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力虹文集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救救高智晟!救救陈光诚!救救中国!!
·一位中国老渔民的凄凉晚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2006年3月5日下午15时左右,爱琴海网站工作人员正在紧张的工作,显示器上突然出现“你访问的网页无法访”!试了几次,也是如此。网站执行主编兼技术负责人姚仁磊,给我们的网络服务商——杭州威斯顿公司的客户代表钱小姐打去电话查询。钱小姐说是接到电讯和通讯管理部门电话通知拉掉的。姚仁磊询问原因,开始钱小姐还不肯说,吱吱唔唔的,但后来还是说出了被临时关闭的原因:近期爱琴海网上有大量关于《冰点》事件的报道和评论,特别是在主页上刊登了龙应台致胡锦涛的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一文,现在是两会期间,太过敏感,所以……
   
   听了姚仁磊的汇报后,我心里想:“终于要来了……”这时,办公室电话和我们几个工作人员的手机已经频频响起,都是网友们焦急的询问电话。我在头脑里思索几分钟后,指示姚仁磊再与威斯顿公司联系,为了网站大局,可以答应先将主页上关于“冰点事件”的内容拿下,当务之急是及时恢复网站的运行。

   
   如此这番交涉以后(其中也有威斯顿公司的努力),到16时许,网站才恢复了正常的运行。这次网站被突然“拉闸”,事先无任何书面和电话通知,是爱琴海自2005年8月创办以来的第一次,并且所采用的手法又是如此的突然袭击、横蛮无理,并且他们所指又是如此的“明确具体”,说明爱琴海早已被当局有关部门“盯上了”。作为网站的总编辑,我深感事情的严重性,在与站长林辉通了电话后,便通知工作人员晚上加班,酌情删掉主页上的相关内容,并检查论坛各栏目、频道上是否有太过“敏感与剌激性”的贴子,视具体情况作相应的技术处理:或屏蔽,或删节、锁定等等。
   
   同时,我以总编室的名义,在论坛上发了一个总置顶通告,含蓄地说明了网站被短暂关闭的原因,并向广大网友和论坛、博客注册用户表示了一番歉意。下班时发现大街上已是华灯初上,走在横跨千年大运河的中北大桥上,寒风习习,禁不住一阵打颤,心里越发的沉重起来。
   
   记得去年9月28日,经过网站全体工作人员的辛勤劳动、日夜奋战,崭新的爱琴海网主页得以正式问世。激动之余,我为这个在中国面临“大变局”前夕而呱呱坠地的人文思想文学网站,写下了这样的网站宣言:
   
   “是她哺育了古希腊和欧罗巴,让自由之风吹拂全球。
   是她给了我们一个梦想:无比的蓝色容纳百川,窃西方的火煮东方的鼎;
   在谎言之中说出真相,在邪恶内部坚守正义,在黑暗深处开凿光明。
   是她在召唤一个新时代的桅帆:中国新文化力量──文明的价值体系、人性关怀、道德良知、文化品格,将在这里得到集中展示……”
   
   这既是一种由来已久的梦想,又是一个杜鹃泣血般的向往;这是一个愈挫弥坚的信念,又是一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决绝意志;同时,它又基于对人类社会普世价值——自由民主的磐石般的信念。就我个人而言,从一个于八十年代初得到启蒙的热血青年,到饱经磨难、傍徨于无地的惘然中年,这中间曾度过了多少风雨如磐的岁月。人到中年,做事不易。尤其是做一件有意义、有价值的事。主页开出后,我收到了众多朋友(包括远在美国的大诗兄北岛)从海内外发来的热情漾溢的祝贺与评价,那番情景此刻还历历在目……
   
   五月过去了,经过网站全体工作人员和早期那一批热心网友、各位版主的辛勤努力,爱琴海已从一个宁馨儿,迅速成长为一个立足大陆放眼世界、团结众多知识分子和网络名家、凝聚中国新文化力量、独具思想风骨和人文文学品位、关注国运民生、并能对重大时政发出自己声音的、拥有主页、论坛和博客的大型综合性思想人文网站。
   
   进入2006年以后,随着网站的访问量、发贴量、吸引力和社会影响力急剧攀升,遂成为著名的思想人文网站。于是,从各种渠通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反馈信息:有朋友们善意的告诫,有别有用心之人背后的冷箭,也有从“有关部门”透露出来的某种流言……我想,树大必然招风,我们网站只不过是在宪法与法律的框架内,坚持自己的办网理念,尽到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与社会责任,如此而已,其他的事情就随它去了。
   
   但是眼下却不一样了!当局这次是利用所谓的“两会敏感期”,抓住网站编发“冰点事件”文稿这一借口,第一次亮出了他们的杀手锏——突然封网!正如龙应台先生所指出的那样“人们早在暗暗等待,好像一个宿命论者永远在等着鬼的半夜敲门索命;我发现,太多的灾难和压迫,使得大陆很少人相信好事会长久、梦想能成真、正义能落实。”(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是的,那个「鬼」终于被等到了!要来的,已经开始了!虽然这次我们经过技术层面的交涉,在作了局部妥协的承诺之后已暂时恢复了正常运行,但这肯定是不祥的预兆。黑手已经伸来,警钟已经敲响,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2006.5.15.于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