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黑云压城,电闪雷鸣!通往自由的艰难而曲折的甬道上,一扇刚刚开启了一丝隙缝的巨大铁闸,又将沉重地落下!
   
   3月10日,《博讯》新闻网记者以极高的敏感度和罕见的新闻效率,几乎在第一时间内,连续采访了多位爱琴海网友、作者和有关赛事的参与者,并配以导语与评论,发出了带有舆论导向性的长篇通讯:

   
   爱琴海被封反响强烈,网络维权从兹而起?
   (博讯2006年3月10日)
   
   本网讯/昨天下午,国内著名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被中共当局突然全站(主页、论坛、博客)封杀后,许许多多该站用户和网友感到震惊和气愤,记者就这一恶性扼杀网路自由事件,随机进行了采访。接受采访的网民大多数的一致意见是,多年来国内网络被压制得太久了,网民被压抑得的太苦了,多少提倡言论自由的网站/论坛前后被封被关,这次爱琴海遭“突然死亡”,标志着中共当局撕下了“和谐社会”最后一块遮羞布,人类文明底线又一次遭到了无情嘲弄,是到了联合起来,维护千百万网民言论自由基本权利的时候了!
   
   用户们的权利如何得到保障?
   一位爱琴海博客注册用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气愤地说:“我是北岛的崇拜者,有人介绍说那个网上有北岛的博客,我就注册登记进去了,一看,果然有,而且还是网站的总顾问。所以我几乎是天天写,天天贴,也没想到另外备份。现在突然被关了,连招呼也不打一个,我的作品好像空气一样消失了!我怎么办?我向谁去要?那几十篇东西都是我的心血啊!我一定要讨个说法的。”
   
   还有一位是在校大三学生,他告诉记者,听别人说,原来天涯和凯迪上的许多著名大虾现在都去了爱琴海,我上去一看,果然发现一大批网坛著名人士、学者和时政评论家都在上面发贴发言,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从小受党化教育的脑袋似乎一下子开了窍,知道了什么是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什么是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知与社会责任感,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我还让同学们来看,来参与发贴,参与网站的一些征文活动。现在一下没了,这么多的好文章,我都还来不及细读呢,同学们也都很愤怒,我们都是爱琴海的注册用户呢,用户的权益在哪里?昨天我们学校的BBS上已贴出消息,我们要来一个网络维权!
   
   难道我们热心投稿、参与的活动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据悉,去年下半年,该网站推出了二项声势浩大的征文杯赛活动,一是“中国80后诗歌大赛”,另一项是“绝望与希望,我看中国杂文征文”,参加对象是全球华文作者,至网站被关前,已有数千名投稿参赛者。
   
   记者通过热心网友介绍,采访了几名参赛者。一位四川的年轻诗歌爱好者说:我投稿参赛后,天天盯着网站看,盼望自己能获奖,能去杭州领奖……现在连网站都打不开,也不知到哪里去问,真是太没道理了!如果有网友们发起一个维权活动,我一定签名!
   
   而一位甘肃的杂文征文参加者口气要强硬得多,他说:再这样封杀下去,中国真的没有希望了!爱琴海搞的这个征文活动的主题就是“绝望与希望”,我参赛的文章还写到要从绝望中看到希望呢!他奶奶的,难道我们热心投稿、积极参与的活动就这样“无疾而终”了?说封就封了?连个死刑决书、连个上诉期都没有!那我的参赛文章怎么办?我们网友们应该招呼起来,搞它一个还我爱琴海声援运动!奶奶的,要死也死他个轰轰烈烈的!
   
   律师说,这是明目张胆的违宪行为
   据悉,爱琴海网站是在无任何通知、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形下,被有关部门突然关闭的,记者就此事咨询了这方面的律师,这位律师说:因为爱琴海上有一个宪政法律的论坛,这之前我也曾登陆上去看过,发现该网站是正式登记备案过的,应该是一个独立法人机构,拥有该有的一切权益。如果有关部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前提下单方面终止网站的运行(不管它的内容怎么样,这是另外一回事),那么受到权益损害的不仅仅是网站本身,所有注册用户和该站网民的权益同时也受到了损害。果真如此,从现行法律上讲,这是一起明目张胆的违宪、违法行为。
   
   今天下午,记者从一位网友那里了解到,一些热心网民正在协商聘请律师(该网站原来就有法律顾问),或者呼吁组成一个网络维权律师团,从爱琴海这一典型案例着手,正式公开地向责任方提出起诉,以维护中国网络人士的基本权利和网络自由言论空间。
   
   有网友提议,公布有关部门的电话,大家都打电话去!
   今天下午,有一位网友打来电话说,他们好些网友都一直在用各种方法广泛联系,一是撰写文章,予以抗议和声援,另一个是正在想办法搞到浙江省新闻办公室和通讯管理局的办公电话,一旦搞到立即在网上发布,号召广大热心网络维权的网民积极打电话抗议,口号很简单,还我爱琴海!还我网络自由!
   
   至记者发稿时,爱琴海网已被封杀整整30个小时,从各种渠道都未传来稍稍乐观的信息。近年来,中国大陆知名的思想人文网站接二连三地遭到封杀,至爱琴海被野蛮非法封杀,广大网民的积愤已到了火山爆发的程度,自发的网络维权意识空前高涨,可以预见,一场空前的网络维权运动将不可避免地到来,本网将对此作出即时的跟踪报道。(完)
   
   同时,最先公开站出来发声的,是爱琴海忠实网友、著名网路评论家天理。爱琴海被野蛮封杀让他怒不可遏,夜不成寐,于是奋笔疾书,并于3月11日在《博讯》主页焦点新闻上发出第一篇檄文:
   
   爱琴海网惨遭割喉!
   (博讯2006年3月11日)
   
   2006年3月9日,国内代表最自由精神的网络空间--爱琴海网第三次遭到封杀。早在这次封杀前的一天,爱琴海网也给封杀了数小时。
   
   爱琴海网民认为,两会期间,国家领导人曾表示出对言论自由的肯定和关注,而爱琴海网惨遭封杀此事,无疑是给党中央提出建立“和谐”社会的主旋律唱极不“和谐”的反调。同时,广大网民对于浙江省新闻办公室这项决定的动机提出了疑问,并被国内广大网民所关注。
   
   其实,当局对稳定的过敏把国内网络搅得乌云瘴气,给国家带来新的动荡危机,也是给国家和社会不稳定新增其祸根,以稳定为名封杀自由网站,到底是国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给网民捅出来了?爱琴海网友认为,封《爱琴海》就是将网民割喉!等于是屠杀无辜网民。堵嘴割喉让网民说不出话来,言路闭塞了,对社会所发生的事也就麻木不仁了。
   
   张志新给割喉了,但真理仍在!我们相信,不需多久,爱琴海网将顽强地再生。也就是我们选择自己良知的同时,也在唤醒激励更多的人加入正义中来。(完)
   
   上述的《博讯》新闻采访稿和天理短评,立即被几十家海外媒体予以转载,在接下来的日日夜夜里,以《博讯》等为代表的海外新闻媒体和以天理等人为代表的爱琴海网友兼评论家,铁肩担道义,捷笔著文章,始终站在“爱琴海事件”的风口浪尖,掀起了这一场轰轰烈烈的争取网络言论自由的抗争运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