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惊魂未定,到了3月8日10点30分,网站又一次遭到了“突然死亡”的打击,这次我直接拨通了服务商威斯顿公司老总周先生的电话。周先生为难地说,为了你们的网站,我已两次被叫到杭州市网警大队受批评和训斥,他们认为你们爱琴海论坛的“蓝色道路”(社会评论专版)上的贴子太过敏感和反动了,所以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我知道,作为网络服务商,周先生在这件事上已经代我们“受过”了,我在电话中深表歉意。从周先生那里问到了杭州市网警大队办公室电话和负责此事时许警官手机号码,马上打了过去。开始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拨打许警官手机,他正在外出办案,但是答应下午回电……

   
   等到下午3点左右,许警官果然来了电话,经过一番交涉后,网站又一次被开通。4点半左右我以总编室的名义一次在论坛上发了新“通告”:
   
   本网又被封闭,谨告网友几点事项!
   
   3月8日上午10点30分许,本网站第二次被有关部门下令封闭。经了解情况与交涉,来自杭州市公安局网警大队的意见是:你网论坛、特别是《蓝色道路》近期有不少“敏感、不良信息”,须酌情处理。
   
   经过网站管理层紧急协商,决定暂时将《蓝色道路》锁定,再商定后续调整办法。
   本网被关后,本网工作人员短时间内收到了大量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海外网友的问询电话、短信及电邮,纷纷表示严重的关注。本网站敬致谢意!
   
   为了本网站的生存和长远发展,敬请网友们在今后的发贴、转贴与发言时,不要将“敏感、不良信息”不慎带入论坛中,敬请谅解。
   
   又一次给广大网友的登陆造成了不便,本网谨表歉意。
   
   爱琴海网总编室 2006.3.8.
   
   此通告发出后,论坛上一片哗然,众多热心网友或义愤填膺予以谴责,或提出诸多建议,为网站的生存出谋划策,令人感动。现摘录若干条予以存档:
   共同维护好这片蓝色海洋吧!也许是我们唯一家园了!——天童老尼
   
   宁可十日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野渡
   
   香港媒体评价被某D控制的大陆媒体:只可诲淫,不可论政,一语中的。——fr2006
   
   在一场座谈会上,温家宝说:“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希望大家畅所欲言,多提意见。我们将认真听取大家的意见,这是为了人民利益。”滑稽——黄海枫
   
   在没法可依的操作之下,我们每一个网友都象走钢丝一样的胆战颤心惊了!——余何
   
   决不遗忘的一首歌曲《历史的伤口》: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如果热泪可以洗净尘埃,/如果热血可以换来自由,/让明天能记得今天的怒吼,/让世界都看到,历史的伤口。——网络评论员
   
   大家继续努力吧,莫因压力而止步,进步的方向、自由的空间、理性的思考是爱琴海永远不变的!——老青年
   
   一位网名为CHTIS的网友贴上了一篇题为《《响应党号召,支持“规范”互联网》跟贴,用“反讽”的笔法,无情地戳穿了政府当局打压网络言论自由的祸心与虚伪:
   
   欣闻我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昨天在记者会上指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捕”,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的态度积极,重点不在“控制”而在“规范”。看到这里,我真的为中国互联网产业蓬勃发的展而高兴,看一看我们可爱的祖国,拥有1亿1100万网民在上网,光荣成为了世界上第二个大互联网的国家!
   
   骄傲呀!兴奋呀!自嚎呀!原来我国是这么重视互联网的作用的。当初本人上网一直以来也是胆怯心惊的,原来是在国内上网是那么的安全的?上几个月,国外的反华份子还在污蔑说“师涛和李智”等两名中国网民因言获罪导致他们被监禁?依我看来,他们肯定是打家劫舍而被捕刑判的,还有那个叫什么张林的,也肯定是与他俩同是一丘之貉,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想当初,在互联网上由于没有“规范”管理,那些对我党和我政府刻骨仇恨的人和国外的反华份子,利用互联网言论自由这一空隙,大肆攻击我国繁荣安定的盛世社会!疯狂抵毁我伟大光明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可惜的是,在外国友好雅虎、古狗、微软等网路公司的帮助合作下,我国成功地使用了过滤他们反动言论的敏感字眼,挫败了他们利用互联网腐蚀人民,妖魔我党我政府的阴谋!打了一场繁荣安定的翻身仗。
   
   在我国为“规范”互联网的管理中,国外友好的如雅虎、古狗、微软等网路公司为了中美友好付出了不可磨灭的功勋。雅虎在中国的业务的一名发言人指出:“当我们管理雅虎中国的运作时,我们只会以法律要求我们提供的一切作回应,严格执行我们的程序,确保只提供需要的资料”。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里面已经做了明确的表述,对于那些危害我国国家安全的反华敌特份子,要严厉打击,不能手软。
   
   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重申:“中国公民可以自由使用互联网”。这才是我国网民上网的定心丸。但是,根据最新互联网的调查,国内互联网的用户80%年龄在35岁以下。24岁以下网民的比例更高达55%。对于这些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年轻网民来说,互联网才是他们获得信息的最重要的渠道。加上年轻人没见过什么世面,更加会容易被外界不良言论所影响,这就使得我国和我党尤为要“规范”互联网的舆论导向了。
   
   我国前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在去年6月11日曾指出:“必须主动占领互联网这个新阵地,用正面的声音主导这块阵地,用正面的形象占领这块阵地”。这就是说,当今对互联网的“规范”,这不仅仅是一场争夺年轻新一代网民的原则大计,更加是关系到社会稳定与不稳定、社会和谐与不和谐的最根本的大业。
   
   因此,必须做好对互联网的“规范”的引导。网站及媒体要把握主动权,及时统一思想、凝聚人心、为党排忧解难,把好互联网舆论导向关,必须强化“规范”管理互联网。舆论宣传基调要在党的领导下把握平稳,但也要允许有少少杂音。因为我国不是“控制”互联网,不允许有杂音那可不行!但坚决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加大对舆论宣传和互联网的宏观“规范”管理的力度,增强网民为党为国出谋划策的政治意识和占领互联网阵地的责任意识。
   
   所以,一旦网民们发现有散布反党的、反社会主义的、恶毒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言论的网站及论坛,网民们有责任及时向有关部门举报,在互联网的“规范”的指引立即坚决予以取缔!如果发现有上述言论的个人,应立即报告版主及管理员,并要求该论坛管理员记下其IP地址及账号等信息备案,并汇报给有关门部,由有关部门予严肃处理及教育,情节严重的移交司法部门处以刑事责任扣留十五天(但不能逮捕,这得要配合刘正荣副局长的言论)。
   
   最后,让我们在对互联网的“规范”的精神指引下,肃清互联网的不良“因素”,让全中国1亿1100万的网民在党的互联网的“规范”引导下在当今这盛世社会繁荣安定下高高兴兴地上网,为这阳光灿烂的社会盛世而唱赞歌!(后来才知道,此文的作者,原来是著名网络评论家天理)
   
   ……那天下班后,我和站长林辉在两岸咖啡馆喝茶。面对眼前严峻的局面,几个小时的分析与讨论后,俩人的心情犹如窗外那黑沉沉夜色。网站虽已第二次重开,但警报并未解除。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又掌控着绝对的“权力”;根据他们的意见删除全部所谓的“敏感、不良”信息,非我所愿,也直接违背办网宗旨;但要继续坚持原则立场,死亡危机就在眼前!到时,该如何向成千上万的网民、热心诚挚的网友、无偿奉献的各位版主、名震网坛的各位作家、诗人、评论家,以及众多的博客注册用户负责!
   
   打出租车回到吴山脚下的寓所,已经是下半夜了。打开电脑,点了一支香烟,呆呆地看着爱琴海主页,熟悉、亲切,又令人悲伤的爱琴海啊……唉,又是一个难眠之夜,但不知道明天等待我的又会是什么?
   
   2006.5.20.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