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诗]告别吴山]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诗]告别吴山

   
   
   西子湖畔的吴山
   鼓楼钟声里的吴山
   晨曦中挤满了十五奎巷玩鸟人和

   拳民的吴山。到了晚上
   广场在沸腾,城隍阁在燃烧
   市民们遛着宠物犬招招摇摇的吴山
   外地民工坐在台阶上目光呆滞的吴山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吴山?
   
   苏轼和米芾的吴山
   岳飞与秦桧的吴山
   河坊街与胡庆余堂的吴山
   宋高宗与爱妃吟诗作画的吴山
   灯红酒绿,醉生梦死
   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吴山
   泡泡茶馆,搓搓麻将
   一晃便是八百年的吴山
   八百年之后,在最卑贱的层次上
   复制着南宋残梦的吴山!
   
   从苦夏到早春
   借居于吴山脚下
   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吴山
   从省府大院到中山花园
   这中间风雨交加
   一条大运河滔滔流过的吴山
   从《少年作家》到《爱琴海》
   纤纤荷叶之上生成的一场风暴
   震惊了世界的吴山
   开窗见山,你仍默默地站在那里,
   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吴山!
   
   三百个夜晚转瞬已过。星光下
   枕着山影睡眠的人
   是幸福之人。吴山天风
   时时入梦,东坡居土
   翩翩来晤。有吴山作伴
   与古人对话
   相看两不厌,只有在吴山啊!
   
   春到吴山时,我却要别你而去
   山坡上的野花
   竟然蓬蓬勃勃地怒放了
   白色的一大片
   蓝色的又是一大片
   敏敏在采摘,硕人在摄影
   她们的喜悦让明媚的春光更加亮丽了
   站在风波亭上点了一支烟
   这是吴山最高处
   古老的西湖与暴富的杭城尽收眼底
   此刻,也许只有吴山知道
   由于一个诗人的暂居
   它在春寒料峭的凌晨
   隐约找回了那已经失落千年的尊严
   别了,我的吴山!
   
   2006.3.26.写于杭州紫阳街道
   十五奎巷118号1单元601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