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16、一首操蛋诗
   
   傻蛋雪夜上梁山
   

   操他娘,老子已经一无所有了
   二十年前,老子丢了工作
   十年前,爱妻做了野鸡
   如今,这肮脏的贼婆娘
   竟跟一个嫖客飞了
   操他娘,飞得还真干净
   鸡毛都没落下
   怯懦的父母,抹着泪搬回乡下
   可乡下哪有什么土地
   偌大一座城镇,空荡荡
   不见一个亲人
   拉板车,我没有力气
   想做鸭,又找不到富婆
   人一样站着
   狗一样活着
   罢罢罢,不如落草为寇吧
   今夜天降大雪
   今夜,这黑暗无边的天空
   落下白花花的银两
   喝酒吧,痛痛快快醉一场
   然后,提一杆纸做的长枪
   骑一匹西风瘦马
   天亮前,我上梁山
   梁山若不收我
   我砍了这伙山贼的鸟头
   挑在枪尖当酒壶
   操他娘
   
    一声操他娘,惊动天地泣鬼神!
   
    确实骂得痛快淋漓,不禁要大叫一声好汉!林冲式的决绝(之前忍受了多少窝囊气),唐吉诃德式的理想主义,加上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人一样站着,狗一样活着”
   
    呵呵,雪夜上梁山,上网战论坛,诗写到这个份上,真读出“时代特色”出来了,一个字:爽!
   
    我想,好在班竹们是不敢不收你的,不然,他们的颈脖上立马有一道寒光闪过……
   
    问题是,兄弟,你上“梁山”后干什么?还是那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忠义堂上排座次,祝家庄里抢媳妇,杀人放火等招安?
   
    现实中的庙堂,网络上的江湖,除此是否还有第三条路可走?
   
   17、江湖诗
   
   《 听江湖》
   
   端起酒杯就是江湖,饮去豪情四季
   我走到平原的心愿里,我们未雨绸缪,英雄贼胆
   看见的就算发生,听见的已经矢口否认,翻开第一页
   酒里的蒙药,刀鞘里的吟鸣,连同萍水相逢
   都被街道外面的风声传诵,我卡在那只酒杯上
   永世不得翻身
   
   拔出龙泉三尺,也算江湖
   一群蓬头垢面的鸽子,飞出蟒皮的二胡
   二泉映月百年前已经失明,坐在门口的人
   磨刀霍霍,等待一片行将就木的天空,敛翅而落
   我唱谁的歌,才会使冬天一触即发的雪
   飘上有眼无珠的心头
   
   决不能在河水里行走却湿了芒鞋,如此等等
   靠倚住我的汗血马,跑尽八千里的生死情仇,如此等待
   躲过大善大恶,如此等等
   
   因此我于出墙红杏的门扉前掩面而去,西风吹动
   一座山回头。事实上,江湖里的功名就是手起刀落,血溅花径
   爱于何处,春天就心旌飘摇,走入了狭路相逢的深秋
   那个一见钟情取你魂魄的娇娘,温存绻拥,必斩杀你于机关之外
   一言成谶者,也不枉洒家性命。你就读书
   写诗,熄了灯,床上春秋,波澜不惊
   
   
   千里兔歌谣
   2004-12-10
   
   这二首啊,这二首,语言(古典与现代的结合)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反复读了又下载。可是诗人到底在“说”些什么?我总是有一种“不满足感”,请诸位说说吧。
   
   18、一些随想
   
   记得什么人说过的话,大意是这样的:坏的诗人(含所有的作家、艺术家,下同)暴露自己的愚昧,好的诗人使你看见愚昧,伟大的诗人使你看见愚昧的同时,认出自己的原型并涌出最深刻的悲悯……我常以此来反思自己,并时时感到曾作为一个“诗人”的耻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