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大紀元记者郭若报导)6月19日是大陆著名人文思想网站“爱琴海”被封百天祭日,原网站总编辑力虹先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爱琴海”相关人员和国內网友已经从最初的无奈、愤慨中走出,更加坚定了言论自由的信念,并预期“爱琴海”浴火重生的日子不会遥远。
   
   力虹:“经历了这个事件,我们有两个重大收获:一个是进一步认清了极权专制的本质,坚定了捍卫天赋言论自由的决心;另一个是由爱琴海事件推动的网络自由维权运动,其影响远远大于预期。”

   
   昨日的辉煌已成“镜像”
   
   2006年3月9日,“爱琴海”被中共浙江省当局根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强行关闭,之后被迫将服务器移往海外。由于当局对网络的封锁,现在国内网民浏览“爱琴海”的网页都非常困难,更谈不上管理,网站论坛部分已经基本瘫痪。用力虹先生的话形容,网站以往的辉煌只能通过“镜像”存留下来,就像刻在石头上的永恒瞬间,成为历史的记忆。
   
   “爱琴海”网试运行于2005年年初,2005年9月28日正式全站(包括主页、论坛和博客)问世。经过五个多月的运行,网友遍布中国及全球五大洲28个国家和地区,网站的全球排名不断攀升,直至在今年3月9日被当局强行关闭。
   
   力虹先生说,就事论事而言,我们所有企图让网站起死回生的努力最终都归于失败,“爱琴海”失去了它在大陆生存的空间;但就整个中国人民争取言论自由伟大斗争的角度来看, 爱琴海工作人员和所有热心网友所付出的努力和心血是成功的。它唤醒了人们对自身言论自由权利的觉醒。
   
   ‘爱琴海’与中国网络维权运动
   
   在“爱琴海”被封当天,美国“博讯”新闻网首发了“爱琴海”网友从中国发出的呼吁书“爱琴海网被封杀,紧急呼吁全球华人声援支持!”随着海外、港台中西方媒体的相继报导,海内外各团体和众多著名时评家、记者、诗人、作家、网络人士、政府官员,以及数量众多的网民迅速加入对“爱琴海事件”的讨论,从社会的各个层面发出自己的质疑和抗议;进而有大陆十三家被封网站向当局残害网络自由的现行恶法发起了挑战,联合呼吁彻底废除“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并为此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全球大签名。至此,一件在中国社会司空见惯的封网举动,酿成了一起举世瞩目的中国网民争取言论自由的网络维权运动。
   
   据海外媒体以往的报导,在“爱琴海”之前,大陆至少有几百家追求思想独立的网站论坛遭封杀,影响较大的有“燕南社区”、北大的“一塌糊涂”,清华的“水木清华”,野渡先生的“自由与民主”(“观点”)等。大多数网站被封杀后顶多在网站论坛上出现几句抗议,然后被版主删掉,从此销声匿迹。
   
   两相对照,力虹先生十分感慨时代的进步和海外声援的作用。在“爱琴海”被封的百天祭日,总编辑力虹代表“爱琴海”的所有网友,特别感谢“博讯”站长、记者及网友给予“爱情海”的全力以赴的支持,感谢“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BBC”、中央电台、“独立笔会”、“议报”、“观察”、“民主论坛”、“民主中国”、“新世纪”、“维权网”和“大紀元”等等中外媒体/网站的大力声援。“没有这些文明世界的进步力量和我们站在一起,无法想像‘爱琴海’,包括我自己,能走到今天。对于他们的援助,我们会永远记在心里,永远感激!”
   
   一寸自由一寸血
   
   “爱琴海”遭封杀,有网友立即将消息发至海外,请求声援,而作为网站负责人的力虹则紧急起草了一份“整改方案”,准备做一些技术妥协,将太敏感的话题删掉一些、言辞稍柔性一些,以换取网站的起死回生。“之后我反复打电话致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请求面呈‘整改方案’,无奈经过多次交涉,对方连办公的地点都不肯告诉我们。”
   
   当被问及当初是否存在妥协的可能性时,力虹先生指出:如果要寻求妥协,那应该是双方的,而中共扼杀言论自由的天性和‘爱琴海’的办网宗旨,决定了两者之间不可能有任何妥协的余地。一方面,当局以其惯有的制度性的僵硬与刚性,完全封杀了所有和解、沟通和互动的空间;另一方面,“爱琴海”拒绝像某些似乎生存得很风光的网站那样,绝不会为了苟且偷生而去粉饰太平、谎话连篇,甚至主动地扼杀网民的言论自由。“‘在谎言之中说出真相,在邪恶内部坚守正义,在黑暗深处开凿光明’这三句话是我们创办‘爱琴海’的宗旨,这条底线是我们必须坚守的,不存在任何妥协的可能性。”
   
   “上天赋予的‘自由’绝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也不会通过哀求、妥协,由当权者恩赐而来。一寸自由一寸血,为了我们今天所享有的有限度的自由,像野渡的“自由与民主”、黄琦的“六四天网”等很多网站已经作出了许多奋斗牺牲,未来进一步的完整的自由,还需要我们坚持不懈的努力。”
   
   “我说过我会回来!”
   
   谈到“爱琴海”的命运,力虹先生说:“创办之初我们就知道‘爱琴海’早晚要被封杀,我们是力争在封杀到来之前尽可能地延长它生存的时间,尽可能地发出点声音,这也就是古人所说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吧!所以当它真的临到的时候,我们一点不惊讶。这是中国嘛,只有外星人才会感到惊讶!”
   
   “我们最大的遗憾是从全站问世到被封杀,五个月的时间太短了,哪怕让我们多办几个月、半年,‘爱琴海’会发出更强有力、更有价值的声音。”除此之外,力虹说他别无遗憾。
   
   力虹先生对“爱琴海”的明天充满信心:当今中国民间维权和争取自由民主的总体形势非常令人鼓舞,而且我已看到美国和欧洲民主国家已经将推动中国的自由化和民主化提到了议事日程,中国一定是要进步的,决不会太长久,“爱琴海”也会象凤凰一样浴火重生。为了那一天,许许多多的维权人士,自由人士,包括海内外进步人士、媒体记者,“爱琴海”的新老朋友,我们都在齐心努力。
   
   
   ===
   力虹简介
   
    1958年出生于浙江鄞县,原名张建红。诗人、独立作家。
    1975年最后一批知青,文革后首届本科毕业生。
    1979年开始学习写作,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并创办大学生诗刊《地平线》和文学杂志《人间》(已被收入法国出版的《POEMS&ARTEN CHINELES“NON-OFFICIELS.”》一书),从此受到警方严密“监控”。
    1985年参加浙江作协,任《文学港》杂志编辑,主持“华东诗坛”栏目。
    1987年参加中国作协“青春诗会”,并赴鲁迅文学院进修。历年结集出版的作品有《想象中的地铁》、合集《城之梦》、《城市四重奏》等。本世纪初, 中国出版的几部重要的百年诗歌选本,如《二十世纪中国新诗选》、《二十世纪中国新诗鉴赏大系》和《二十世纪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都有代表作入选。被评论界 称之为“中国新时期代表性诗人之一”。
    1988年当选为宁波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出任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
    1989年5月先在宁波组织、发动和带领全市文学界、新闻界声援北京大学生的游行抗议活动,后毅然奔赴北京,参与北大学生和北京市民在天安门广场的游行抗议活动。8月3日被捕,被公安部门以“反革命煽动罪错”判处劳动教养三年。
    1991年2月提前解教,开始自由撰稿人生涯。
    1999年因接触和联系中国民主党筹建人而遭到北京国安拘禁,失去自由一个月。
    2005年完成长诗《悲怆四章》、长篇小说《天衣差一寸》。同年8月在杭州参与创办著名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任总编辑。
    2006年3月9日《爱琴海》网站被大陆当局关闭,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强烈关注与抗议,成为中外瞻目的“爱琴海事件”,并引发了“中国互联网暂行规定违宪审查全球大签名”活动。
    2006年6月加入独立中文笔会。目前在《民主论坛》设有“力虹书房”,在《博讯•独立笔会》设有“力虹文集”,在大纪元开设“力虹专栏”。
   
   原载《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