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郁达夫,名文,字达夫,1896年12月7日出生于吾乡富阳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幼年家贫,发愤读书,1913年随长兄赴日本留学,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经济学部。郁达夫回国后与郭沫若一起创办了创造社,出版《创造季刊》,并一同住在上海民厚南里。有一天,两人听泰东书局的人说,刚印出的2000本《创造季刊》,还剩下500余本还没有卖出去。当时,他们二人感到这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社会上能理解、同情自己的人实在太少了,何况这时还屡屡遭到文学研究会那帮家伙的攻击呢!
   
   于是,两人开始在四马路附近找酒店饮酒,一家接着一家喝过去,直到酩酊大醉。一轮明月从窗外照进来,桌上林立的酒壶像小森林一样。此时此景,勾起了两人无限的惆怅。 “到头来,我们只有饿死在首阳山上!” 郭沫若伤感地道,郁达夫两眼血红地叫喊起来: “是的,你是伯夷,我是叔齐!”

   
   从酒店出来,两人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哈同花园附近的静安寺路上,发现许多洋人的汽车在竞相疾驰。他们不由得勃然大怒,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大叫起来: “这里是中国!” “你们这些资本主义的畜生!” “你们这些帝国主义的猪猡!” “给我滚开!见鬼去吧!” 突然,郁达夫一下子从路边跑到街中心,冲着迎面驰来的一辆汽车,用力向前伸出左手,叫道:“我要用手枪打死你们!” 当时不是郭沫若死命拦住他,恐怕中国会失去一位杰出的现代文学大师。
   
   创造社时期的郁达夫,完全是一位激进的文学青年,用当下的时髦语来说,那就是一“愤青”(前不久,我们还在美、日本领事馆大门前,看到过类似的场面。去年宁波国际汽车展日产车展厅门前,曾被一群高举标语的爱国白领愤青包围,险些酿成事端)。好在这段时间并不太长,1923年,郁达夫已经以第一本小说集《沉沦》(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震世骇俗,享誉文坛同时。他的散文、旧体诗词、文艺评论和杂文政论也都自成一家,卓然不凡。
   
   就在那一年,20岁出头的沈从文从湘西跑到了北京,栖身在一个破败的四合院中,试图以卖文为生。冬天到了,又冻又饿,身无分文,投出的稿子如石沉大海。他穿着夹衣,用破棉絮裹着双脚,红肿着双手,流着鼻血,仍在写他的小说。
   
   一天,郁达夫找上门来,第一次见到这位“文学青年”,开口说:“哇,原来你这么小?我是郁达夫,我看过你的文章……”沈从文完全呆住了,一时手足无措。午饭时间到了,郁达夫将沈从文带到巷口一家小店,请他吃了一顿饱饭,菜肴有大蒜炒羊肉片,花去了一元七毛钱。回到破屋,郁达夫说:“好好写你的小说,我还会来看你的……”。临走时,郁达夫把自己脖子上的一条浅灰色羊毛围巾给他披上,又把刚才吃饭余下的3元2毛多零钱偷偷地放在桌子边。等到郁达夫走后,沈从文一下子伏倒在桌子上,哭了。从此以后,经郁达夫推荐,沈从文很快便在文坛崭露头角。
   
   这段轶闻,令人想起陀斯妥耶夫斯基写第一篇小说《穷人》时的情景。小说手稿辗转到了《现代人》编辑涅克拉索夫手上,他读后,激动地拉上已熟睡的别林斯基,一起去寻找作者。两位冒着漫天风雪,几乎跑遍了彼德堡全城。当时,18岁的陀斯妥耶夫斯基已饿昏在草堆里,涅克拉索夫一把抓住他,摇晃着猛喊:“你,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天才!”一位伟大的俄罗斯作家就这样被拯救了。
   
   记得有一年去富阳游览,在老城区悠转时,曾特地向本地老者打听满洲弄之所在。人们告诉我,当年的“满洲弄”现在已改名叫“达夫弄”了,呵呵,地以人名,这对当地旅游业有好处。叫了两杯清茶,与友人坐在达夫故居前的沿江边,巨大的古樟树遮天蔽日,滔滔不绝的富春江水就在身边流淌。就在这样的情景下,我们谈到了他的爱,他的恨,他的风流,他的才情,以及1945年他在南洋为民族作出的牺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