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进入2006年以来,中国的一切(腐败、暴政、危机、苦难、维权、抗争)和世界的一切(西方醒悟、人权谴责、独立调查、国际介入)仿佛都被放入一台巨大的加速器之中,缠绕在一起加速运转,并催化裂变,终于开始形成了正义与邪恶的泾渭分明的两大壁垒──以大陆千百万抗议民众、维权人士和追求自由民主的异议人士加上西方有识之士及民主国家为一方,以负隅顽抗的极权主义暴政为另一方,展开了自苏东集团崩溃以来最关乎人类命运的最后较量。
   
   无数迹象表明:当前,中华民族真正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同时也到了最有希望、最有盼头的时刻!

   
   特别是今年3月9日开始被海外媒体揭露出来的“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以及7月6日公布的加国独立调查报告,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标志性关口。我曾在此间的一篇评论中,将这一关口称为“活摘门”。在我看来,面对这扇“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活摘门”,要么是人类正义与文明的泯灭,要么是蓄意地、系统地制造这一“活摘门”的暴政的崩溃,别无它途。
   
   在危机的另一面,似乎在远离“活摘门”的海外,若干个无赖政权正在“趁火打劫”──伊朗搞的是核讹诈,朝鲜在核讹诈之上又试射了多枚中远程导弹,现在黎也嫩真主党又挑起了恐怖主义事端……如果深入观察和分析一下,上述国际危机的连番爆发,其目的也许就是为了掩蔽国际社会对“活摘门”的注意力,拖住美国推进全球民主的战略步骤,捆住美国人的手脚。
   
   最近有西方观察家(D. J. McGuire)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不自由,美国永远不会安全。(见大纪元7月25日讯)他认为,现今世上危机丛生,恐怖组织真主党与以色列之战,伊朗及北朝鲜的核武和飞弹,阿富汗及伊拉克战争的延续。把危机孤立来看的人……他们错了,因为今天我们站起来反对中国共产党,就不仅是反对一个邪恶残暴的政权,并且也是反对一个在危机背后的实体,它是一切自由的敌人的大后台。中国共产党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凶害,它是民主世界真正最大的威胁,因为没有了它,所有其他的各种危害必将虚弱无力,甚至可能不存在。
   
   确实,从近期西方机构和媒体披露的事实看,黎巴嫩恐怖组织真主党向以色列发射的火箭来自伊朗,制造者正是中共。并且,伊朗最近浓缩的铀是中共90年代卖给它的。而北朝鲜一直是中共的卫星国,与北京政权唇亡齿寒,休戚相关。君不见在加拿大独立调查员的“活体摘除人体器官”报告即将公布前夕,金正日就“及时”地发射了导弹!
   
   为什么中共要寻求与世上最臭名昭著的政权及最卑劣恶毒的恐怖份子联盟呢?D. J. McGuire先生指出,因为他们有共识:仇恨美国,惧怕民主。中共很清楚它在中国人心中真正是什么东西。它知道已有约1200万党员离开它,投向真理。它也知道民主世界光芒万丈,例证没有专制暴政的中国会有多好。中共国根本比不上民主中国,所以中共要消灭民主。
   
   这位观察家进一步指明:“这也就是中共政策的背后目的,要使世界给独裁者有安全感,他们是伊朗的霍梅尼、叙利亚的阿萨特、北朝鲜的金正日、古巴的卡斯特罗、非洲辛巴威的穆卡比,委内瑞拉的查维兹、非洲苏丹的巴锡尔。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在跟美国打冷战,偏袒美国反恐战中的所有敌人。共产党知道它们不能与自由世界共存。要么是它们,要么是我们。”,“中国不自由,美国永远不会安全,所以这也意味着,中国对抗共产党的战争,也是美国的战争。”
   
   “要么是它们,要么是我们!”这句大义凛然之语,当年我们曾从罗斯福口中听到过。一个世纪以来,美国在全球推广自由民主的历史功勋天日可昭──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如果没有美国的介入和付出惨重的代价,法西斯主义将肆虐全球,中国人仍将受日本军国主义的奴役;在长达半个世纪的东西方冷战中,如果没有美国肩负起人类文明的责任,共产主义将极有可能施虐欧亚,二分之一以上的人类将成为斯大林集中营的囚徒;在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民主化浪潮中,如果没有美国提供源源不断的支持,民主国家的数量怎么可能成倍增长,自由民主也不可能成为全球性的文明普世价值。
   
   因此,中国不自由,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就不安全──这样的观点已越来越成为全球民主国家和政治家的共识。我赞同余杰与王怡、李柏光一起赴白宫会见美国总统布什及其他美国高级官员时,当面向布什总统提出的吁求“里根总统因为埋葬了苏联东欧的共产制度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帮助中国发生这种变化,也许是上帝给总统先生的历史使命”,我也同意余杰指出的,吁请布什总统关注、参与和推动中国的变革,是一个热爱中国、关怀中国未来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权利和选项。
   
   二战结束时,是美国人用血与泪将日本和德国从法西斯巨祸中拯救出来,并将民主制度成功地移植到了这二个前邪恶国家,使之成为除美国之外的经济最发达的民主堡垒。此外,包括波兰与东欧诸国、亚洲的韩国、台湾和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在争取民主化的艰难险途上,哪一个不是依靠美国强大的“外力推动”,才克服了重重阻碍,实现了极具“美国色彩”的自由和民主?
   
   我们听到,作为美国公民和政治家的D. J. McGuire先生在7月21日的发言中已经发出呼吁──中国人和美国人团结起来,这世界上最年轻最坚强的大国结合着最古老最丰富的文明,必然能打败共产党加害两国人民的恐吓与胁迫。美国人民已经看到共产党的威胁,他们必将明白共产威胁已经与恐怖威胁合并,所以他们也必将行动起来。直到那天来到,我必尽我一切能力帮助中国人民拿回他们的国家。
   
   2006年由中国危机带动的世界和平与文明的危机,已开始全面爆发。我相信,结束专制独裁走向自由民主之途,除了依靠全民族的觉醒和全中国人民的坚持不懈的斗争,绝对离不开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民主世界的支持与帮助。因为在全球化背景下,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就是铲除世界上最后的、也是最大的专制毒瘤,这与维护世界和平和最终实现人类自由幸福,已经密不可分。
   
   危机正在加剧,中国亟待拯救,民主可以移植,美国责无旁贷。所以,我要在此向世人指出:推进中国自由化与民主化,除了我们自身的努力,不依靠美国,我们还能依靠谁?
   
   2006.7.26.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