小小几十次“人权对话”的游戏。可是就在这样的游戏中,一拔又一拔的西方国家政要(包括联合国官员)在中南海进进出出,在觥筹交错中签署了无数个人权交换利益的合同订单!5月25日,在刚刚结束的欧盟与中共的第21次人权对话骗局中,欧盟再一次对中国在人权领域取得的进展和成就予以肯定,默认了北京“现在是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的谎言。难以想象作为自由理想、人权价值发源地欧洲,竟会在道德的底线上堕落如此,竟会自觉地来充当一个独裁暴政灭绝文明、虐杀人权的遮羞布的角色。至此,希拉克的法国和法德操纵的欧盟几乎已经走到了人类正义的对立面。所谓物极必反,他们遭到文明世界和世道良知的唾弃也是必然的。
    美国的立场逐步淸晰
   美国在二战后冷战的惊涛骇浪之中,以一己之力独立承担起了战胜邪恶帝国,拯救人类文明的历史责任。里根总统在苏联貌似空前强大的时候,就发出了天才般的预言:“西方将不会容忍共产主义,我们将战胜共产主义。我们不会因为公开谴责它而感到麻烦,我们将把它作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悲哀和奇异的篇章而予以删除。”
   里根的伟大不仅在于恢复了越战之后的美国国力,振兴了美国民族的信心和自豪感,更在于领导整个自由世界以“不战而胜”的方式,给前苏联及其东欧的三亿多人民带来了自由。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里根甚至超越了华盛顿和林肯而成为美国人心目中最伟大的总统。如果当年没有里根这样强有力的、坚决反共的世界领袖,苏联这个超级恶魔必将还会顽固存在,世界的一半还将继续挣扎在黑暗和罪恶之中。
   但是,美国在对华政策上,却走过一段不短的弯路。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总统出于遏制前苏联的战略利益考虑,踏上中国大陆的土地,开始了一次他称之为“谋求和平的旅行”。当他握住周恩来伸过来的手时,全世界惊叹“坚冰已被打破!”从此以后,与邪恶中共“保持接触与对话”而不是坚持正义的对抗,似乎成了历届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基调。此时的美国实际上是无暇东顾,才无奈地选择了这一有待历史评估的权衡之举。
   2001年9.11恐怖袭击,彻底惊醒了美国人,也重新唤起了他们心中伟大的自由主义理想和里根式的对于全世界自由民主的神圣责任。在成功铲除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和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这两颗毒瘤之后,布什的眼光已经从单纯打击恐怖主义势力转向根除专制政权残余,已经开始将战略方向向东亚转移。布什一定清楚,能否成为里根的接班人,取决于能否将中共政权这个世上仅存的最大的极权暴政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在他的第二次就职演说中,这一坚不可摧的意志已经昭示无遗。
   从2005年开始,美国政府终于能从反恐战争中腾出手来,对中共进行重新评估,并及时扭转了所谓“对话机制、伙伴关系”的软弱政策,明确了新的对华立场。这个政策由了不起的莱斯国务卿为主导,让全世界、让受压迫受奴役的中国人为之振奋。莱斯在去年的一次演讲中指出:“民主之路绝非一帆风顺,民主是尊重人性和自由的机制。为世界自由事业开辟前进的道路,美利坚义不容辞。”莱斯强调“在今天的亚洲,民主已成为普遍的现实。当然中国是一个极大的例外。但我们相信——我们坚信——中国不会永远成为例外!”
   至此,美国终于走出了长期以来的实用主义的暧昧的阴影,重新举起了自由民主的理想主义大旗,告诉世界:独裁专制主义好景不长了!
    欧美联动掀起民主风暴
   今年5月,胡锦涛访美带上的162亿美金的礼单,终于首次失效。回响在南宫南草坪上的一声怒吼,不仅震惊了全世界,我猜想这一声音,也许恰恰是布什和莱斯他们所愿意听到的!因为就在这次被美国政府降低规格的非“国事访问”前,白宫已经安排好了布什与大陆人权活动人士会见的日程。这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克林顿执政之后,白宫首脑首次会见中国民间异议人权人士,并超过了“布胡会”的时间长度。从这次异乎寻常的会见中,美国政府的态度与立场昭然若揭。我相信,这次会见的意义将在今天正义与邪恶的决战中,逐步凸现出来。
   紧接着是德国新任女总理梅克尔,在事先与布什交换意见后,这位成长于东德黑暗时期的女总理在中国访问期间,会见了《中国农民调查》的两名作者以及多位民间维权人士,这也是近十年来欧洲大国领袖首次在中国会见异议人权人士。我当时将这一事件评论为“欧洲大国跟在希拉克屁股后拿人权作交易的龌龊时代结束了。”
   梅克尔女士的言行立即得到了莱斯女士的坚定响应,她及时表示:“美国将采取“非常强硬的政策,引导中国民主改革”,“中国在追求经济成长之际,无法阻止民主改革”。她进一步强调:“这项美国政策,伴随开放中国庞大经济市场的施压,将支持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进行民主改革”。
   让我们记住,现在站在世界公义最前列的是两位天使般的女性!
   德国新总理前脚刚离开,现任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飓风般地进行了一次“北京真相之行”。在美国人士的安排下,他成功会见了遭受残酷镇压的法轮功人士。十年前,爱德华先生受欧洲议会委托,曾为欧盟与中共的战略关系撰写过报告。当时他已收集到了大量的罪证资料,但十年后的中国现状更令他震惊与感慨:“十年之后,令我伤心的做出报告,中共政权仍然是一个残暴、专制和偏执的体系,在那里言论自由并不存在,新闻自由受到制约,宗教自由被严重剥夺,而在政治与社会方面的改革过程,坦白的说是微不足道。”
   离开大陆,爱德华在香港的一个集会上,对欧洲以往的对华政策作了反思,他表示,10年前他曾经读过欧洲议会一份报告,当时正是欧盟与中共建立了所谓策略性伙伴关系之时。在1989天安门屠杀事件后,欧洲禁售军火给中共,不过实际上,很多欧洲国家都曾出售武器给中共。他对此深表遗憾,并经常批评欧洲国家与中共“如常做生意”的做法。这位欧洲政要不但是第一位亲自会见法轮功受害人士的西方政治家,并且首次代表曾经道德亏欠的欧洲向中国人民表示了道歉与悔悟!
   梅克尔和爱德华的作为无异是一个重大的行动,它标志着欧美“犬儒主义”时代的终结,预示了一场基于认清极权本质和中国现实苦难、由欧美政治家联手掀起的民主化风暴,已经开始来临。
   
    北京奥运将成为一个契机
   如果说冷战时期是自由对抗共产,那么现在是正义抵抗邪恶。中国新极权主义的“不二法门”是首先用暴力垄断国内的市场和资源,然后用这些垄断资源和市场去收买国际资本的合作,交换民主国家的妥协。反过来,这些合作和妥协可以让其国内的专制苟延残喘。这种一手拿刺刀占有国内资源,一手拿金钱贿赂国际公义的新极权模式,曾经在世界上屡屡得手,让美国人也束手无策。
   但是这种伎俩现在已经被欧美看穿,并迅速付诸实际行动。首先,全球民主国家支援中国民主化的预算将大幅度增加──欧盟的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宣布将通过1.42亿欧元预算的项目,通过与地方组织的合作,推动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的民主发展。欧盟官员说:“欧盟主张这样一个观点,即不能出口民主,但可以去促进和协助民主的过程。” 美国国会在新的年度计划中,同样也提出了一个援助中国民主化项目预算。此项目预算如能通过,对于推动中国民主化运动来说,将无异于雪中送炭。
   其次,曾经一手推动东欧民主改革的“民主先生”爱德华目光如炬,北京之行后已经多次公开表示如果极端严重的侵害人权谋取暴利的指控属实,那么奥运会就不可能在中国举行。 6月10日,他又公开发表了题为《中国的新暴政》的署名文章,文章概括了他近期中国之行的亲身经历,指出:“随着世界杯足球赛正在德国顺利进行,在地球的另一侧北京正准备举办2008奥林匹克运动会。但是,如果我最近在那里从曾被监禁者处所听到的属实的话,那么文明世界必须摒弃中国。” 在揭露了与他见面后旋即遭到新的迫害的法轮功人士的遭遇后,爱德华先生斩钉截铁地说:“如果北京方面认为以这种方式来准备奥运会,那他们就打错算盘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