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力虹文集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救救高智晟!救救陈光诚!救救中国!!
·一位中国老渔民的凄凉晚年
·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小格格不要哭,爸爸一定会回来
·专访:传九促三是中共过不去的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因为本人出生在浙江,有机会读书时──我指的是1977年以下乡知青的身份参加中断了整整10年的高考之后,才从书本上得知浙江文人实在了不起。特别是20世纪初中国文化/文学转型期以来,所出文人品质之高、数量之巨,乃中华之冠,无以匹敌。
   
   前些年在北京参观了“中国现代文学馆”,据在该馆当研究员的友人介绍,馆中所陈列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著名文人当中,浙江文人竟然占了四分之三!当时,我为自己也是一个浙江人而自傲了一番。

   
   19世纪末以来,随着甲午战争、鸦片战争的失败,清廷式微,西风东渐。东方帝国古老的国门在坚船利炮的轰炸下被迫打开,从东南沿海开始泛涌起来自太平洋与大西洋的“蓝色浪潮”。这是一次在文化史上堪与先秦相媲美的人才辈出、百家争鸣的伟大时代。浙江有幸居于中国文化发展的最前沿,走出来一批转型期的文化大师和更多数量的优秀文人,为浙江近现代史平添了至今不衰的光荣。
   
   像王国维、章太炎、蔡元培、鲁迅这样的人物概属百年难遇,而鲁迅更以其超凡的艺术感受力和深邃的历史洞察力,成为世界级的文化巨人。同时,在文学、艺术、教育、出版、学术、新闻等诸多领域,浙江无不人才济济而傲视全国。如吴昌硕、潘天寿、周作人、茅盾、夏衍、郁达夫、夏丐尊、张元济、胡愈之、钱玄同、陈望道、邵飘萍、曹聚仁等等,皆可谓自成一家的文化巨擘。
   
   我在人物随笔《华夏儿女简说》系列中,曾写到过吾乡秋瑾、徐锡麟、蒋梦麟、金岳霖、李叔同、郁达夫、张静江等彪炳史册的现代人物,他们中间有的并非属于纯粹意义上的“文人”,但他(她)大都读书出身,有文化人的底子,并皆有诗文存世,所以也几可归入文人的范围。
   
   有一组统计数据耐人寻味,这是一张“近现代杰出文化名人籍贯地域分布”
   表,它用“省区 (民国首届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国现代学术经典》人物+《国学大师》丛书人物+20世纪13位杰出国画大师与10大书法家+6位公认的文学大师=合计)”这样的格式,对全中国这一时期的重要文人数量作了排列:
   
   浙江 20+8+1+5+1=35,江苏 15+6+0+3+0=24,广东 8+2+0+2+0=12,四川 3+3+1+4+1=12,江西 7+2+0+1+0=10,福建 6+2+2+0+0=10,湖北 7+2+0+0+1=10,河南 5+1+0+2+0=8,安徽 1+2+0+2+0=5,河北 2+2+0+1+1=6 ……
   
   曾经的高标,昔日的辉煌,甚至那些统计数字都已被“风吹雨打去”。回过头来,看看我们今天的浙江文人,在极权主义文化专制的重压下,他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道德崩溃与良知沦丧,已全然找不到我们浙江文人前辈的骨气与名节。有的只是为苟安而犬儒,为名利而谄媚,甚至为富贵而卖身。这种大面积的文化堕落,在中国当代知识分子之中显得特别的惹人侧目。
   
   当然在1949年后,中国知识分子群体所遭受的管制之严、束缚之紧、迫害之重、镇压之酷乃至屠戮之惨,都堪称史无前例。但是生命中的大是大非和正义与邪恶的选择,最后还是要靠自己来作出的。记得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曾告戒世人,在中国你必须记住三个千万,其中一个就是“千万不要低估知识分子的无耻!”在我看来,这句过来人的经验与悟道之谈,放在当代浙江文人身上恰如其分。
   
   当学者余秋雨油腔滑调地奔波于“文化江湖”,当画家陈逸飞灯红酒绿地行走在“时尚T型台”,当作家余华在国内告诉众人如何“活着”,一到美国就赞美文革和毛泽东时……我的心里是冰凉的。有好几次碰到外省文友,他们曾问过我:你们这些浙江文人都怎么啦?
   
   所以,在一段时间中,人们提起浙江,第一个概念就是“浙江人会做生意、有钱”!好像八十年代提起广东人。我在这里试图写一写浙江文人的今昔,感觉犹如一名家道破落的世家子弟,言及祖上荣耀不禁神飞色舞,提起目下景况简直无地自容了。
   
   2006.7.22.宁波
   
   -----转自《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