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博讯新闻网》记者撰写的这篇综合述评,在整个爱琴海事件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与作用。记者认为,刚刚暴发的爱琴海事件,是中国大陆继《冰点》周刊被停又复刊之后,又一起自发的民众抗争、力拼言论自由的典型维权事件。“爱琴海事件”之所以发生在《冰点》之后、今春两会期间,特别是发生在高智晟律师发起的全球绝食维权运动高涨之时,决非偶然。一方面,说明了大陆民众争取民主自由之路已到了一个历史性的关口,另一方面,也证明中共当局为苟延残喘延续专制统治已到了不择手段、丧心病狂的地步。
   
   记者进而论述道,互联网的问世,一举打破了专制独裁者千百年来对信息的独家垄断与控制,在最大程度上实现了每个人在信息面前的平等与自由。这正是中共统治集团最为害怕、急欲置于死地而后快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全球华人、热心网民为爱琴海等被封杀网站呼吁声援,维护坚守网络自由空间,将极大地推动中国告别中世纪式的黑暗,走向民主自由的进程。

   
   在这篇述评结尾处,博讯记者呼吁: 一寸自由一寸血!让我们每一个良知未泯的中国人为爱琴海的劫后新生,为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作一点贡献吧!
   
   这篇总揽全局、高屋建瓴式的述评文章一经发表,立即被几十家网站予以转载、摘裁和评论,对于推动“爱琴海事件”朝中国自由化、民主化的既定方向运行和发展,起到了“舆论导向”的作用。
   
   事实上,就在爱琴海网站被封杀的当天,在北京的著名时政评论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博士已经通过《苹果日报》,对这一突发事件作了评论:“最近,胡温政权打压媒体和严控舆论之不智,倒霉的不管是自由派,也波及左派。自《新京报》和《冰点》被整肃之后,自由派文化网站爱琴海也被杭州市网管封杀……”
   
   在这篇《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一文中,刘晓波说:“ 六四后,中共的既定方针就是坚定不移地“反自由化”和“反和平演变”,大陆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和开明媒体、自由主义网站一直是现政权打压的重点……无论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高调唱得多么华丽,但其现实统治却是极端机会主义的,只要对政权稳定这一最高目标构成挑战,它才不管挑战来自何方、意识形态认同如何,只要它觉得且权威遭遇挑战、政治稳定遭到威胁,内在的权力恐惧就会推动它痛下狠手,管他左右,统统封杀。”
   
   此文经博讯2006年3月12日转载,将爱琴海事件提高到了一个更加引人注目的时政层面,引起了更为广泛的关注。
   
   紧接着,《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纽约时报》、《BBC》、《法国广播公司》、《加拿大广播公司》等等西方主流媒体;《大纪元》、《议报》、《民主论坛》、《中国观察》、《中国事务》、《希望之声》、《看中国》《维权网》、《新世纪》、《自由圣火》、《维基百科》、《公民观察》、《北京之春论坛》、《万维读者网》、《大参考》、《独立中文笔会论坛》、《多维新闻网》、《关注中国中心》、《星岛网》、《共和思想》、《网路城邦》、《清心论坛》、《自由中国论坛》、《中国舆论监督》、《中华传媒网》、《南方IT群》、《小熊论坛》、《培可亲》、《世界日报》、《明报》、《苹果报》、《联合报》、《中时电子报》、《香港及世界新闻》……等等海外中文网站和不少国内网站论坛,以及香港、台湾的其它众多传媒,都几乎在差不多同一时间里(或此后),围绕着“继冰点事件之后,爱琴海事件成为维权热点”这个焦点,纷纷作了报道和评论,一时间,正义的声音和对中国当局扼杀言论自由的强烈谴责,如大潮汹涌,几乎席卷了整个世界舆论界,形成了空前的蔚为壮观的“舆论保卫战”。
   
   3月12日同一天,博讯主页又推出了一篇“爱琴海事件”追踪报道,题为《众网友关切网站主办人安危》:
   
   “爱琴海事件”追踪:众网友关切网站主办人安危
   (博讯2006年3月12日)
   
   博讯新闻网记者3月12日报道 自从本网3月9日开始追踪报道爱琴海被突然封杀以来,各大中文媒体与网站同仇敌忾,如《大纪元》、《自由亚洲电台》、《看中国》、《中国观察》等等也及时展开报道;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评论家天理、南方在野等专文抨击;更多数量的关连人士、该网网友纷纷给记者的办公室打来电话,发来E-mail,他们在表示强烈谴责与呼吁的同时,十分关切爱琴海网站主办人目前的安危。
   
    一位广东姓胡的先生电话中说,他是爱琴海的忠实网友,曾受邀担任了论坛某个栏目的版主。他说,我非常敬佩他们的道德良知和勇气,在国内自由思想网站/论坛几乎全军覆没时,爱琴海网大量地转发了何清涟、刘晓波、余杰、王怡、龙应台、秦晖、曹长青、袁宏冰等著名人士的许多文章,大规章报道了整个冰点事件,我记得在被封杀的前几天,该网主页上还发表了一篇高智晟律师怀念他母亲的文章。同时还转发了相当数量来自动态网、大纪元、看中国等网络时政报道,就是出口转内销嘛。胡先生说,这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正象这个网站的宗旨,三句话,我都能背出来:在谎言之中说出真相,在邪恶内部坚守正义,在黑暗深处开凿光明。现在果然出事了,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网站负责人的安全问题。
   
   纽约某大学一位姓chEN的教授打来sKypE电话,他说他一直在关心本网的爱琴海事件报道,非常牵挂网站当事人目前的情况。他说4月份会回国一趟,希望本网记者能提供他们的通讯方法,我一定找时间去会会他们。
   
   巴黎一位自称是音乐人的小姐连续发来了几封E-mail,表示她喜欢著名作曲家黄秋远的音乐,从朋友那里得知黄先生在爱琴海上建了个人博客,赶紧上去拜读,又发现了黄先生的夫人、诗人林静在上面也有博客专栏,一下子就被迷上了,从此成了爱琴海网的忠诚拥趸。她写道,想不到这么突然被关闭了,现在不知道这个网站的人怎么样了,总不该被抓起来了吧?
   
   北京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网友打来电话,他说,从9日下午打不开爱琴海网开始,他一直不停地给各位网友打电话、发短信、发电邮,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笫二天有网友告诉,你们的博讯新闻已发了消息,才知道原来被“割了喉”。你们的报道我天天盯着看,有了新的就马上告诉其它网友。目前我和朋友们,包括我们的家人真的是非常关心他们杭州那边的动静,不知道网站主办人现在怎么样了?
   
   从爱琴海网被封闭的笫二天起,本网记者每天都会接到许多来自海内外的、通过各种通讯手段的声援和询问,记者也利用各种渠道,试图打探杭州那边的消息。直到记者发稿之前,终于有一位浙江的网友发来了可靠的消息,到目前为止,爱琴海网站站长林辉和总编辑力虹都仍平安。(完)
   
   这篇报道发表的时候,为了对所有注册用户、博客用户和网友们负责,我和林辉正在与网络托管商威斯顿公司接洽,商议如何去电讯公司数据库获取爱琴海全站数据的事宜……
   
   2006.6.3.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