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网友们、诗友们的歌声还在继续,从海内外各地诗人们以“爱琴海”为母题、以诗歌为纽带,纷纷发表了各自的作品。《博讯》新闻网干脆以《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为总标题,予以分批刊载。
   
   曙光照亮爱琴海

   
   林辉
   
   在黑暗的深处,黑暗也是一种光
   映照恐惧的身影和模糊的远方
   我们听到了露水尖的犬吠
   听到寂静里梦魇加速贴地飞行
   
   连喘息也失去自由的权力
   更多的树枝等待钟声的响起
   走向夜商场的浪漫回首往事
   时不时被良心和血的证据刺痛
   
   就算只剩下一点点路程
   生命在它的面前却如此短促
   而梅花选择在冬日吐艳
   远航的水手决定在凌晨扯起风帆
   
   在黑暗的深处黑暗也是一种光
   那是因为真正的光明尚未降临
   心系远方的人们才有机会坚强
   美丽的心愿只能在坚持中绽放
   
   就差一点点,是潜伏还是飞翔
   是悬崖上舞蹈还是拔下雀翎
   亡灵们寄来遥远的信件:
   如果不面对过去但要面对现在和未来
   
   曙光照亮爱琴海,也照亮
   每一个人的忏悔和幸福
   蔚蓝色的精灵扇动翅膀
   驮来了荷马的城邦、琥珀的田园
   
   2006-3-17
   
   (作者为《爱琴海》网站站长)
   
   爱琴海,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老墙
   
   自从那天你离我而去
   我的心
   没有了归宿
   
   乍暖还寒
   河边柳枝上的新意
   可是你归来的消息
   
   没有你的日子
   太阳是黑色的
   小鸟们都在哭泣
   
   期待着你的爱
   听风声如琴
   漫步于海滩上
   
   决定等你一千年
   决定等你两千年
   别让我变成魔鬼
   
   06.03.20
   (作者为小说家、《爱琴海》网热心作者,网站曾连载了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致爱琴海网站
   
   丁胜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月光了,
   打开窗户是蓝色的海水,
   溢满热情,真实而且炙痛
   我幻灭的神情,是我坟地上
   的艾草在追赶太阳的忧伤。
   
   那种脚步从来没有停留过,
   对人类的爱,
   让我忘却,惊讶的空气里,
   历史如同一位站在门口的少妇,
   穿越地面飘落枫叶的缩影,
   一阵阵风从她单薄的
   衣袖上刮过。
   (作者为诗人、企业家)
   
   爱琴海,我的爱人
   
   梦 笛
   
   爱琴海,我的爱人
   我是你蔚蓝中的蔚蓝
   一点点蓝色在你劳作的上空飞翔
   你离上帝这样近
   你带着我沉下去
   沉到蔚蓝的光辉
   这内心的挣扎,外部的悲伤
   还有什么再能使我撕心烈肺
   在我们心中深深埋藏的力量
   如今深深地埋藏在我们心中
   
   今生来世,梦想圣诞的灯光与祥和
   让所有地下的野草燃烧
   让所有的日子朝花夕拾
   爱琴海,我的家园,我的爱人
   我风雨同舟的朋友
   在你宽阔的怀抱里
   有一往情深的爱
   有披荆斩棘的路
   你是一只生火的炉子
   将火光照到每一个黑暗的角落
   我是你的女人,你炉中的柴
   种遍满山遍野
   在最深的根部
   深深地追随你的火光
   (作者为著名女诗人、大学教师)
   
   数数海水----记念爱琴海
   
   海 夫
   
   数数海水
   把红海黑海死海都数进去
   苦的咸的各种花形的
   水
   以及海螺、章鱼和沙砾
   把我也数进去
   
   腮腺炎漫过童年
   时针攀向盲目午夜
   每一个历史在此刻潜流
   此刻正潜流为历史
   数数海水
   人类摇晃的亭子
   
   乌云攫取下的枯枝
   东西漂流
   语法栈道失修
   还有什么可以选择依凭
   这个时刻在等我
   尖锐精确得像把刀子
   数数海水
   
   地火运行
   鲜血从眼睛或耳朵喷涌
   上升或坍裂为山峰峡谷
   数数海水
   春鸟召不回逝者的声音
   天空布满旗杆
   把我也数进去
   
   2006年3月16日
   
   (作者为女诗人、影视工作者)
   
   
   爱琴海水手群----蓝天的仰望者
   
   盛世南雷
   
   有什么能比得上
   那蔚蓝色的天空
   这群水手如是说
   
   曾见过爱琴海的蓝天
   如童年的故乡般澄静
   海鸟是那样的自由飞翔与停栖
   人们赤裸着身体
   象儿童一样与海水嬉戏
   肌肤同沙滩与阳光相亲
   
   这群水手的志愿是这样的简单
   只要求上帝
   允许他们做一群蓝天的仰望者
   
   他们在自己的国家
   不渴望任何人为他们服务
   他们只想要回仰望蓝天的权利
   
    就是这样的简单
    只想大声歌唱
    大自然赐给天空的蔚蓝
   
    两千五百年以前
    老子坐在牛背上出关
    庄子梦想鲲鹏大冀翱翔
    墨子穿草鞋侠义行走
    天空蔚蓝的深处
    多少自由而高贵的灵魂
    疲惫地将你作最后的归隐
    两千五百年以后
    这块土地上
    留下一群水手在歌唱
   
    可是,谁可以仰望蓝天?
    谁可以大声歌唱?
   
    强暴的血色弥漫东方的天际
    令众人惊恐的红幕之下
    有一颗星
    如夸张变异的屠戮尖刀
    周边点缀着四颗刺脚的玻璃
    频频有一些关于失踪的传言
    一些歌唱者被迫逃离这血色笼罩的大地
   
    自那天下午
    蔚蓝的天空被红幕屏蔽
    水手们的歌声嘎然断止
    一曲声称“危险”的歌
    借着屠戮的尖刀爬上木杆
    将蓝天的仰望强奸为注目礼
   
   (作者为网络评论家、爱琴海网友)
   
   灾 难----献给爱琴海
   
   乡水
   
   每天面朝一片海,看着黄昏
   徐徐下降。广阔的水面
   汇集幽蓝的色彩,重量在于土地
   朝圣者的脚步从八方赶来,这片水域开在城市之外
   我们看见一切幻影都将无所遁形
   而胆小者害怕,他们无耻于自己的影子
   高突的啤酒肚容不下什么分量
   善良的人民是弱者,是被愚弄的孩童
   被关闭的海域里,思想的水草无处安家
   干渴的飞鸟望天而泣。
   险恶者躲在玻璃后发笑,麻木的神情
   使春天寒冷,使石头流出眼泪
   他们冷酷的阴谋在天空盘旋如鹫
   06/3/18
   (作者为爱琴海网友)
   
   如同俄罗斯诗人普希金唱给反抗沙皇暴政的十二月党人的哀歌,如同英国诗人拜伦为希腊的自由战士谱写的诗篇,催人深思,让人振奋!
   
   但是在杭州这个爱琴海事件始发地,黑幕降落之下,阴风习习,省内有一些卸用知识分子和靠谄媚卖身重返体制內的“著名”文人,前几天还是网站聚餐的坐上客、论坛上的特约嘉宾,当危机袭来之时,哪一人敢于为之仗义执言?有的还拚命地在当局面前撇清自己与网站及相关人士的关系,更有甚者,还到处造谣诽谤、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叛友求荣,真是丑态百出……这些人的名字暂不列举在此,但网友们是不会忘记的。
   
   2006.6.9.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