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这句惊天地泣鬼神的判语,出自由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组成的独立调查团发表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独立调查报告》,足以在世界公理和人类道德上,判处一个建立在邪恶主义、邪恶欲念和邪恶谎言与暴力之上的政体的死刑!中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活摘门”。

   
   在此“活摘门”之前后,作为国际上最大的维护和平与公义的组织联合国及相关机构仍保持沉默,不得不令人怀疑联合国存在的真正价值和意义。安南最近刚好有一次中国之行,我们还是没听到他哪怕说过一句像样一点的话语。我们还看到美国的几位外交官,在当局精心安排下,对苏家屯事件进行的草率的、不负责任的调查。难道这次美国人也被蒙住了双眼?
   
   所以,看到这份调查报告当天,我给大纪元写了《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一文,结尾时我写道“面对这份长达46页的血淋淋的《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现任美国总统布什将会说些什么?我们可以期待的是:在第二次就职仪式上发誓战胜邪恶专制和恐怖主义,拯救人类文明价值的布什先生,面对中国大陆正在发生的反人类、反文明的国家恐怖主义罪恶,也会像他的前任里根总统那样,勇敢地说出同样的话语──让我们来结束它!”我是寄希望于西方民主国家的文明力量,同时希望此希望不会再次落空。
   
   第二天,林牧、孙文广、高智晟、焦国标、张鉴康、杨在新六位中国人发表了《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联合声明》,其中第6条“我们紧急呼吁,中共领导集团内部那些内心存有良善,并且未涉及该罪行的人士,利用你们目前所能利用的一切条件,勇敢的站出来,或者智慧的不公开的去发挥各自的积极作用,至少也不要再成为罪犯们掩盖犯罪的帮凶,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保全证据,为结束今天中国的苦难,发挥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应有作用。”这一面对当局相关人士的紧急呼吁,说得何其的诚挚与理性,难道一丝一毫也唤不醒他们的良知吗?。
   
   两位令人尊敬的加拿大人已经走在了全世界的前面,历史性地开启了一道“活摘门”。我们每一位良知未泯的中国人理应猛醒而奋起──如果我们还自称为人类一员的话!
   
   新闻恶法正待出笼
   
   近日,似乎为了应对二个月前启动的加拿大独立调查团的调查,中共急急忙忙地向人大常委会提交了《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目前正在“审议”之中。此法如果获得通过──其实他们要想通过便通过,叫人大审议一下,无非是从口袋摸出一枚橡皮图章。记得2000年的《反邪教法》和2005年的《反分裂法》也是这样被通过的──将全面禁止新闻媒体(包括港澳和海外媒体)发布未经批准的突发事件报道,否则将被“罚款5万到10万元人民币”!
   
   中国大陆媒体已被当局阉割干净(包括爱琴海这样的民间网站更是首当其冲),无法起到象海外媒体那样的监督、揭露与批判作用,发生在国内的很多“突发事件”的真相都是直接由海外媒体曝光的。海外媒体对于揭露中共邪恶面目、反映苦难民众呼吁起到了国内媒体无法起到的先锋作用。所以他们才不顾言论自由的普世价值,把《突发事件应对法》的打击范围扩大到了海外新闻机构及驻华记者!
   
   在我看来,此法草案之恶、之邪、之荒唐可笑,已到了丧心病狂,登攀造极的地步:首先,中共自1949年武力夺取政权后,对新闻媒体和大众舆论的控制一直看作性命攸关,89年六.四前夕媒体一度“失控” 让他们记忆犹新;特别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海外网站的勃兴,让他们如坐针毡,看到末日正向他们走来而惶惶不可终日。继违宪制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全面扼杀国内网络的自由空间之后,现欲抛出《突发事件应对法》,妄图将中外媒体一网打尽!这个近乎疯狂的举动是恶上加恶。
   
   其次,进一步反映出了炮制者确实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思维混乱的地步,纵然国内媒体皆已沦为极权专制的喉舌,那么海外媒体(包括香港独立报刊)是他们的恶法能任意控制的了吗?譬如像《动向》、《大纪元》、《民主论坛》和《博讯》等等这样的海外中文媒体,每天都在“冒犯”他们的“突发事件应对法”,难道也须向中共缴纳罚款不成?
   
   中共为了应对“活摘门”,看来他们是连常识都顾不上了。只有来日无多的亡命之徒才会有如此的心智紊乱、丧心病狂的企图,只有如过街老鼠似的极权残余才会制定出如此倒行逆施的邪恶法规。前几天,我在回答海外电台记者就此事采访时说过,他们现在被全世界正义舆论围剿之下,真的是狗急跳墙了,什么的体面都顾不上了,抡起恶法赤膊上阵了。同时,我也提醒人们注意:极权暴政在垂死挣扎之际,什么样的疯狂举动都能做得出来,国际社会必须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和应对措施。
   
   
   毛泽东的一句惊世名言
   
   前天从一家著名网站上看到了一句从未透露过的毛泽东的惊世名言:“专制制度必然具有兽性,与人性是不相容的,兽性关系只能靠兽性来维持。”网上介绍说,这是毛泽东在中共窘困、捉襟见肘时,曾这样解释过党的残暴根源。在我的记忆中,这样的话连希特勒和斯大林却羞于出口,这完全属于恶魔撒旦和地狱阎王之声!用这句话来为“活摘门”作注释,一切疑问迎刃而解。
   
   有人可能会不相信毛生前会说这样的,但我是相信的。甚至,他的僵尸躺在天安的广场南边的“毛主席纪念堂”整整30年之后,我知道正是他的如此这般的名言,仍然“英明地”、“天才般”地指导着这个党、这部国家机器维持着“兽性的专制制度”。
   
   君不见,在毛泽东身后,1989年六.四证明了一次,1999年反法轮功又证明了一次,此后,包括汕尾东洲坑村大屠杀、北京上访村大迫害、苏家屯活体摘除、临沂沂南陈光诚案等等等等对中国人民的虐杀残害,无不在证实毛泽东这句惊世名言的顽强的生命力。
   
   “天安门三壮士”确实做在了愚昧国人的前头,可惜他们荆轲刺秦王式的壮举当时未被人们所理解;记得吴祖光先生在一次政协小组会议上也说过一句名言,大意是,如果不将毛贼的尸体从纪念堂中搬走、烧掉,中国永远不会进步!吴老此言当时曾被京城的知识精英们视为“疯语”。
   
   尽管列宁和斯大林的尸体早已被从红场可耻挖了出来了,但这具必须对八千万同胞的非正常死亡负全责的罪魁祸首,至今仍无比荣耀地横陈在全世界最大的广场上,像当年检阅百万红卫兵那样,每天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朝觐者(我相信,他们当每个人至少有一位亲属或朋友遭受过这具僵尸生前的迫害)。所以,这份7月7日公布的调查报告,它的始作俑者就躺在纪念堂的水晶棺材之中!
   
   独立调查报告中的一段话“这些指控如此令人震惊,以至于人们几乎不可能相信它是真的。尽管人类目睹了这种堕落,如果这些指控是真的,将代表一种对这个星球来说属于新的诡异形式的邪恶。”让人印象深刻,但细细一想,此种诡异形式的邪恶并不“新鲜”,因为它的领袖早已将此谜底一言道破,这只能说明世人实在是太过善良了。
   
   毛泽东僵尸至今仍阴魂不散,“活摘门”之爆发和《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之出笼,都可以在此找到合乎逻辑的答案。
   
   2006.7.11.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