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4、关于大卫树作品(一)
   
    恕我直言,这一组诗问题相当突出,如果今天不说出来,有悖于我加入北美大家庭的初衷:真诚面对,畅所欲言。所以我就简单说几句。
   

    作者对诗歌,特别是对现代诗歌的认识有缺陷。他简直把诗歌当作了可以任充发泄其观点、感慨和杂论的大讲坛!全然不顾诗所以成为诗的一些最基本的美学要求。可惜作者横溢的才华与想像力,没找到诗歌的舞台,只是偶然到了一下,又跑到别的论坛上去了。
   
    更触目的是作者思想认识上的幼稚与混乱,诗中对于诸如“巴黎公社”、‘十月革命’及“长征、红旗”之类的价值评判,当今文明社会早有公论,如果作者出于朴素的感情也许可以理解,如果借此作“翻案文章”,岂不悲哀?
   
    也许作者写作之前,没这么多考虑,凭着才情一鼓脑儿写了下来,但你总可以换一下叙述的句式呀,怎么“一个什么……”“一个什么……”到底,也太轻视一首诗歌的创作难度了。这也鉴证了我在第一条所说的,作者目前还真的不太懂诗。
   
    唉,面对这么一位“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才子,让我说出这番话,真有点不忍心。 但事实如此,只好实话实说了,十万抱歉!
   
    大卫树君:如果我看走了眼,一定向你陪罪。如果我说的有道理,请你三思。果然如此! 一点也不出我之所料: 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一路狂奔、超速旋转、无限膨胀,其结果也只能这样了。
   
   5、关于大卫树作品(二)
   
    没什么新奇的,文学史(或诗歌史)上不乏这样的先例,只不过来得快了一些。
   
    面对如此的“开辟了新的诗风”的“后挽歌”,不能没有人出来说话,所以,我就说了。
   
    请别惊诧,还会来的。这便是所谓的“末法时代”啊。
   
   6、关于《我怀念毛泽东》一诗
   
    不,希特勒的罪恶远远比不上国际共运在20世纪对全人类造成的破坏和伤害。这确实是人类历史上空前(希望是绝后)的灾难----而在此大灾难中,又以中国为最重、最烈、最久,且至今未消……
   
    所以,有时遇到无知无畏的左派愤青、以及张广天式的拿“革命领袖”作先锋实验秀的恶俗之徒,我除了震怒,没话可说。
   
    试想在西欧、德国,如果有人写了一首“我怀念阿道夫.希特勒”公开发表,不顾作者出于何种“先锋实验”,民众、媒体将会如何的咒骂和唾弃?那种铺天盖地的公愤我们不是没见识过。
   
    而在中国,甚至在海外华语圈中,毛贼颂歌竟仍有如此的市场,被加精,受追捧,作者还得意洋洋,招摇过市,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难道中国人就这样的贱骨头,近六十年来被奴役、被杀戮、被强暴还不够吗?
   
    嘿嘿,大概就是如此。
   
    我们所最缺乏的不是诗歌、文章,而是能够保证人类有尊严地生存下去的最基本的常识和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