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7、答何兆龙先生
   
   何老师教导我们:1、毛主席是伟人,不是你我这样的能骂的。2、希望大家不要学鲁迅,搞人身攻击。云云。(见何兆龙回力虹跟贴)
   

   我的看法是,毛是自从有人类历史以来,对人类文明、人性和生命本身造成最大祸害,犯下最大罪恶的暴君与贼寇。对于毛的认识,确实已成了每一个中国人是否能够彻底摆脱愚昧低贱,走向现代文明的重要标志。从某种意义上说,不将毛尸从天安门广场上搬走、烧掉,中国人就不可能真正的长大成人。
   
   何兆龙学富五车,应该不愚昧,但他内骨子里透出的那种“贱” ,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而他对鲁迅先生的说法,我更不能同意。先生一生受到类似的诋毁与冷箭不要太多,所以,先生临死前撂下一句遗言,一个都不饶恕,是有预见的。
   
   你们身在海外,肉体是自由了,但你们的灵魂怎么还像活在“1984” ?
   
   怪不得刘滨雁先生流亡北美后,说了一句,大陆在反思,怎么海外华语圈反倒成了文革后院?
   
   奴,不在身,而在心啊!到这里,我算是看透了。
   
   事关原则和大义,我不得不做出上述正面回答。
   
   8、评方石英诗作
   
   如此的透彻,如此的自在,如此的悲悯情怀,如此的明白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一位大诗人应具备的一切,已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前景不可限量啊。
   至于梁某人指点石头所说的什么“语言”“语言”之类,真是太“少儿科”了,自有文字以来,有什么样的诗人便有什么样的语言,难道要令天下诗人同操一种莫名其妙的“先锋腔”不成?如此低智又酸腐的“指导”,还在那里误人子弟,你说可笑不可笑?
   
   对于韩东早年“诗到语言为止”的误解,害了多少诗学者!我十分赞同早班火车上宋钟、老派、老米他们正在讨论的观点:今天的问题已经不是怎么写,而是“写什么”?
   
   9、浙江诗人
   
   喜读了老派、小雅、蒋峰、石头,剑冰、江离、道一等,还有米高梅的新近贴出的二首,深感到浙江诗人群星璀璨,大面积、高品位、并极具诗歌精神的作品纷至沓来,令人目不暇接,相信距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诗歌复兴为期不远了。
   我今天在北回归线论坛上说了一些随感,有一贴说到像伤水、东流到海(应该包括道一兄)这样,在生活中承负繁重世俗事务的人,对诗歌怀有如此的谦卑和敬畏,是真正的热爱诗歌啊。谨表敬意。
   
   是的,从来百无一用是书生,何况“诗人”乎?只是没想到在现实生活里,伤水兄承负着如此大的世俗职责,却还时时保持着对诗歌精神的谦卑和敬畏……东流到海兄的情况似乎跟你差不多。从你们两位身上,就能看到什么叫真正热爱诗歌,由衷地敬佩。
   
   不像有的人,写了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动不动便以山大王自居,或以什么老子中国第一自取其辱,或以做过什么什么斑竹来教训众人……也不怕让天下读书人笑话。
   
   10、关于诗人沈方
   
   沈方果然厉害。早听老柯吹过几次,只是没机会读到大作。悬浮的诗评当然是一种说法,但在我看来是扯蛋。
   
   在众多网络诗人沉溺于家园、技术和空灵的时候,他能勇士般地直面并不优美的现实,从中看出荒诞和黑暗,并有了时间上的某种形而上的顿悟。
   但我怀疑这首并非是他最好的作品,因为让人看出了诗人的“怯场”和“暧昧”。
   这首诗令人触电般地想起八十年代末一位十九岁诗人的一句诗:“我们永难抛弃的正是我们深深畏惧的”。
   
   无论如何,沈方诗歌的质感、份量和深藏的悲悯,让人实实在在感觉到了。希望多多读到
   他的作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