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被盗掠的器官在呼啸!]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盗掠的器官在呼啸!

   
   
   自从读了加拿大两位名叫大卫的人士所写的那份《调查报告》,常常恶梦连翩……这么多的角膜、心脏、肝脏和肾脏,它们都到哪里去了?
   
   它们会不会被鸟叨走了,随着候鸟的迁徙,到了天涯海角,到了这个地球上每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

   
   它们是不是已变成了太平洋上的一朵朵浪花,在烟波浩瀚的洋面上唱着哀歌;它们是不是已变成了北美大地上的一缕缕云彩,遮掩了星月的光辉,一路洒下冤屈的泪水……
   
   失去了姓名,失去了主人的躯体的器官,它们血淋淋地在我的梦境中飞舞、旋转、哭泣!令我心惊胆战,不得安眠……我在想:是什么人,会对自己的同类,对自己同族同胞下此毒手,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
   
   明明这是发生在当代中国的场景,怎么总让我想起东部非洲稀树草原上的一幕幕镜头——狮子出击羚羊,总是一口咬住羚羊的咽喉,使其瞬间窒息而死。然后,草原之王会温柔地、久久地舔着羚羊的身躯,随后才是庄重的进餐。豹子也是如此,而且它会把羚羊挂在树枝上,令其不再受到秃鹫与野狗的亵渎。
   
   只有那些草原土狼的捕杀,最接近我梦里的惨状:先是一匹为首的土狼将羚羊扑倒,并在第一时间撕破羚羊那柔软的腹部!然后是一大群土狼赶到。转眼间,羚羊的腹腔被撕肠裂肺、饕餮一空。其实此刻,那只羚羊还是活的,咩咩叫唤着,无望地遥看着大草原上空的蓝天白云……
   
   野生动物为了生存竞争,它们遵循的是“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杀戮与进食方式的差异,也决定了它们在自然界的高贵与低贱。而人类社会为了生存与发展,早已制订了数不胜数的文明法规,使绝大多数民主国家中的人们活得那么的有尊严。但却有一小部分人,偏偏要以文明价值为敌,与非洲土狼为伍。
   
   呜呼!这么多的人类的角膜、心脏、肝脏和肾脏,它们都到哪里去了?也许,它们就在我认识的某个人的身体中;也许,它们就在香港人、日本人、韩国人、台湾人的身体中;也许它们就在美国人、加拿大人、澳洲人、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意大利人、荷兰人、瑞士人和西版牙人的身体中……它们还活着,还在为别人的生命而存活、并昼夜不停地工作着……
   
   悲剧性的问题是:它们的原主人不知道,也绝非自愿。它们原先的主人可能是一些死囚、一些交通事故遇难者、一些病亡者、一些失踪者,我相信还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坚贞不屈的信仰者,他(她)们因为不愿背弃自己的信仰,而成了“土狼”们的口中食和肮脏交易的珍稀商品。
   
   他(她)们的内脏器官被盗掠一空、被交换成罪恶的金钱之后,身躯早已被及时处理、焚烧成灰,永远地消失在空气之中了。世上若有灵魂,他(她)们必定会满世界去寻找被人盗卖的角膜、心脏、肝脏和肾脏。
   
   想象一下,在北京闹市、在香港超市、在纽约机场、在悉尼海滨、在柏林教堂、在伦敦车站、在巴黎街道……一些行色匆匆的男士女士必定会相遇,可能作为被盗掠的器官的“受体”,他们身体内部的“供体”也会相认!有些“供体”也许是父子、母女、兄弟、姐妹、同修、朋友或同事,它们一旦在异地或异国他乡重逢,难道它们不会彼此呼喊?难道它们不会互诉冤屈?难道它们不会挣脱出“受体”抱头痛哭在一起!
   
   造物主在上!被盗掠的器官会呼啸,被盗卖的“供体”会说话、会挣扎、会逃亡、会反抗,会把这个貌似和平、正义、繁荣、幸福的世界假面具撕得粉碎!会把那些反人道、反人性、反人类的罪犯黑帮指给世界看!
   
   ……几回回恶梦醒来,如同又去十八层炼狱走了一遭。扪心自问,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是不是也在无意中参与了对它们的盗掠?或者长期以来熟视无睹,犬儒缄默,一直在充当一名逍遥的看客,或者甚至在一段时间中,仍在分它们的“一杯羹”吃?
   
   答案几乎是肯定的。我深知,时至今日,如果还听不见被盗掠的器官的呼啸声,或者对此置若罔闻,我身上的一切,包括自由与器官,也会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坠入无尽头的黑暗。
   
   被盗掠的器官在呼啸!
   
   假如,这仅仅是我的一个噩梦就好了。
   
   假如,这只是发生在非洲草原上的动物故事就好了。
   
   可惜不是。在中国的大地上,在秘密刑场、在神秘集中营,那一辆辆手术车上、一间间手术室里,地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正在进行中。被盗掠者那死不眠目的眼睛所最后看见的,是雪白的口罩;所最后听到的是手术器械的碰击声……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她)们甚至无法像羚羊那样,抬头望一眼非洲大草原上空那蔚蓝的天空与洁净的白云……
   
   2006.8.29.初稿,9.1.修改,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