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力虹文集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民间聊天札记
   
   
   前些日子,罕见的高温炎热席卷华夏大地,上网写文章只得在清晨5、6点钟进行。下午与晚上经常应邀去公园茶室与朋友们聊天避暑。在此期间,接触了认识了不少新朋友,聊着聊着,大家都会情不自禁地讲起当前社会的黑暗、政府的腐败、民众的苦难和对中共统治的发自内心的厌恶与愤恨。

   
   我发现,参与聊天这些人皆为生活相对富裕、并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各界人士;并且浙江宁波又地处长江三角洲黄金地带,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他们大都衣食无忧、生活悠闲,但为什么每个人都积极踊跃、直截了当地表现出对中共的极度鄙弃呢?
   
   一般在这种情形下,我总是不太说话,坐在一旁静听他们争先恐后的发言。据我了解,他们平时都未上过动态网,没有读过《九评》,也不知道“三退”真相。他们对中共本质认识,是多年来发生在身边的现实生活告诉他们的,凭着朴素的人性和尚未泯灭的良知,他们显然早已感觉这个政权已经无可救药,必须尽快摈弃,中国才有希望。
   
   回家后,凭着记忆,记录下他们说的一些事情,和相关的议论。
   
   一、青年公务员:为了逃避入党,只得选择民主党派
   
   那晚,朋友带过来一位精明强干的年轻人,一块儿在月湖边的茶馆喝茶聊天。经介绍,他是市政府一权力部门的科长,开着尼桑、衣着名牌、收入颇丰,并且仕途看好,前景不可限量。开始他不多说话,当知道了我是一个文人后,突然问我“入九三学社好不好?”
   
   我笑道,那无非是中共“八大花瓶”中的一个。我问他为何要提此事。他说,我被烦死了!局长不知道找我淡过几次了,催命一样要我写入党申请书。刚才酒席上,我们的局长又提到此事,我是“逃”出来的!
   
   真是怪事一桩。我问:那你为什么不愿入党?他笑道:“现在机关里的舆论都认为,好人不入党,入党无好人。我看也是如此,我才不想去入那个党呢!”
   
   呵呵,原来中共的核心权力部门也有了如此的“民意”,真是想不到啊。这位年青官员又补充道:“即便原本是好人,入了党也必然变成坏人,逃不了的!所以我准备选择一个民主党派去加入一下,这样子局长总不会再找我麻烦(写入党申请)了吧?”
   
   众人大笑。我说不一定,每年政协开会,或每有大事,他们也会规定民主党派必须表态、表决的,九三学社也好,民革也好,工商联他好,你身在其中,是逃不了的。小伙子一脸的沮丧,闷头抽烟喝茶,不吭声了……
   
   二、下岗女工:现在最坏的就是共产党
   
   K女士本来是一家大型国营商场的职员,前些年因商场亏损,当局强行进行“国企改革”,被贱卖给了私人老板,所有老职工被“卖断工龄”扫地出门。国有资产被政府官员和私人老板瓜分殆尽,老职工几十年的“贡献”化为乌有。她说我们职工曾联合起来去商业局和市政府上访,但得到的是什么?还不是遭驱赶、被打击报复,一点道理都不讲了!
   
   目前,K女士自己经营一家小公司,生意不错,日子过得丰富多彩。但她始终忘不了她原来商场的姐妹们,她说:“大多数下岗女工多少可怜啊!每月拿几百元钱的低保,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有背书包的,那就更惨!让人家怎么活啊?”
   
   旁边的一位女士接口说:“温家宝最近又要给公务员加薪了,并说要增加强度,拉开档次!这是人说的话吗?看看现在阿拉宁波公务员过的是什么日子,年收入十几万是毛毛雨,加上受贿贪污,有一官半职的起码几十万、上百万,住豪宅、开名车、吃鱼翅、包二奶……再看看大多数下岗工人、低层市民过的是什么日子?拿着低保不敢上超市、不敢上医院、不敢送孩子上学,这么热的天买不起空调,就是有了也不敢开!现在倒好,又要给公务员加薪了!那为什么不给老百姓加点救命钱?我敢打赌,温家宝的脑子百分之一百进水了……”
   
   一位朋友插话道:“网民们不是给温家宝取了个绰号,叫他‘政治超女’吗?真形象,我看他除了到处访问、作秀之外,一点头脑都没有。”
   
   K女士说:“现在社会太黑暗、太不公平、太不讲道理了!最坏、最不要脸、最遭万人唾骂的就是共产党,和大大小小当官的,阿拉老百姓哪一个不是巴不得它早日被推翻掉!”
   
   三、律师朋友:现在社会最可怕的是司法腐败
   
   这位新认识的朋友姓金,是一位资深律师。他听了众人的议论,沉吟半晌,开口道:“你们所说的都是社会表面现象,但件件都是损毁国本、民心的大事。比如医疗腐败,真是要剥夺老百姓的救命机会;再比如教育腐败,将造成将来更大的社会不公平。但是,你们都不太清楚,现在的司法腐败、司法黑幕,那才是我国最根本性的危机。因为司法是社会公正、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一条防线一旦崩溃,这个国家才真正没得救了!”
   
   众人一下子静了下来。另一商人朋友说:“现在哪里还有司法公正?上次我的那个官司,还不是法院和法官被对方买通,已经写好的判决书判我赢,过了二天被重新写过,结果我是人财两空啊!”
   
   金律师道:“你这种案例太司空见惯了。我已做了将近20年律师,经历的、看到的、听见的司法腐败事例太多太多了,身上原先的那根神经和同情心,几乎已经麻木了,唉!现在早已经是‘法院大门朝南开、有冤有理、无钱无权莫进来’。现在共产党的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和律师协会,就是他们权贵们自己开的,只要跟官方有关系,只要你有钱并敢于大笔大笔地去送,死刑犯可以缓刑、减刑、监外、保外、直至放掉,真正有冤的贫穷老百姓可以判你一个非法上诉、扰乱社会治安、甚至诬告罪!我做律师的,我们事务所里几乎天天能碰到这样的案子。中国社会已经是一个是非、黑白完全颠倒的社会了,没办法了……”
   
   大家沉默着。我说,有良知有正义勇气的律师现在还是有的,比如北京的高智晟,山东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等等。可惜他们都被抓了,坐了大牢……
   
   金律师说:“我们律师界都知道的,内心也是极端的愤懑。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他们掌握着国家暴力机器,随时可以调动公安、国安、武警、直至军队,抓你、打你、关你没商量,你能怎么办?”
   
   一直闷在一旁的另一位商人朋友开口说:“现在连共产党内部它自己也知道好景不长了,他们就是要赶在灭亡前,再多捞一把,将家属、孩子、贪污的财产拼命地往国外送;在位一天腐败一天。如果有人去揭露他们就镇压,谁还去管百姓的死活?中共要下台,就连三岁儿童都知道了。”
   
   四、老干部夫妇:早在心里退了党,但还强迫我们交党费
   
   在另一个场合,我碰到了这一对老干部夫妇。老爷子姓黄,今年69岁,曾任一大型国企的党委书记,正局级干部。老妈姓石,今年67岁,曾是市府机关处级干部。他们在7年前退休后,面对社会上、官场上大面积的黑暗与腐败,逐渐认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非常后悔受了一辈子的骗,为中共效了一辈子的力。
   
   他们告诉我,从四年前开始,他们夫妇俩就不参加任何党组织生活与活动,拒缴二人的党费。他们以为,根据《党章》规定,如此几年下来,便可以顺理成章地退出共产党,心安理得地安度晚年。没想到,从去年开始,政府发下来的退休金(打入银行卡),未经他们同意,每月被组织上强行扣去了党费的数额!
   
   黄老爷子气愤地说:“这不是强奸我们吗?这不是要强迫我们留在共产党组织内一辈子到死吗?!”老头子猛烈地咳嗽起来,已经说不出话来……
   
   石妈妈说:“我们原机关退休干部中,和我们社区老人里边,像我们这样的被强迫扣缴党费的,已经是绝大多数,我们这批人遭受过多少次运动,多少的苦难?我们的一辈子都被共产党毁了,谁还会去缴那个党费,作孽啊!”
   
   临走前,黄老爷子说:“共产党早就自己判了自己的死刑,早应完蛋了!”
   
   五、抗日老将军的遗言:好啊!又死了一个共产党!
   
   这个故事,是一位老朋友(干部子弟)向我转述的。几年前,被养尊处优地供养在宁波干休所小别墅中的一位抗战老将军,终于病入膏肓要死了。家人、子孙们与各级领导围在病房里,想问问这位与日本兵拼刺刀幸存下来的、功勋卓著、曾当过军分区领导的老将军有什么遗嘱。
   
   老将军瞪着双眼,久久不吭声。市委机关干部处处长再次询问他有什么要说的,包括葬礼安排、骨灰安放、亲属待遇、子孙福利等等,并保证组织上一定会好好安排,一定满足他的所有要求……
   
   这位抗日老战士连头也没转过去,挥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一位平时一起钓鱼、打拳的知心老战友。等到病房门关上后,老头挣扎着拉住老友的手,用最后的力气大吼一声:“好啊!又死了一个共产党,好啊……”
   
   听说这个惊世骇俗的遗嘱,震动了市委、省委高层,被组织上严令封锁,不许外泄。但不久,老将军的遗言就在市委、市府和军分区传开了……我朋友评论道,这位老爷子平时个性倔强,疾恶如仇,对中共腐败和欺压百姓深恶痛绝,离休后一直闹着要退党,但碍于组织上和家族的重重压力与阻挠,一直未能如愿。只能等到临死之前作拼力一吼。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将军曾为国家浴血奋战,至死也做了个明白人。
   
   六、水可载舟,亦能覆舟。与民为敌,天诛地灭
   
   古谚曰:水可载舟,亦能覆舟。一个靠牺牲7千万人民的头颅,从合法政府那里抢夺而来的政权,上台后半个世纪中又让同胞付出了8千万条无辜生命的惨痛代价,来维持它的私欲与统治。面对全体国人的苦难与全世界正义的呼声,它不但不悔过自新,反而变本加厉地倒行逆施,在反人类、反人性、反人道、反文明进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剧速滑向死亡的深渊。
   
   天作孽尤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听听大陆民众(包括中共体制内良心人士)的声音吧!他们还都没有机会上海外网站,读到《九评》,了解“三退”真相,他们是从一个普通人的最原始的人性出发,从他们的日常生活经验中,认清了中共的邪恶与本质,看清了要挽救我们的国家、让每一个中国人活得像一个人,必须尽早、尽快结束目前的罪恶统治。
   
   什么叫天意?民心就是天意。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2006.8.23.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