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14、石头六首
   
   《静坐或者发呆》
   

   夜。没有一个词汇可以用来形容
   当天彻底黑下来
   我不合时宜的内心无可救药
   
   此刻,我是多么怀念
   石头、剪刀、布,大米饭的甜
   少女来初潮时的紧张与羞涩
   
   痛。溃疡在私人的口腔内
   季节转换般
   迁徙着它具体的位置
   
   此刻,我静坐或者发呆
   想起自己出生在一九八零年的秋天
   当时家里只有一口后来毁于火灾的大水缸
   
   
   《独自摇滚》
   
   大雁进入小学课本
   天空一下子变得湛蓝
   风吹动白云
   风吹动菊花
   同时被吹动的还有我疯长的头发
   
   一切似乎都是预先设定
   我带着自己的影子
   游学四方
   碰到一些好人
   碰到一些坏人
   
   我的名字
   隐现在火焰边缘
   我是如此热爱睡觉
   石头可以把我的梦垫得很高很高
   
   
   《她不知道为什么醒着》
   
   她不知道为什么醒着
   也不晓得什么时候睡去
   失眠。雨水透过碎瓦
   渗入她日益脆弱的神经
   
   一只壁虎停在墙上
   一动不动,如死神窥视的独眼
   
   过了黑夜,还是黑夜
   那个无法等到天亮的女孩
   把农药倒入米酒
   然后就着手稿的灰烬,一饮而尽
   
   
   《大米饭之歌》
   
   归根结底我们要感谢大米饭
   是她带给你我本质的幸福
   以及由唾液如实转化的甜蜜
   我们活着,我们必须无条件热爱
   像热爱祖国一样热爱每一粒米饭
   都是粮食啊
   可以充饥,可以酿酒
   可以带给我们直接的平民的安祥
   归根结底我们必须感谢这片土地
   赐予我们惟一的最后的大米饭
   幸福啊!绝望啊!现在我想自弹自唱
   大米饭万岁万岁万万岁
   
   
   《往事》
   
   我听到了,黄昏
   瓦片上雨水急促的呼吸
   在我九岁的深秋
   小巷尽头
   一个衣衫单薄的女人
   紧咬嘴唇
   流出血
   不说一句话
   不理任何人
   她有着一张清秀的面容
   我想,她
   应该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直到很多年以后
   我依然觉得
   她是那么的美
   像一个谜语
   
   
   《今生今世》
   
   最后一首诗,我必须写给你
   曾经我是多么不可一世
   而今夜,我却低下了头
   今夜我被一大片阴影覆盖,我的纸张漆黑
   我的水,来自双眼的大海
   在台风到来之前,我犯下了死罪
   
   今生今世,到处都是秋天无言的落叶
   多少唯美的叹息让酒瓶空空如也
   今夜我不喝酒,今夜我为刀刃倾倒
   在我的祖国,一个叫锋利的词汇
   属于文物被收藏在匿名者的手抄本里
   我只是一块绝望的石头,我老了
   
   今生今世,到处都是我失败的消息
   雁群飞过头顶,没有留下羽毛
   
   
    再三读了石头的这六首大作,确信我的判断不会错:如此的透彻,如此的自在,如此的悲悯情怀,如此的明白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一位大诗人应具备的一切,已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前景不可限量啊。
   
    至于某某所说的什么“语言”“语言”之类,真是太“少儿科”了,自有文字以来,有什么样的诗人便有什么样的语言,难道要令天下诗人同操一种莫名其妙的“先锋腔”不成?如此低智又酸腐的“指导”,还在那里误人子弟,你说可笑不可笑?
   
    对于韩东早年“诗到语言为止”的误解,害了多少诗学者!我十分赞同早班火车上宋钟、老派、老米他们正在讨论的观点:今天的问题已经不是怎么写,而是“写什么”?
   
    喜读了老派、小雅、蒋风、石头,剑冰、江离、还有米高梅的新近贴出的二首,深感到浙江诗人群星璀璨,大面积、高品位、并极具诗歌精神的作品纷至沓来,令人目不暇接,相信距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诗歌复兴为期不远了。
   
   
   15、游离诗一首
   
   《大雪》
   
   此刻,2004年12月29日,
   我遭遇了生命的第一场大雪。
   
   经验告诉我:雪是纯洁的。
   像一位不相识的少女给我的印象。
   
   从市区到郊区,纷纷扬扬的大雪
   迎面扑来,落在我的脸上、身上
   
   以及我的身边和更广阔的大地上。
   随即消融,我的皮肤仍然是黄褐色的,
   
   草坪绿色,而大地仍然是灰色的,
   只是在我走过时,增添了一些泥泞。
   
   我久久地揣摩:雪其实是无奈的,
   雪只是人们纯洁的愿望。
   
   
   游离的大雪随意了一点,但结尾很棒。问声好。雪一落到中国的大地上,就不是雪了,立马变成了“中国特色”的污泥,有什么办法呢?这块遭神弃的土地!随感而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