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专访:传九促三是中共过不去的坎]
力虹文集
·力虹简历
·力虹近照.2006年春天
·[06.文]欧洲的醒悟与责任
·[06.文]北京奥运是对国际良知的挑战
·[06.文]从摘下吃掉到摘下卖钱
·[06.文]女儿之身,万金莫赎
·[06.文]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访:传九促三是中共过不去的坎


   
   九评在中国大陆广泛流传引发1300万人声明脱离中共。在这个大趋势带动下,中国大陆连续惊暴出一个个令世界震惊的消息: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东航飞行员袁胜东方到西方避难、中共秘密逮捕大陆人权律师高智晟、非法判刑盲人维权律师、“亚洲最有影响力”的人物陈光诚等。这些事件发生意味什么,它的影响力何在?大纪元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到原大陆著名网站《爱琴海》总编辑、曾身系牢狱数载、遭受中共监控迫害多年的力虹先生。他表示:所有迹象表明传九评促三退动摇了共产党的本质,一切事情的发生无不是中共反动集团回光返照之本能表现。也是中共最后的疯狂与正邪较量。
   正义与邪恶泾渭分明

   对于中国大陆共产体制危机四伏、退党大潮汹涌、社会矛盾加剧、乱象纷扰的现实,力虹先生曾作过如下论述:“进入2006年以来,中国的一切(腐败、暴政、危机、苦难、维权、抗争)和世界的一切(西方醒悟、人权谴责、独立调查、国际介入)仿佛都被放入一台巨大的加速器之中,缠绕在一起加速运转,并催化裂变,终于开始形成了正义与邪恶的泾渭分明的两大壁垒──以大陆千百万抗议民众、维权人士和追求自由民主的异议人士加上西方有识之士及民主国家为一方,以负隅顽抗的极权主义暴政为另一方,展开了自苏东集团崩溃以来最关乎人类命运的最后较量”。
   力虹先生断言:这绝对是它们最后的疯狂。这一点在国内感受很深。他分析到:中共从49年以后,一直连续不断的每隔几年就进入一个疯狂期。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到了顶峰了,这之后另外一个高潮就是六四,六四以后的一个高潮就是对法轮功的镇压和法轮功学员的反抗。
   05、 06年又进入一个疯狂期,紧紧的围绕着九评和后续所掀起的三退浪潮以及高律师所揭露出来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恶还有最近加拿大前国会议院指控“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他认为都是同一个事物不同的侧面,恶贯满盈了。所以说它是最后的疯狂。
   综上所述:所有种种的迹象都从06年显现出来了。所有的进步力量、反抗的力量和它们邪恶的力量所使用的手段,所进行的较量和所进行的较量回合都集中的在今年暴露出来。
   每一个事物的发展总有它的规律的,它到了一定的点上,到了最高峰的时候总是要往下走。每个人、每个国家、每个政权都逃不掉的,历史的规律。如果进步的力量能够非常好的把握这个时机,那么这个疯狂期会短一点。
   传九评促三退是中共最过不去的一个坎
   谈及目前中国大陆九评风靡、三退踊跃现象时,力虹认为:传九评与促三退这是动摇它们根本的东西。事实上, “九评”、“三退” “活摘器官”是三位一体的,中共无法掩盖。因此这是中共所面临的最要命的、最过不去的一个坎。所以它会使种种手段。从它们的手段来看几乎是手忙脚乱。不惜一切,不要脸面、不嫌廉耻,不顾最基本的人类的道德、人道、人性,天理,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公然与人类文明为敌。这条路怎么能走的长呢?这真的走到了天怒人怒、天诛地灭的地步。历史潮流浩浩荡荡,谁能够阻挡?!要去阻挡只不过是几个小丑而已,一定要被碾的粉碎的。前车之鉴太多了,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
   惧怕把它们镇压法轮功的真相给揭穿了
   加拿大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的调查报告确认在中国一直存在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的犯罪事实,并形容这种行为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之后中共极力否认,疯狂的打压,曾表示愿意参与调查该事件真相的力虹先生表示:
   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看到了这个报告以后,不管这之前他的认识程度怎么样,如果真的他能认认真真的看这个报告以后,我相信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他的心里都在流血。 它们掩盖是因为它们太恐惧了!我曾写一篇文章提道“活摘门”这个词,就是指的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情。“活摘门”这是我发明的,中共碰到了“活摘门”,它要死也会死在“活摘门”上。
   现在国际社会事情一桩一桩发生很多,一次又一次的把国际社会的最主要目光的关注点转移了。伊朗的事件、朝鲜的事件、和前不久发生的以色列和真主党的战争,以及高律师突然被中共秘密逮捕,它们又一次次的在转移视线。实质上这都是治标,不是治本。本在什么地方?
   其实它们就是怕以高智晟为代表的中国的良心、中国的知识分子、中国的律师把它们镇压法轮功罪恶的真相给揭穿了。
   高智晟连续3篇的上述书震动了整个世界。而且每天都发出声音来,不断的揭露它们,而且带动了一大批有良知的、有勇气的人们,这是它们最怕的,也是最要命的。那些有识之士早就分析的很透了。
   这次的余波肯定还没有结束,还会扩大,还会变本加厉。所以我希望海外华人和国际社会都要有清醒的认识。应该运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在最短的时间内,阻止这场暴行,把它们所有反人类的罪恶,大白于天下。
   高智晟律师被秘密绑架是一个标志
   力虹先生认为:高智晟律师被秘密绑架是一个标志,是中共内心巨大恐惧的本能反映。它们非常有可能对国内的维权人士和自由知识分子疯狂的反扑。
   他说:如今中国的良心高智晟被秘密逮捕,高律师在里面遭受的一切(迫害)他是完全可以想像的。那天读了《中国的良心,陕北的汉》真是忍不住大哭了一场。高律师260 多天坚持下来还以为这个政权的最高层恐怕还有理智、有人性残余的那么一股力量存在。所以高智晟虽然被围困、被骚扰,被殴打,可是他仍然还活在这个社会上。这次它撕下了所有的文明的面具,不惜一切手段,完全像黑社会绑架一样。趁人之危,用这样的手段。然后又把人全家都软禁起来,一个两岁的孩子,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女特务还住到人家的家里面去。太过分了。
   面对高律师几家人遭受到的迫害,他感叹到:阴风四起,恶魔肆虐,神州大地被一阵倒行逆施的反正义、反文明的黑云瘴气所笼罩,我们每一个尚存良知与人性的中国人都已成了极权暴政所制造的大铁牢中的囚犯。作为一个几十年遭受当局监控、迫害,并曾身系牢狱的中国人,今天,在我的心里,只剩下无比愤慨,只能够徒呼苍天……
   它们忌讳国际社会进步力量的声音
   面对中共即将走下历史舞台这个事实,力虹先生认为依靠国际社会的力量是必要的。现在它们唯一所忌讳的就是国际社会的进步力量声援中国。特别是美国,美国政府如果迟迟的只不过以国务院的身份发表一个声明,没有实质性的行动的话,它们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做下去,还可以再扩大规模的镇压。因为它们对国内的抗议声,用它们手中掌握的国家暴力机器,随时可以调到公安、国安、武警甚至野战军。
   他说:去年底发生在广东汕尾东州的村民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的抗争行动,政府居然出动了装甲车,这是野战军那,听说出动一个排都要经过中央军委最高层批准的。对国内它完全不惜一切手段。我觉得这次国际社会的反应还是稍慢,美国政府的态度还是跟我们期待的有相当的距离。所以我还是要大声呼吁国际社会、民主国家能够采取有效措施,能够支持我们国内为了民众的苦难所进行的斗争。
   他提出:希望我们中国也像当年的前苏联、特别是前东欧、波兰、捷克正在民主化转型期间受到国际社会的全力支持。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而不是还有些国家政治领袖还在耍两面派手段。在外交台面上还要说见利忘义的话。背后可能打打电话、发发声明,以外交的辞令抗议一下等等。对这么巨大的邪恶政权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最多以外交交易的手段放几个人。放几个人转眼它可以又抓十几个人、上百个人。杯水车薪。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西方国家已经玩了几十年了,一点用处都没有。
   铲除世界上最大、最后的集权主义
   听说布什总统也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如果有哪个国家一个人不自由,我们整个世界就是不自由的,自由的概念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息息相关的,人类社会共同的一员那!你美国人确实充分享受了民主,可是中国人过的是什么日子?这样反过来对美国自身的安全也是极大的威胁。你看现在的国际上这么多的流氓政权这么嚣张,他们背后有巨大的靠山,所以我觉得这种认识国际社会已经没问题,就是要出现象当年里根总统这样的伟大的政治家。能够下最大的决心来铲除世界上最大的也是最后的集权主义。
   跟共产党“搞交易”当帮凶
   力虹指出:实质上西方国家还没有把真正的战略重点放在中国。还在解决那些表面的问题。他们还想维持跟这个国家所谓的友好的关系。伙伴的关系,特别是生意伙伴的关系。西方的大公司更加无耻。一些领袖、政客、财团没有看清共产党面目。比如:我们利用它们的邮箱跟海外联系发文章,竟然随时会出卖我们。它们用这个邮箱也在搞交易。所以我觉得整个西方世界战略观念应该有个根本性的转变。吸取眼前的教训,足够唤醒他们、足够教育他们。如果没有这个强大的外力的话,这个政权不知道还要苟延残喘到多少年。
   网站被封 逼上梁山
   力虹先生说:3月9号同一天苏家屯事件第一次曝光,就我个人而言,跟被关的爱琴海网站命运一样是息息相关。这也是命运使然。然后我们爱琴海同仁就奋起抗争了。否则的话谁知道你爱琴海啊?!谁会知道中共对民间网络封杀的这么厉害啊?!我们就奋起反抗。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才开始接触海外网站。浏览,天天浏览,也就是爱琴海被关的那刻起,从那个时候开始被逼上梁山了。从那时起也就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自己不可为而为之,明明知道这个网站肯定是要被关掉的。我们还是要努力的利用没被关之前的一点点有限的时间,尽量的发出声音来。尽量的传播正义的声音。想不到06年形势变化的这么巨大、这么快。
   好了最后的思想准备
   他告诉记者:10年前他也曾经身陷大牢。那时候80年代正在大学中文系就读的他,因热爱文学与诗歌,创办了《地平线》诗刊。因此被系党总支书记出卖了,遭到当地的公安局传讯、立案、审查。89年民运因参与发动宁波市新闻界、文化届的上街游行示威,然后又跑到北京声援北大和北京市民的示威游行活动被抓。
   他说:20多年来被中共剥夺了一切。剥夺了所有的工作的权利、劳保的福利、医疗、甚至旅游的自由。所以就他个人而言,面对目前这种险恶的局势,他没什么可以失去的,没有什么值得在乎的。他和他的朋友们已经做好了最后的思想准备。他说:每一次写文章都感觉到是最后一篇文章了,每一次跟朋友见面,总以为是最后一次见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