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从摘下吃掉到摘下卖钱]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从摘下吃掉到摘下卖钱

   ——徐锡麟烈士蒙难百年祭
   
   
   2006年7月6日是徐锡麟牺牲一百年祭日。一百年来,当权者屠杀“有辜的”或有辜的同胞看得多了,但如此杀法——剖腹掏心,炒心下酒——还属罕见。袁崇焕被凌迟那会儿,京城百姓争相“生啖其肉”,那是明末旧闻;“三年自然灾害”时,各地都有吃人悲剧发生;文革浩劫中,广西发生了大面积的煮心烹肝之惨祸……到了新世纪,中国社会的文明,无论如何应该有所进步了吧?
   

   徐锡麟1873年出生于绍兴富商家庭,字伯荪,号光汉子。家有良田百亩,在城里设有多家商铺,自幼被送入私塾读四书五经。但他偏喜天文、算术与习武,秉性刚毅倔强,钦佩古代英雄侠客,所以常遭其父亲训斥。12岁那年,徐竟然擅自跟着一个和尚跑到钱塘白云庵,当了习武和尚,家里费尽周折才把他找回。
   
   1904年徐锡麟加入光复会时,华夏大地正国事糜烂,风雨飘渺。腐败无能的满清政权与人民大众的尖锐对立,已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其间,徐锡麟曾二度赴日,寻求同道志士和学习军事。1907年,各地会党起义相继失败,牺牲甚巨。已成为光复会核心领袖之一的徐锡麟,在家乡绍兴创建了光复会江浙指挥中心——大通学堂,联络会党,购置枪械,训练骨干,盟血为誓,决定发动江浙皖三省武装起义,作最后的生死一搏!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7月,徐锡麟以捐得的安庆巡警处会办兼巡警学堂监督的身份,暗中联络会党,原计划于8日乘巡警学堂举行毕业典礼时,进行突然袭击,杀掉与会文武大员,占领省城安庆,然后与秋瑾的浙东起义军会合,合力攻打南京。不料消息被泄,遂仓促提前起义,枪杀安徽巡抚恩铭,与清军激战4 小时,终因孤军无援、寡不敌众而被捕。
   
   审讯中令徐跪下,徐锡麟抗对不屈,只席地而坐。审官追问同党,徐回答:“革命党人多得很,惟安庆是我一人。”于是执笔自书供词,称“为排满事,蓄志十几年。多方筹划,为我汉人复仇”,怒斥清廷“以立宪为名,行集权专制之实。”疾呼“杀尽满人,自然汉人强盛,再图立宪不迟!”供词落款“光汉子徐锡麟。” 审讯完毕,只听“咔”的一声,堂上给徐拍了一张照片。徐锡麟笑道:“慢,脸上没有笑容,怎么留给后代?再拍一张!”态度从容傲慢,公堂上一片肃静……
   
   徐锡麟被捕后,“省城罢市,人心惶惶”。清廷“恐有余党劫犯”,急致电立即处死。于是,审讯官赶紧宣读判决书:“……即刻剜心祭恩铭!”徐听了哈哈大笑,说:“我为重建中国,早置生死于度外,区区心肝,何屑顾及。要杀,要剁,请便!”藩司冯煦最后诈道:“徐犯,你只要交出光复会名单,可免你一死。”徐锡麟站立台阶上朗声大笑:“可笑大人有眼无珠。告诉你,革命党人遍及中华,我四万万同胞必能振兴中华,图共和之幸福!”   
   
   7月6日审讯当夜,在安庆抚院东辕门外刑场上,徐锡神色自若地留下遗言:“功名富贵,非所快意,今日得此,死且不悔矣!”然后慷慨就刑——刽子手先用一把铁锤,将徐的睾丸砸碎(据说此刑为诸痛之中最剧者),然后用利刃,活活的剖开了徐的腹腔与胸廓……有一则晚清笔记说,此时的徐锡麟口中仍在“啐血吟诗”……刽子手的一双血手将徐的心脏摘取而出,交给巡抚府厨房,被炒成几碟莱肴,供卫兵们下酒啖尽!当年,徐锡麟年仅35岁。
   
   1911年后,徐锡麟的残骸被运回杭州,安葬在西湖以西的凤篁岭南天竺。去年我旅居在杭州,一直想去凤篁岭看看他的墓,惜未能成行。直到今年三月九日,“苏家屯活体摘取器官”之事被媒体披露出来,乍闻之下,我真不敢轻易相信。前几天在宁波和几位朋友一起吃饭闲聊,有人提到了苏家屯疑案。席中有一位是教师,他说他可以肯定此事确凿存在,然后举了一个身边的例子——他有一位小学同学,现在市立医院当外科医生,那位同学前不久还打了一个打电话来,向他叹苦经“明早又要叫我去刑场挖内脏了!”
   
   这位教师朋友当时本能地问:“那么犯人和家属都同意吗?”
   
   “这我们就管不着了。”那位外科医生随口答道。
   
   那么,“苏家屯事件”被揭露之后所报道的一切都是真的?朋友们都愣住了。酒席之上,顿时死一般的静寂。
   
   呜呼,1907年是摘下吃掉,2006年是摘下卖钱,中间相距刚好100年!这100年来,当权者确实是“进步”了,知道同胞的生命虽然微不足道,但内脏值钱,而且值大钱!(用来炒菜下酒真是太愚蠢了)角膜、心脏、肝脏、肾脏、骨髓,还有皮肤等等,都可以用来交易变成白花花的银子,多么便捷而又爆利的生财之道啊!
   
   自从吾乡徐锡麟被剖腹掏心一百年过去了,中国社会的“文明进步”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摘下卖钱”之事天天在发生,有人信,有人不信;有人如此被杀被挖被卖,有人冷漠地干着他的职业;有人在大声疾呼,有人却视而不见;更有人一边毁灭证据、一边抓紧进行着这种毁人道灭天理的勾当……
   
   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写道:“我翻开史书一看……满篇只写着‘吃人’二字……从盘古开辟天地以后,一直吃到易牙的儿子;从易牙的儿子,一直吃到徐锡麟”。幸亏鲁迅先生没有活到2006年,幸亏!
   
   2006.5.21.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