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力虹文集
·力虹简历
·力虹近照.2006年春天
·[06.文]欧洲的醒悟与责任
·[06.文]北京奥运是对国际良知的挑战
·[06.文]从摘下吃掉到摘下卖钱
·[06.文]女儿之身,万金莫赎
·[06.文]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张胜凯老先生仙逝已将近一个月了,每次打开《民主论坛》,阅读一篇篇从大陆各省市到世界各地曾经沐浴过老先生恩泽的《民主论坛》的读者和作者的悼念文字,仿佛老先生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总会感到在中华民族千辛万苦追求光明、幸福的历史进程中,有了这么一位大仁大义的慈悲老人,八年來为了大陆同胞有一天也能享受到台湾人民、甚至西方民主国家公民一样的人权与福利,默默无闻地做了这么多,贡献了这么多,这真是我们华人世界的福份!
   
   不由的让我想起了吾乡张静江先生。我在那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一文已写到过这位当年同盟会的最大资助人。他的义举对于后来辛亥革命的价值与意义无人能及。1906年一条从马赛开往东方的海轮上,年轻的张静江在轮船甲板上偶遇了被清廷通辑、但又仰慕已久的孙中山。张静江当即表示:“君闻名久矣,余亦深信非革命不能救中国。近数年余在法国经商,获资数万,甚欲为君之助,君如有需,请随时电知,余当悉力以赴!”

   
   从此以后,孙中山每有急事需求援,张静江总是倾囊而出,其间不知多少次变卖家产、抵押举债,总是如期按数汇到。孙中山曾说:“自同盟会成立之后,始有向外筹资之举,当时出资最勇而名者,张静江也。”辛亥革命成功后,孙中山称张为”民国奇人“,以后称”革命圣人“,并题“丹心侠骨”以相赠。
   
   同样的奇迹曾发生在1998年的纽约,只不过被二位当事人刻意隐瞒了整整八年。直到200年5月17日,洪哲胜先生在《民主论坛》上发出了“《民主论坛》的创办人和出资人张胜凯先生去世公告”,这才震惊了海内外的华人世界,尤其是多年来受惠于受教于《民主论坛》,并与之一起成长的大陆争取自由民主的成千上万的读者和作者——他们都是深受大陆当局的长期压制而矢志追求光明的异义人士、维权斗士和独立作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第一次知道张胜凯先生的《民主论坛》创办人和出资人的身份!八年来,身为巴西企业家的台藉“华侨”,张先生与洪先生一起高瞻远瞩地创办了这个影响甚巨的民主阵地,默不作声地捐出了80多万美元的巨款,其中绝大多数以稿酬的形式,八年中每年每季度“春风化雨”般地惠寄给了大陆各地数不清的投稿作者,帮助了多少在政治迫害和生存危机双重压力下的民主人士。张先生此举的功劳和意义,怎么估量都不为过!
   
   1996年3月23日台湾实行总统全民直选后,张先生看到“在亚洲的其它国家中,最最令人迫切关心的,乃是占有人类总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的民主化。”(见《民主论坛》发刊辞)让张先生寝食不安的是“在民主已成为普遍性的真理和必需遵循的法则时,世界上人口最多的 中国是否能够顺应潮流,让人民享有同样的权利?长期的共产党专政及其僵化的教育影响之下,人民能否理解民主的真缔?”因此老先生明确地指出“民主不但适用于西方,也适用于东方。这已由日本、台湾、甚至韩国 的实践得到最佳的见证。我们分居世界各地已受民主洗礼并享受其益的人民,应尽一份力量来协助中国人民争取他们应得的权利。”(引自张胜凯《中国的民主是世界安全的保障》,这是我见到过的张先生生前唯一一篇政论,并且是化了名的)他不但这样说了,更是身体力行地默不作声地做了,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张静江与张胜凯,同姓一个弓长张,中间相隔近百年。1906年,历史让前者在海上巧遇了革命领袖,于是倾囊相授支援暴力革命,帮助推翻了满清统治,创建了中华民国。功成名就之后,张静江自然高官厚禄,享受至高礼遇。到了“非暴力和平抗争、渐进式民主化运动”已成时代潮流的当下,1998年在纽约,经人介绍,历史让张胜凯遇到了一位退休后甘愿为民主事业“每天工作12小时”的洪哲胜博士。一百年猛回首,辛亥先贤曾经为了国家富强、民生幸福不惜献万金抛头颅创建共和,而这两位老人却以另一种方式——利用互联网创办《民主论坛》,给久旱干渴的神州大地送来了春天的甘霖。
   
   据洪先生在《祭文》中说“咱们在八年前认识了。那时,我已经开始参与着中国人的民主运动,而你则刚好正在物色适当的人选要展开协助中国民主化的事业。就这样,你出钱、我出力,咱们一起创建了《民主论坛》,走在很多台湾人的前面,首先将中国的民主化及文明化的工作当作一件大事来努力奋斗。”
   
   张先生从白手起家,在异国他乡艰苦创业实属不易。洪先生深情地回忆道,在八年之中“每一次你的手头如果不方便,不能够马上把急需的经费汇来给基金会,你每次都向我道歉,就好象这些钱是你欠我似的。每一次我向你报告咱们论坛有什么新的进展,你就笑哈哈,笑得非常高兴。每一次,你如果看到中国人在论坛发出文明的声音,你就更加高兴,想要找机会和他们见面讨论,给他们鼓励……你不曾给人感觉到你高高在上。你的高贵体现在你的平和、慈祥及慈悲:在你帮助着别人的时候,你又非常谦卑小心,要让别人不会觉得你是在的帮忙他……”
   
   道德的崇高和人格的伟大,就这样体现在一笔笔的汇款、一次次的道歉、一阵阵的高兴、一次次的鼓励之中,体现在张先生“非常谦卑小心地帮助着别人,要让别人不会觉得是在帮他”的慈悲之中……张先生是《民主论坛》的出资人,而非“投资人”,投资是必须要有高额回报的。这让人不由地想起了中国“改革开放”以后蜂涌而来的港澳台商人,他们也往往打着造福同胞的旗号,但是有相当一部分人都在大陆干了些什么——榨干了同胞兄弟姐妹的血汗,喂肥了倒行逆施的独裁者和各级官僚,自己摇身一变,成了靠抬轿献媚而享有特权的全国人大、政协副主席、常委、委员!
   
   幸亏在遍布世界的华人社会中,出现了一位张胜凯,一位张静江式的大英雄,这真是当前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征途上所获得的梵天福音。张静江先生和张胜凯先生,他们两位皆为虔诚的佛教徒,我以为,张胜凯先生所达到的精神境界——以卑微的积德行善,度尽一切地狱之人的慈悲情怀,要比他的同姓前辈更让人感到温暖,也让我这个张姓晚辈在黎明前的黑夜里,觉得有一双慈祥眼睛在鼓励着我……
   
   在纳粹帝国对伦敦狂轰烂炸的最艰苦岁月里,丘吉尔向全英国发表了广播讲话:“我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奉献,只有我的辛劳、泪水和汗水!”目前,中国的民主化事业也同样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但是我知道,张胜凯先生(包括洪哲胜先生)却不会说出如此动人的话语,他们只顾埋着头,坚持不懈地耕耘、劳作,从不顾及自己会有什么收获。
   
   杜甫有一首千古流传的名诗《春夜喜雨》,如果将此诗供献于张胜凯居士的灵前,是再合适不过了: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2
   006年6月6日改毕,于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