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溪口岩头纪行(之4)
   
   
   从“素居”大宅院出来,毛宝根老人把我们领引到了素居一侧的一间颓旧平屋里,与蒋经国的大娘舅之孙子毛椒初老人见面。毛椒初老人今年77岁,自小读过私塾,清瘦的脸庞戴着一副眼镜,显示出几分儒雅之气。老人卜居的陋室只有十几平米,但收拾得十分整洁,对于我们的突然到访,老人连忙搬凳让座,有点手忙脚乱。我们阻止了他去张罗茶水,说只是顺便来看看。

   
   等到毛椒初老人平静下来,我才问起:“您为何仍住在这小屋里,不搬到素居大宅中去?”
   
   “没办法喔,过去阿拉毛家算是地主,从解放后土改中被赶出来,一直是住在这里的……”
   
   “现在不是早就落实政策了,土改房产可以收回了吗?”
   
   毛宝根老人在旁插话:“政府是有政策,但到了阿拉这里就没用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
   
   我又问:“当初,您毛家被划为地主,再加上蒋家和台湾这一层关系,这么多年来,历次政治运动是怎么过来的?”
   
   毛椒初老人沉默了一会儿,笑笑道:“还好,还好,无非是被叫去受受批斗……更多是陪绑……”
   
   “他以前当村里小学老师,为人慈善,小心谨慎,从不冒犯别人,所以人家斗斗他也就算了,没受什么大苦。”毛宝根补充道。
   
   “那文革时候怎么样?被抄家了没有?”
   
   这时,毛椒初老人的声音大了一些:“抄了,抄了,不知抄过多少回了,老底子留下的东西一点也没剩下来,全被抄光了!烧光了!特别是许多上几辈的古书古画,好不容易从土改那会保留下来的,到了文革,全被溪口来的红卫兵抄走了,没了,真真可惜哉……”
   
   老人摘下老花眼镜,低下头,慢慢擦拭起来。这时,有一位年轻妇女抱着一个大胖婴儿走进小屋,毛宝根高兴地介绍:“诺!这是他的孙媳妇,这个小毛头就是他的重孙女儿了,哈哈哈……”
   
   与毛孙媳妇打过招呼后,我在心里算了一下,如果从蒋经国这一辈算起,眼前的这个一周岁婴儿已经是第5代了。
   
   于是,我趁机请毛椒初老人详细介绍一下岩头毛福梅家族的近代谱系,经当场笔录如下:毛太公,前清秀才兼经商,建造素居大宅----毛鼎和(蒋经国外公)乡坤兼商人,开设祥丰南货店等----长子毛怡卿、次子毛懋卿、幼女毛福梅----毛伯衡(毛怡卿之子),宁波农民银行职员----毛椒初,做村校教师,后一直闲居在家----毛月树(毛椒初次子,岩头村会计。长子毛月明已故)----毛高翔(村五金厂工人)----毛佳露,就是眼前的这个可爱的小宝宝。
   
   毛椒初老人看着我细细地记下了蒋经国外婆家的谱系,也许是心里一阵高兴,便对我们说起了稀为人知的有关“蒋经国出世”的一段秘史──唉,现在仍很少有人知道,蒋经国得以出世,曾经历了一番不便向外人言的曲折。倘若没有他祖母王采玉(蒋介石的生身母亲)的努力撮合,几乎不可能有蒋经国这个人!
   
   1901年春节,14岁的蒋介石与19岁的毛福梅结婚,做了夫妻。那时,蒋介石充其量还是个未脱稚气的顽童。行礼那天,刚拜完天地,蒋介石就将头上的红缨帽扔在地下,奔向天井与一群看热闹的村童抢拾爆竹头。消息传到岩头岳父家,其岳父母很恼火,认为“爆仗拾蒂头,夫妻难到头”,是个不吉预兆。果然,被其岳父母料中,婚后小夫妻不和,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打架。在一次争吵中,蒋介石抬起一脚正中妻子下腹,毛氏受伤当即堕胎流了产!
     
   抱孙心切的蒋母王氏为之痛心责备儿子,她坚信“蒋氏贵子必得原配所出”,在蒋介石从日本回到上海消度暑假之时,王氏亲自陪送媳妇毛福梅前往上海与蒋介石相聚。
   
   殊不料蒋介石对这个土生土长的妻子全无好感,甚至连同房也不愿意。蒋母怨恼之极,为促使儿子与媳妇和好共处,她痛哭训子,并以死相胁。蒋介石虽生性顽梗,但素来事母孝顺,见母为此这般伤心,就下跪求恕。他的好友张静江、戴季陶等人也闻讯前来劝解。蒋介石迫不得已,方同意留下毛氏在沪同居。
   
   这一住果成好事,不多久,毛福梅再次怀孕。蒋母得讯又喜又忧,鉴于前次被踢堕胎之惨痛教训,当机立断携带儿媳毛福梅回乡,在老家十月怀胎,所生下的便是男儿经国。蒋介石获得喜讯,当然也是欣喜不止,当即回到溪口,借故宅“丰镐房”房名,为儿子取乳名“建丰”。后因儿子属“国”字辈,又取谱名为蒋经国。
   
   听了毛椒初老人披露的这一“经国秘史”,不禁有了诸多感慨。也许“自古英杰多磨难”,经国先生的出生身世竟然地经历了一番如此的“阴差阳错”和“柳暗花明”。如此看来,蒋母和毛福梅几十年如一日地吃斋念佛,终结善果。同时,这何尝不是天佑台湾的一个“佐证”,只不过这个“佐证”被深匿于故乡故土太久太久罢了!
   
   2006.7.8.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