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一位中国老渔民的凄凉晚年]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中国老渔民的凄凉晚年

   
   
   前几天,陪友人去东钱湖游览,并往离湖山不远的天童寺礼佛。东钱湖又称钱湖,是浙江省最大的淡水湖,著名的风景名胜区,距宁波城东15公里,享有“西湖风光,太湖气魄”的美称,但她的面积为杭州西湖的4倍。东钱湖由谷子湖、梅湖和外湖三部分组成,湖水四周群山环抱,绿树簇拥。湖中碧水清澈,烟波浩渺。无论风雨阴睛,四季更替,都在向中外游客展示赏心悦目的美丽画面。
   
   但是,当我们邂逅了一位土著老渔民,倾听了他所诉说的风雨飘摇的一生和近些年上告无门的苦难遭遇,眼前的湖光山色突然变得黯淡了,座落在湖畔绿荫丛中的那一幢幢权贵们的红色小别墅,在我看来也显得那么的血腥与狰狞……

   
   
   一. 少年时曾被解放军劫持,险些掉命
   
   老渔民姓孙,土生土长在东钱湖边的殷家湾。1934年出生,今年已是72岁高龄了。本来理应安享晚年了,但为了养家糊口,他还必须每天起早赶黑、披风冒雨地撑着一条小游船,接送游客,挣一点可怜的辛苦钱。
   
   老人告诉我们,16岁那年(1949年)因家里实在太穷,揭不开锅了,为了活命便跟着村里人上了一条外洋渔船,当了一名打杂的船工。那条外洋渔船就抛锚在宁波下白沙码头。当时,国民党部队已经开始往舟山撤退,他们是很讲道理的,阿拉船老大曾为他们运输过人员和物资到舟山,回来时国民党还付给了不少银洋,我也分到了二元,当时高兴死了!
   
   紧接着到共产党部队打了进来。那些“江北兵”(老人称谓解放军)简直就像土匪一样,背着枪上了船,说是阿拉的这条船已被征用了,说是要去打舟山。开始老大不太愿意,为头的就拔出手枪顶住老大的头。没办法了,船头上架起了机关机,一排人马上了船,就这样子开往舟山群岛。
   
   船撑到舟山群岛最东面的东极岛,他们叫老大往岛上靠。这时枪声大作,岛上守军的枪弹像雨水一样泼过来!老大想调转篷帆逃走,但江北兵又用枪逼住了他。那岛上的兵也很厉害,专打船上的老大。阿拉老大就这样身中几枪,被打死了,另外几个船员也受了伤,我命大,躲在一只木桶里边,捡了一条命……
   
   后来,东极岛被他们攻了下来,守军大多数被杀,俘虏了十几个举手投降的,用船装到沈家门(舟山群岛主岛),开公判大会。公判大会后,那十几个俘虏被拖到沙滩上,砰、砰、砰,都枪毙了!他们还在沙滩上打了木桩,拿粗绳一头拴住木桩,一头拴住被枪毙的俘虏,让其漂在海水中示众。我当时是亲眼看见的,潮水落时,那十几具尸体就伏在沙泥地上;潮水涨上来了,他们就漂浮在海面上,江北兵说这就是示众,吓唬附近小岛上还未投降的国民党残兵以及土匪、海盗、游击队。
   
   老人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是我16岁那时碰到的灾难,回来时,一条船死了一小半,受伤也不少,兵荒马乱的谁会来管你的死活?我的命大,那次没死掉真的要拜菩萨、烧高香了!
   
   
   二. 一辈子都交给了外洋渔业队
   
   后来,共产党政府成立了“外洋渔业队”,我换了一条船,继续当船员。那时候还是靠帆篷撑船,捕鱼要撑到舟山外洋公海,有时还要远到朝鲜、日本海那边,才能捕到好一点的鱼鲜。碰到风浪、有时还碰到台风,多少辛苦、多少危险啊!你们都不晓得,阿拉外洋捕鱼人,真的是用命换活命啊……
   
   好不容易捕了满满一船鱼,有东海带鱼、大黄鱼、鲳扁鱼、乌贼,一靠码头,统统由国家收购,每斤一角二分,一条不能漏掉。如果有船员想偷偷弄一点去换油盐酱醋,被发现,那是不得了!共产党就会批你“走资本主义道路”,罚工资、挨批斗,三个月不准上船,有严重的还被开除掉。
   
   我问老人,那时每月工资多少?老人说,开始每个月十几元拿了十几年,后来加到二、三十元,又是十几年。刚刚能吃饱肚子,后来娶老婆还向亲戚借了钱。这样子,为这个算是“大集体”单位的外洋渔业队卖命卖了45年,直到十几年前(老人有点记不准确了,依我计算是1994年左右),60多岁了,但身体仍很健壮,当时刚好单位面临“改制”,将所有渔船全贱卖给私人老板,同时也将为国家效命了一辈子孙老头,一脚踢给了新船主!私人船主又把他扫地出门,不给补偿金,没有退休金,也没有医疗金与劳保……老人长达45年的工龄,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被无情地剥夺了一切,孙老汉伤心地回到了东钱湖殷家湾老家。
   
   我们几个人听得都气炸了肺!天底下哪有如此狼心狗肺、丧尽天良的“人民政府”?!我对老人说,你可以去上诉啊!孙老头说,被赶出来后,回到家越想越不对,这不是要活活饿死我和老伴吗?我就豁出去了,先找了鄞县(本地所属县)电视台新闻部。他们人很好,专门做了采访节目,播了出来,但不管用;我又找到宁波电视台,也做了采访进行了呼吁,但还是没人来解决。
   
   最后没法了,我就去了宁波市人民政府信访办,接待的人让我回家等消息,打发我走了。我盼星星盼月亮,在家里等了三个月,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又去了市府信访办,这一次有人给镇政府(宁波鄞县莫枝镇,现为东钱湖风景管委会)打了电话,说是可以去找他们。我就找到镇政府,领导说,孙老头,你不要再去上访了,没你的好果子吃。你的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我们镇上正在研究……
   
   半年后,孙老汉被“特殊照顾”,享受镇上老年人的最低劳保:每月领取280元人民币。老人气愤地说,现在什么都贵,这280元,叫我和老伴二人怎么活命啊!就连骨灰盒都买不起啊!
   
   
   三. 和谐社会耻辱,秀丽湖山蒙羞
   
   就这样,已经72岁的孙老汉只得借3千多元钱买了一艘木头小游船(类似绍兴人的那种乌篷船,可载4、5个人),起早贪黑,为游客划船游览,重新当起了船工。而他的70岁老伴还须每天上山种菜,赶集卖菜聊补家用。
   
   我问老人有几个小孩,怎么不来承担养老的义务?他说有二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在宁波一家单位帮厨,二儿子在无锡一家工厂打工,女儿在本地一企业打工,工资都很低,养家糊口还嫌不够,哪有力量给我们养老啊!
   
   老人又说,这里东钱湖说是开发旅游,但都是打着这个招牌在抢土地,把风水最好的地方都占光了。你们看看,这湖对面,还有那边、那边造的洋楼、别墅,每幢别墅要600多万呢?谁买得起?都是镇里领导和上面当官的,一人分一幢,一年到头大多空着,没来住几天的,唉,阿拉穷人永远是穷啊!
   
   更有甚者,东钱湖风景管委会每年还要向老人收取1200元“管理费”。老人说,这个管委会最坏了,本来的镇政府现在变成了管委会,老百姓什么事情他都不管,只知道伸手要钱、缴钱、罚款,供他们腐败享乐!阿拉老百姓都叫他们“鬼委会”(本地方言发言,管与鬼谐),专干坏事,把原先沿湖边的村民土地、自留地以不到一万元强行收购了,再拿去以一百多万、几百万的价钱拍买给开发商。政府这帮人的心肝实在黑透了!
   
   到了吃饭的时间,我问老人你整天漂在水上,一日三餐如何解决?老人说,天没亮,我和老伴就起床,扒几口稀饭后,老伴上山种菜,我带着老伴给我准备好的冷饭团和咸莱,就下湖划船了。中饭和晚饭就在船上吃,有时送游客去吃湖边“农家菜”,饭店老板会让我吃一点客人留下的剩余饭菜……
   
   东钱湖开凿至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历史遗迹星罗棋布,留下陶公钓矶、霞屿锁岚、二灵夕照、白石仙坪等十大胜景以及南宋石窟“补陀洞天”,元塔二灵塔,王安石庙等70余处古迹,21处文物保护点和200余具南宋时期石雕。
   
   将近一千年前,北宋大政治家王安石的仕途生涯,就是从鄞县县令开始的。年青的王安石为官一方,造福乡里,留给本地的最大遗德便是带领民众修缮了东钱湖,经千年灌溉,造就了鄞县东乡一望无际的鱼米之乡。可惜如今东乡沃土良田早已被开发成了工业区、中心区;湖光山色、风姿绰约的东钱湖,随着大规模的旅游开发,已变成权贵们占山为王、占水为霸的“案上鱼”、“盘中餐”!
   
   如果你有机会来一下浙江东钱湖,你听到的必定是红男绿女的戏水声,看到的一定是遍布湖畔与山腰的权贵们购置的超级豪华的渡假别墅,供权贵们享乐的高尔夫球场与五星级宾馆。但是,我还是要提请人们留心注意一下,那湖面上有一条木头小游船,船上有一位肤色如同非洲黑人似的72岁的悲苦老人,他姓孙,他少年时曾帮助过共军打江山,他的一辈子血汗都被政府榨干了,又被一脚踢了出来。如今,老人只能天天摇船在湖上,招徕顾客,挣几个活命钱和最后的送葬钱……
   
   假如你们发现了这条小游船,你就招招手,坐一趟老人的船吧!
   
   2006.8.24.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