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李叔同,祖籍吾乡平湖,1880年生于天津,名李息霜、李岸、李良,学名文涛,字叔同。父亲李世珍系进士出身,与直隶总督李鸿章同年会试,结为挚友,后官任吏部主事,同时又是天津最大盐商,还兼营银号,家财万贯。5岁那年,父亲病逝,至7岁时就有“日诵五百,过目不忘”的本领。9岁习篆刻,颇通金石之妙。就在这一年,他看到一个戏班演出,激起他对京剧的兴趣。当李叔同长成一翩翩少年时,在诗词歌赋、金石书画和音乐戏剧方面已经有了惊人广博的知识。
   
   1898年,18岁的李叔同到了上海。这位少年才子立即赢得了艺文界的欢迎,被接纳为“城南文社”一员,与当时上海滩文艺界名流许幻园、袁希濂、蔡小香、张小楼交好,结成金兰之谊,号称“天涯五友”。李叔同作诗曰:
   

   李也文名大似斗,等身著作脍人口。
   酒酣诗思涌如泉,直把杜陵呼小友。
   
   此诗将李叔同当年那潇洒无羁的少年意气,表露无遗。作为才高八斗、腰缠万贯的少年才子,携妓冶游也是一个必然的项目。请看他的另二首四绝:
   
   其一、眉间愁语烛边情,素手掺掺一握盈。艳福者般真羡煞,佳人个个唤先生。
   
   其二、轻减腰围比柳姿,刘桢平视故迟迟。佯羞半吐丁香舌,一段浓芳是口脂。
   
   如此浓词艳曲,直逼当年风月无比的秦楼才子柳永柳三变!但是这位“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才子不久便告别了这种生活,致力于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早期启蒙,在音乐、戏剧、美术、诗词、篆刻、金石、书法、教育、哲学、法学等诸多领域建树颇丰,并先后培养了一大批优秀艺术人才(名画家丰子恺、音乐家刘质平等名人皆出其门下),俨然成为我国新文化运动的前驱,近代史上著名的艺术家、教育家、思想家和革新家。
   
   1918年,李叔同突然“看破红尘”,跑到杭州虎跑寺剃度出家,法号弘一,法名演音。此事在当时引起轰动,并从此成为中国现代文化史上一件“公案”,留下诸多难解之谜。
   
   听说李叔同出家后,与学生丰子凯偶有来往。一天,李叔同下山探望学生,丰子凯赶紧请坐。李坐下之前,先摇了摇藤椅,又轻轻的顿了几下,方才缓缓坐下。学生问其故,李叔同回答说:“这藤椅里常有小虫子住着,如若一下子坐下去,岂不将它们压坏了?”
   
   又有一则故人笔记披露,当年李叔同力排众议,执意出家,不久竟后悔了。原因是他发现佛门原非净土,故想还俗。夏丏尊、马一浮等朋友劝他说:“原先朋友们都不赞成你出家的,但既已跨出了此步,就不要回头了。”李叔同听后,逐打消了还俗的念头。从此以后,李叔同苦心向佛,过午不食,芒钵衲衣,精研律宗,一心以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出苦海为念,被众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
   
   从绚烂至极到古寺青灯,从风流才子到弘一法师,这中间不知经过多少剧烈的内心挣扎与煎熬!所以才造就了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佛教史上一位最具决绝精神的传奇人物。太虚大师曾为之赠偈曰:“以教印心,以律严身,内外清净,菩提之因”。
   
   1942年,弘一法师于弘法传教途中,在福州深山古道边的一座破庙中圆寂,身边只有一双芒鞋、一只破钵、一根作拐杖用的树枝和几卷手抄经书。当时,正当抗战最烈之时,法师留下的绝笔为“悲欣交集”。丰子凯闻讯赶到,用墨笔为形如槁木的老师勾画了一幅遗像。后来,此遗像被众弟子临摹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张,全部赠给了在前方浴血奋战的抗日将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