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力虹文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像任何物质运动有它的从开始到结束的运动规律一样,“爱琴海事件”至此已走过了它从爆发、发展、较量、再发展,直至高潮的运动轨迹,并且它所承担的和业已完成的历史使命,已远远地超出了人们当初的预期和想象。
   4月20日,在《博讯》站长韦石先生和海外网友的全力支持下,爱琴海网站在美国的《博讯》新闻网上重新开启。林辉为此接受了该网记者的采访:

   林辉:为什么要建立爱琴海网海外镜像
   (博讯2006年4月24日)
   
   近日爱琴海网低调复网(建立海外镜像),本社记者采访了爱琴海网站站长、自由作家林辉先生,以下是林辉先生接受采访的主要内容。
   
   记者:爱琴海网复网正值中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访问美国,请问这之间有什么关系或寓意吗?
   
   林辉:历史有太多的偶然性,3月9日爱琴海网被关闭,也正是苏家屯惨案被揭发的日子,4月20日爱琴海网建立海外镜像,也正是胡锦涛访美的日子。我们但愿这样的巧合以后少发生,因为戏剧性里包含的是痛苦和荒谬,而不是欣喜。
   
   记者:为什么要先建立海外镜像,当然我们知道,近期在大陆恢复网站比较困难。
   
   林辉:对于建立爱琴海网海外镜像,主要原因有四:1、爱琴海网被封杀的同时,网友尤其是博客用户的知识产权遭到了没收,他们无法再得到自己辛苦创作的作品和投入心思的生活记录,虽然事出有关部门,可是我们并没因此减轻自己的愧疚,建立镜像有助于博客用户得到自己的资料。2、有关部门指称爱琴海网发表了“大量非法信息”、“有害信息”,并数度出面“澄清事实”、混淆视听,那么建立爱琴海网海外镜像,就是要让全世界看看,事实究竟是怎样的,“非法”与“有害”的大量信息究竟在哪里?他们害怕的究竟是什么?!3、虽然有关部门高举“法规”大棒,但是我们仍然要告诉全世界:他们不尊重、但我们要尊重自己的生存权,没有谁能剥夺我们的存在。4、大陆广大网友和文化界众多人士,包括全国各地很多知名作家、诗人、艺术家、媒体记者,希望重新开放这一真正属于大家的公共平台,我们不想太辜负了他们的期望。
   
   记者:你认为爱琴海网站复网的意义在哪里?
   
   林辉:目前,爱琴海网海外镜像还在技术性的最后调整中,爱琴海网的复网还在争取中,希望更多被关闭或封杀的网站和我们一起努力、各尽其能。对于我本人来说,爱琴海网可以不开,但针对代表当局的有关部门的行径,我们要有自己的价值立场和人生态度。(完)
   而我在哀伤之余,写下了这样的一首诗歌:
   力虹: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博讯2006年4月24日)
   
    江南四月淫雨,太平洋上惊涛
    爱琴海,你美丽的面容
    成了破碎的镜像
    终于回到了众人的家园
   
    像一个亲手养育的闺女,送她登上婚船
    送她进入星空般迷茫的虚拟世界
    谁知道竟被割了喉管
    原以为,从此一去再无消息
    精卫填海,杜鹃啼血
    春蚕到死丝未尽
    蜡炬成灰泪不干
   
    我的爱琴海,朋友们的爱琴海
    世界的爱琴海
    你残损的面容,深深地烙下了
    人类蒙受耻辱的鉴印
    当一个独裁者在白宫南草坪
    接受二十一响礼炮时
    你带着浑身伤残
    回到了思念你的人们的眼前
   
    生活在世界各地的自由之子
    为你呐喊、为你抗争、为你申辩
    梦想着拥抱你的壮阔与蔚蓝
    去战胜内心的恐惧
    去抵挡二十一世纪的黑暗
   
    一寸自由一寸血
    愿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奴
    劫后重生的爱琴海啊
    我在春夜迷惘的荧屏上
    轻轻地抚摸着你伤痕累累的脸……
   
   在爱琴海事件爆发三个月后,爱琴海的忠实网友、原爱琴海社会评论专版《蓝色道路》版主、青年学者南方在野在《民主论坛》上,发表了长文《爱琴海事件凸现公民的觉醒》,代表网友们对“爱琴海事件”作了简要的总结──
   南方在野:《爱琴海》事件凸现公民的觉醒
   (《民主论坛》6.13.)
   强力政权无不建立在暴力与谎言之上。而盗窃者的面具、伪善者的谎言,终究在勇者的证言、公民的抗争面前无所遁形。《爱琴海》事件中为言论自由而呐喊、为人类良知而声援、为宪政法治挺身而出的独立知识分子和广大网民朋友,就是这样的一些勇者与公民。这个事件作为继《冰点》事件之后又一维权热点,维权公民群体表现出明确的价值追求、不屈的人性呐喊、理性的维权方式,凸现了中国公民新的觉醒。
   一、明确的价值追求
   《爱琴海》是2005年8月登记注册的一个人文思想网站。如站长林辉先生所言,“《爱琴海》,不是围墙中的海。”打开这个网站,顶端醒目的三段话──“在谎言之中说出真相,在邪恶内部监守正义,在黑暗深处开凿光明”,明确的价值取向表明了这个人文思想网站的理 想与志向。
   
   《爱琴海》致力于中国新文化力量的凝聚,以繁荣文化与思想为己任,及时上传国内文化界的民间活动,发表作家诗人们的优秀作品、提携新生代文学青年,面向海内外举办诗歌、散文的大奖赛,并与香港银河出版社联手推出“中国桂冠诗丛计划”,体现了高度的社会责任感。
   
   南方在野2005年12月开始关注《爱琴海》网站,目睹网站方忠实捍卫着这个明确的价值取向。受它独立民间立场与正义之声的感染,自愿加盟,为网站添砖加瓦,完全是由于内心良知的召唤。在与它同行的日子里,南方在野深切感受到广大网民朋友对国运民瘼的满腔热情,
   
   从公民的觉醒看到中华的希望。这个网站上传信息充分尊重网民意愿,捍卫良知,提倡理性。从对皇权暴政思维的抨击,到对列宁主义与文化大革命的反思;从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的宣扬,到结社自由、开放党禁的步骤设想;从对民间疾苦的呼吁,到对《新京报》沦陷、《冰点》事件的关注;……,追求真相、正义、光明,是不变的主题。
   
   后来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先生赞扬这个网站是“自由的海”。他指出,《爱琴海》并不回避敏感的时政事件和敏感人士的言论,主页的重要位置常常留给被封锁的敏感事件,如刘宾雁辞世、《冰点》事件;放在最醒目位置的定期更换的文章,大都是尖锐的批评性文字,比如余杰、龙应台、秦晖、何清涟、王怡、刘晓波、高智晟等人的文章。
   
   我们不得不谈到这个网站论坛下设的《蓝色道路》(社会评论专版),遵循办网宗旨不遗余力,进一步将版面主旨概括为“在麻木中催生觉醒、在谎言中说出真相、在腐朽中孕育重生、在黑幕中寻觅希望”,并应网友与网站互动的要求,适时推出《爱琴海》杯《绝望与希望,我看中国》杂文征文活动,受广大网民追捧与厚爱,却为专制当局所不乐见。网友公民意识的觉醒,对真相、正义、光明的价值追求与当局抱残守缺的价值观产生激烈冲突,为后来当局封杀这个网站埋下了伏笔。
   
   二、不屈的人性呐喊
   
   《爱琴海》网站迅速成长的过程,是它的网友公民意识伸张,为真相、正义、光明不屈呐喊与抗争的过程。不得不提到《中国青年报.冰点》时评事件。这个事件发生后,众多大陆新闻媒体、网站一如既往地保持鸦雀无声的死寂。面对这违反人性的死寂,《爱琴海》网友“铣刀者”率先打破沉默,在《蓝色道路》加贴长文并转发李大同相关文章一篇,详细介绍了《冰点》停刊事件,并对新闻监禁制度提出批评,引发网友讨论。了解大陆新闻潜规则的人都知道,这样一篇文章将会给网站带来怎样可能的影响。但网站方出于良知,站在了正义一边。几天后,站方在主页显要位置《每周评论》栏目刊发特邀评论员文章《《冰点》之下》,并另在主页刊登龙应台致胡锦涛的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对此停刊事件发出了来自良知的声音。
   
   这直接导致了来自电讯和通讯管理部门对这个网站的骚扰。2006年3 月5日下午15时左右,在事先无任何书面和电话通知的情况下,网站被突然“拉闸”,突然袭击、横蛮无理,并且他们所指“明确具体”乃是:近期《爱琴海》网上关于《冰点》事件的报道和评论,特别是在主页上刊登了龙应台致胡锦涛的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一文,现在是两会期间,太过敏感……。(详见《力虹:山雨欲来──《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2)》)
   
   为了网站大局,站方答应先将主页上关于《冰点》事件的内容拿下,恢复运行,此事告一段落。随后,总编力虹先生代表站方重申“在谎言之中说出真相,在邪恶内部监守正义,在黑暗深处开凿光明”的宗旨不变,求得网友谅解。网民对当局的横蛮无理充满悲愤。
   
   《冰点》事件后来赢得转机,得到复刊。《爱琴海》出于对事件负责的态度,又及时转发了这一消息。当时国内舆论的焦点转移到对《冰点》原文──袁伟时关于中国历史教科书认识问题的讨论。《冰点》复刊主文刊发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海鹏的《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对袁文进行批判之后。出人意料的是,国内舆论呈压倒性大字报式对袁教授的批判,而袁教授的言论则失去了在国内发表的任何空间。《冰点》复刊的本身,仿佛证明当局对之前野蛮封锁的一点纠正,但复刊后如此作为似乎又证明当局野蛮的新闻封锁政策依然大行其道。
   
   出于学术良知,维护公民知情权,《爱琴海》网站于主页《思想前沿》栏目刊发傅国涌先生的《是政治批判?还是学术批评?》,对后《冰点》事件提出了质疑。随后,在《蓝色道路》专版,网友们自发对中国历史教科书问题展开了激烈讨论。“废话一筐”网友在上面连续发表了《何止是历史教科书?》、《古怪的中国历史教科书》、《也聊义和团》,天理先生发表了《从袁伟时评教科书所想到的》。这些文章后来都置于网站主页,为有关中国教科书问题的讨论提供了宝贵的观点与更多的资讯。经网站同仁商讨,《蓝色道路》当即决定将两个讨论此一内容的专题文章长期固顶。一时间,网友纷纷发言,《蓝色道路》俨然成为广大网友发表自己对中国历史教科书问题看法的一个自由平台。
   
   显然,这又一次触动了当局的敏感神经。3月8日上午10点30分许,《爱琴海》网站第二次被有关部门下令封闭。经了解情况与交涉,来自杭州市公安局网警大队的意见是:你网论坛、特别是《蓝色道路》近期有不少“敏感、不良信息”,须酌情处理。哪一些是“敏感、不良信息”呢?莫非“只可诲淫,不可论政”?广大网民气愤填膺,余何网友当即指出,“在没法可依的操作之下,我们每一个网友都象走钢丝一样的胆战颤心惊了!”南方在野作为《蓝色道路》版主,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接到要删除“敏感、不良信息”的指令,无所适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