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力虹文集
·[06.文]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我说台风,指的就是热带风暴
   它制造一种空白
   一种前所未有的锋利和宁静。

   红色云团以君王般的漫不经心
   玩弄着大地上
   一切可以玩弄的。
   空气中布满擦痕
   飞扬世界上所有的垃圾和杂物。
   一夜之间,现实已面目全非
   军舰被搬到广场
   购物中心变成了孤岛
   叫死去的醒来
   让大脑生长蒿草
   给一座城市做最粗暴的外科手术
   我的钢筋水泥的公寓
   也不再是与蟑螂同居的安乐家园
   而成为它的试验场。一种可怜的状态
   体现了存在的虚妄
   和生命的无可奈何的脆弱。
   
   只有玻璃在歌唱!
   一座城市有多少块窗玻璃
   就有多少壮阔的合唱。
   窗户紧闭是一部历史
   被台风揭开
   就成另一部历史。
   玻璃方正而透明,端坐于公众的门额上
   如同检察官
   以稳定为最高法律。
   谁会想到,一旦台风周期性登陆
   云层撕裂,鸽群惊飞
   在空中,在地上
   在时间和遗忘的空隙处
   它们竟歌唱得如此激荡。
   犹如把钢琴卷入机器的齿轮
   一阵怪异的巨响后
   大工业的脚踵边
   落满主旋律血肉横飞的残肢。
   
   一块玻璃的结构
   和一个国家的结构何其相似。
   王冠,权杖,鲜花广场
   红墙里面的手
   直接伸向国库和民众的私生活。
   玻璃晶体的稳定性
   令金字塔和巴士底狱相形见绌。
   那六面体的宫殿
   将一切折光和蚁群尽收其中
   生生死死。当台风袭来
   那几近完美的玻璃体
   才会在歌唱中毁灭,在毁灭中歌唱!
   
   其实,一块现实中的玻璃
   并不比一个人的结构更加牢固。
   人是最暴虐的,他可以强迫女人怀孕
   也可以用开花弹射穿儿子们的心脏
   让母亲的哭泣比岁月更长。
   玻璃也不比一首诗的形式更加优美
   在没有痛感的人群里
   诗人是最无用的。
   我用电脑敲击诗句
   长长短短,痛快淋漓
   转眼就可以把它删除,扔进回收站。
   体制内外的畏惧和文字中的消亡
   已成了我的耻辱
   并不断地以自虐的方式咽下去。
   当台风劫持了全体市民的合唱
   狂欢的、毁灭一切的大合唱
   我却成了冷酷的目击者
   踩着一地碎末
   匆匆走过。
   
   台风已经过境
   大街上躺满玻璃的尸骸
   如滑铁卢的黄昏
   如广场的某个清晨。
   最初醒来的,照例是一群苍蝇
   这些没心没肝的世界公民
   在无人认领的尸首上
   在布满擦痕、沉默失语的纪念碑上
   嘤嘤嗡嗡,飞来飞去。
   然后是装修工人
   他们在前夜的风暴中酣睡
   又从今晨的浓雾中走出来
   他们擦干血迹,掩埋亲人
   开始给街楼和巨大的时间的伤口
   安装新的玻璃。
   而我的诗歌却永远地
   与大街上的牺牲者躺在了一起
   像一只史前的昆虫
   在泥土表层下的琥珀内定居
   成为一颗时代的心脏。
   
   我所叙说的台风
   就是那场改变了一切的热带风暴。
   它肆无忌惮,来去无踪
   远远超出人们的期待和想象
   令人恐惧的只是它的周期性和破坏力。
   我说台风
   等于什么也没有说出。
   
   1999年初稿,2005年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