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1911年的辛亥革命,从形式上终结了封建专制在华夏大地上长达二千多年的统治。一时间,这个古老民族被压抑太久的生命激情与创造力,犹如火山迸发。此前后几十年间,有多少英雄豪杰、仁人志士应运而生,风云际会!在我看来,清末民初出现的人物之众、之奇、之伟岸,足与先秦时期相媲美!
   
   这里说到的吾乡南浔人张静江便是其中一位,只不过是被1949年之后的官方史学家刻意冷落了而已。张静江,南浔巨富之后,1877生,少而侠。25岁当了清廷驻法公使一等参赞,本应该仕途无量。1906年(另一说1905年),一条从马赛开往东方的海轮上,二个人物碰到了一起,于此从某种程度上改写了中国的命运。

   
   奇遇往往发生在海上。年轻的张静江在轮船甲板上偶遇了被清廷通辑、但又仰慕已久的孙中山。当时,落魄的孙中山强打起精神头,向这位萍水相逢的江南阔少进行了一番演说:革命道理、建国理想等等。张静江两眼放光,热血沸腾,立即表示:“君闻名久矣,余亦深信非革命不能救中国。近数年余在法国经商,获资数万,甚欲为君之助,君如有需,请随时电知,余当悉力以赴!”
   
   孙闻之大惊!深知就凭这番话足以被当局“斩立决”,何况出自一个世家子弟兼朝廷命官之口!但当时急需外援的孙中山也只能故且听之。二人“并留二地址,相约通电暗号,电文以ABCDE代表不同的金钱数码:A为1万元,B为2万元,C为3万元,D为4万元,E为5万元。”
   
   1907年,东京同盟会本部经费枯竭,国内起义壮士如“久旱盼甘霖”。孙中山于情急窘迫之中,突然想起海上与张公子邂逅之事,便对黄兴说起,想往巴黎发一封电报试一试。黄兴不信,说张是清使馆的官员,心中疑虑重重。但最后病急乱投医,他们还是叫胡汉民给巴黎张静江发了只有一个“C”字母的电报。同盟会诸人听说此事,嘲笑孙中山行事可笑、滑稽荒唐。还有人跟孙打赌:“就凭一个C,能要来三万法郎,岂非日出西出?”  
   
   数日后果真有3万法郎从巴黎汇到,同盟会本部的同仁又惊又喜,说这简直是“天佑”,起义准备工作重又运转起来。从此以后,孙中山每有急事需求援,张静江总是倾囊而出,其间不知多少次变卖家产、抵押举债,总是如期按数汇到。孙中山曾说:“自同盟会成立之后,始有向外筹资之举,当时出资最勇而名者,张静江也。”辛亥革命成功后,孙中山称张为”民国奇人“,以后称”革命圣人“,并题“丹心侠骨”以相赠。
   
   今年三月,选了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我约了几位朋友特地到西湖边上的北山路(原名静江路),专程去造访了张老先生的旧居----静逸别墅。这座隐藏在葛岭南麓半山腰上的西式建筑,是1927年张静江回乡出任浙江省主席时修建的。爬上高而曲折的石阶,站在巨大的露台上,透过密密山林,里外西湖景致一览无余。
   
   我看着下面的石阶,想到当年蒋介石赶来拜访他的导师(蒋曾是张创办的上海证券所学徒)、恩公(蒋正是张的鼎力举荐才得到孙中山的赏识)兼财神爷(南浔张氏故居里仍展出有大量蒋的当年借款字据)时,正是从这里拾级而上的啊……
   
   人们常惊叹于张公早年冒天下之大不违、天生我材之豪气,但少有人知,他中年开始倾向英美的治国理念,并不惜与蒋介石闹翻,1930年11月辞职避居于此,至1938年永别故土,寓居美国纽约。1950年临终前,已成了虔诚的佛教徒的张公,还在纽约主持召开了轰动一时的“世界和平联盟大会”。
   
   留连在“城春草木深”的静逸别墅中,先人已逝,空把栏杆拍遍。在我的建议下,我们几个人一齐脱掉了鞋子,赤着脚,在被春阳晒得微热的露台石板地上走了几个来回,此时此刻,仿佛触摸到了这位热血先贤的体温……
   
   2006.5.15.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