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力虹文集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救救高智晟!救救陈光诚!救救中国!!
·一位中国老渔民的凄凉晚年
·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小格格不要哭,爸爸一定会回来
·专访:传九促三是中共过不去的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有时候找到一些袁世凯的史料和笔记,总觉得此人天生异禀,自少无师自通,在此后几十年翻江倒海的政坛运作中,怪招迭出,让人叹为观止。
   
   别的不说,袁氏在笼络文人为其所用这一点上,每每臻入“帝王术”之化境,对照之前之后的治国者的劣等表现,不禁抚案兴叹!

   
   袁世凯当政之初,保守派王闿运,革命者章太炎,保皇党康有为,背信者刘师培,多变之士梁启超,消极名宿严复,野心家杨度等等,衮衮诸公哪一位不是名震天下的狂狷文士?并且政见上各有山头,性情上各有千秋。也只有袁氏能一一包容,优之待之,并为己所用。这是何等的胸襟气派!上溯各朝帝王,下察后起者如段祺瑞、蒋介石、毛泽东之流所玩的把戏,只不过是小儿科加流氓而已。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章太炎。民国初年,章太炎拿袁世凯所颁之大勋章作扇坠,招摇于总统府大厅中,一边摇扇一边痛骂袁世凯长达半日,袁氏委于内宫,竟不敢出来显一显大总统的威严,并且到了最后也没有加害于章疯子。
   
   还有一桩“笑谈”更有趣。 湖南有一个历史学名家王闿运,袁氏复辟登基前曾邀他在“劝进书”上具名。王闿运故作惊世之举,签名费开价三十万元!袁世凯居然一口答应,并且致电湖南都督先付十五万。登基不久洪宪帝制垮台,那位王闿运竟然还想着那笔余款,更妙的是派了自己的老家仆周妈,赴京索帐来了!
   
   袁世凯此时已灰头土脸,离死期也不远了,哪里还付得了这冤枉钱。袁氏对周妈说,本人皇帝没做成,钱柜子里早已空空如也,请你老人家先回去,待我想法凑一凑随后汇到。不料这周妈不是省油的灯,竟然不依不饶,天天到袁府纠缠不休,说我家老爷当初在劝进书上签名,可并没有保证你做成万世皇帝!你现在虽不做皇帝了,但还是一国之君吧,说好的价码怎能出尔反尔?再说你为当皇帝时花的钱数都数不清,怎好意思卡着我家老爷这点小数目!
   
   据说当场袁世凯真有点恼羞成怒,欲行威胁之辞。周老太太干脆撒起了泼,坐在袁府厅堂地上大哭大闹不息……这位杀人无数的一代枭雄,居然毫无应对之策,只好让人把她安顿在府上,派自己最宠幸的姨太太每日陪她闲聊游玩,想以此来软化周妈。可吃喝玩乐之后,周妈照样要债不误。在如此这番纠缠了十几天后,袁世凯终于咬咬牙付清了另外的十五万元。因为袁氏知道,债主王闿运是弄历史的,他对此还是有某种“敬畏”。
   
   还是鲁迅先生看的明白,他考察了1912年民国成立以后历任统治者的文化政策,说这中间只有袁大头略知怎样对待知识分子,相形之下,后来的统治者识见浅薄就不足道了……
   
   我不禁联想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国政坛一位大人物的一句名言:我死之后,管它洪水滔天!感慨之余,浑身发冷。
   
   袁世凯,1859年出生于河南项城,字慰庭,号容庵。北洋军阀鼻祖,中华民国大总统。1915年12月宣布恢复帝制,改元洪宪。这是袁氏一生的败笔,所谓帝王之术,到二十世纪也不过尔尔,毕竟是倒行逆施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