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力虹文集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救救高智晟!救救陈光诚!救救中国!!
·一位中国老渔民的凄凉晚年
·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小格格不要哭,爸爸一定会回来
·专访:传九促三是中共过不去的坎
·被盗掠的器官在呼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目前,德国世界杯足球大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作为准球迷,我也和全国球迷一样,怀着颇为失落的惺惺然的心情,通过电视荧屏,观看着一场又一场精彩纷呈的比赛。当今晚,首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的乌克兰队在“乌克兰核弹头”舍甫琴科的带领下,以0比4惨败于一群闲庭信步的西版牙斗牛士时,我猜想,八年前中国队首次出征世界杯,旋即落荒而逃的情景,肯定又一次浮现在众多中国球迷的眼前……
   
   然而,我想到的却是1934年的第2届世界杯。当时的意大利正处于墨索里尼的法西斯独裁统治之下,那届由他的国家机器包办了所有赛事组织事务的世界杯,可悲地被大独裁者墨索里尼玩弄于手掌之中,自始至终处于极权暴政的阴影之下。

   
   意大利曾拒绝参加1930年在乌拉圭举行的第一届世界杯,所以“门外汉”墨索里尼对意大利队能否夺冠心里没底儿。开赛前,他把意大利队球员秘密关押到山中进行高强度集训,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他狂妄地认为,种族归属可以决定球技高低,于是找来具有“高贵血统”的3名拉美球员,让他们代表意大利参赛。开幕式上,身着“领袖”指定的地中海蓝色球衣的意大利球员,在场地中央高举右手向主席台致以法西斯式的敬礼,墨索里尼站在赛场主席台上,欣喜若狂……
   
   1933年希特勒在德国上台,为称霸世界,他和墨索里尼联手建立了柏林──罗马军事政治的罪恶轴心。第二届世界杯确定于意大利主办后,两大法西斯头子的如意算盘是,德国、意大利联手进入决赛,瓜分金银奖牌,企图将之作为“称霸世界”的精彩预演。但是没想到,世界杯开赛后,意大利队一路高歌挺进决赛,而他们的盟军德国队却倒在了半决赛。意大利和德国在决赛中胜利会师的梦想,被拥有神射手内耶德里的铁军捷克斯洛伐克队粉碎了──6月3日在罗马,他们以3比1干掉了德国队,内耶德里独中两元,墨索里尼在决赛中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对手。
   
   墨索里尼在恼怒之下心中窃喜,德国盟友的出局,让他有了一次在全世界面前独自炫耀“大罗马帝国”辉煌的天赐良机!同时,在墨索里尼看来,像捷克斯洛伐克这样1918年才建立的东欧国家也敢与伟大的“罗马帝国传人”——法西斯意大利相对抗,简直是对他本人的挑衅。于是,墨索里尼作出了如下的动作:首先,向意大利球员下了死命令,此役必胜,如果输掉比赛,队员将被处决;然后,指定了一位名叫埃克伦德瑞典藉的主裁判当决赛裁判,并把他请到了包厢,命令他在有争议时必须作出对意
   大利队有利的裁决!埃克伦德无奈地屈从了大独裁者的淫威。
   
   决赛的结果可想而知,6月10日,罗马的国家体育场座无虚席,惨烈的决赛上演了。由于赛前的“死亡警告”,意大利队员不得不采取野蛮的踢法,对方队员一个接着一个受伤倒地。尽管如此,第70分钟,还是捷克斯洛伐克队率先破门,墨索里尼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幸好在终场哨声响起前,意大利队的拉美外援将比分扳平。经过加时赛,发了疯一般的意大利队终于第一次赢得了世界杯冠军。然而,在他们身后是倒地呻吟的11名遍体鳞伤的捷克斯洛伐克球员。
   
   这届世界杯,以其丑陋与肮脏早已成了国际体育运动史上耻辱的代名词(肮脏的意大利踢法这一足球场上的惯用语,就是1934年产生的)。当年,法西斯意大利凭借着体育的“举国体制”,以及墨索里尼的“亲切关怀与亲自指挥”,和两年之后的柏林奥运会一样,将代表人类美好情操与精神的体育运动糟蹋成令人恶心的政治工具,上演了一出粉饰极权暴政、炫耀法西斯“强国形象”的惊世闹剧!
   
   世界杯足球赛和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世界上拥有最多观众、具有最大影响力的体育盛事。2008年的奥运会被选定在北京举行,我想这是上帝被蒙住了双眼!幸亏良知未泯的西方人士已经开始认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5月27日,在香港举行的以“中国与没有共产主义的世界”为题的“中国的未来”第三轮国际论坛上,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说:“如果劫取法轮功器官谋取暴利的指控属实,那么奥运会就不可能在中国举行!”
   
   6月4日,当大纪元记者问他:“您说如果摘取器官的事是真的,奥运会将不能在中国举行,请问您会帮助去调查真相吗?” 爱德华先生回答说:“已经有两个调查正在进行,一是联合国,诺瓦克先生(Nowak,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另一个是加拿大国会正在调查摘取器官事件,还有更广泛的中国宗教自由问题。欧盟议会刚刚开始一项有关中国宗教自由问题的调查,我将为其提供证据,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还有我听到的有关摘取器官事件的情况。我预期,那些和我一样对这些事情感到厌恶的中国官员也将站出来,提供更详尽的信息。那样必将带来进展。”
   
   我注意到6月12日,一位署名为“觉醒的中国人”的公民已经在《大纪元》上,对爱德华先生的上述观点作出了坚定的回应。那篇标题为《呼吁全世界共同抵制中共举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呼吁书指出:“奥运会是和平、团结、友爱的象征,绝不能在中共恶贯满盈的地盘举办。从今年4月开始,共产恶党已经开始“严打”,对它认为的不稳定因素进行严厉制裁,严打人员包括异见人士、民运人士、上访冤民、法轮功信仰者和其他宗教信仰者等等,直到2008年奥运结束。在这2年多的时间里,不知道又有多少冤魂死于共产恶党的屠刀下,又有多少冤狱之灾降临在中国人民的头上,又有多少震撼世界的民怨沸腾?”
   
   体育曾经被法西斯弄得很脏,现在有可能被极权暴政弄得更脏!有时候,我真的为人类感到悲哀──1934年的罗马世界杯和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难道还不够吗?难道还要加上一个2008年北京奥运会,再一次让人类体育史和文明史蒙上一层新的永难洗刷的耻辱?
   
   看着世界杯,想到的却是1934年的罗马和1936年的柏林。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在那两届体育盛会开幕式上行“纳粹礼”的记忆,怎么也挥之不去。在这里,我还是要坚持我在那篇《北京奥运是对国际良知的挑战》一文中说过的话──可以断言,今天如果再让一个业已犯下、并正在犯下比纳粹帝国更加严重、更加骇人听闻的反人类、反文明罪行的政权,成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东道主,那必定是人类文明的耻辱与灾难。但愿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之言——如果劫取法轮功器官谋取暴利的指控属实,那么奥运会就不可能在中国举行——成为全世界的共识。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2006.6.15.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